| 主頁 | 視聽時尚頻道 | 本站地圖 | 論壇留言 | 合作聯系 | 本站消息 | |
時尚文化頻道 時尚資訊 生活方式 時尚視線 奢侈品網 生活常識 電影世界 視聽欣賞 時尚大全

對BEYOND主唱黃家駒最全的評價

2016-10-09
對BEYOND主唱黃家駒最全的評價

  在香港,打造一個樂隊比打造一個明星要花費多幾倍的錢財人力,所以唱片公司極少起用樂隊,條件也較苛刻。
  作為創作編曲等工作都包攬了的樂隊,BEYOND的付出和收入絕對不成正比,四人分一份工資,除了宣傳,大半時間都花在創作和練習上,他們不可能也無意去參加更多活動以得到更豐厚的收入,所以前十年發展,都處在一個很辛苦,收入一般的狀態。
  香港不少明星出了位就變得非常奢華,家駒一直依舊,不管紅或不紅,也不象其它明星那樣衣光鮮艷,精心裝扮,鏡頭拉近,你還可以清晰看到他不光滑的臉無任何修飾。當年有媒體評BEYOND成員是娛樂圈衣著品位最差之一,因為他們就是牛仔褲T恤之類。對此評論家駒覺得很無謂,他表示收入本來就不多,而且每年個人吉他維護費就高達四五十萬,買樂器和BAND房設置更要花一大筆錢,根本沒多少錢去衣服。家駒朋友都說,家駒寧愿把錢都花在音樂上,也不肯花錢去多買一件衣服。
  其實以家駒的條件做個人發展,肯定成賺千百萬天皇巨星級人物,風光無限。
  香港象他那樣曲詞彈唱編樣樣出色的人極其少有,多少人想把他收為已用,但很多誘惑被他推開了。
  家駒更極力淡化在BEYOND的突出位置,隊友演唱時,常有意無意退后或走開,讓燈光不聚焦他。歌迷叫他名字,他偶而笑笑卻從無回應,有時還說些“這是我們的吉他手PAUL”之類的話轉移注意。
  家駒的光芒實在太強烈,無法忽視,但他從來沒向任何人擺過一絲架子,不能感覺到任何明星氣息。
  光燈下始終不迷失,家駒一直保持到生命結束,這是我最敬佩的一點。
  除了工作,家駒的生活游離娛樂圈外,他站在這個圈子的邊緣,走在現實和理想之間。
  《再見理想》,家駒85年寫的歌,第一次唱時他說,這是我寫后幾天幾夜睡不著的歌。88年劉志遠離隊,他也唱了這首歌說,我們的遠仔有更大的理想要進行,我期待他理想的實現。
  在91年生命接觸演唱會,家駒說:這么多年經歷了很多事,從沒機會到有機會,有開心也有不開心,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會堅持自己的信念,一起彈吉他彈到手指不會動為止,這首很老的歌,記載著我們當年玩音樂的感觸,雖然今天那么多人分享我們的音樂,但很多時候還是孤獨落寞,我要多謝一位朋友,八年來他和我們一起笑一起落淚,他就是我們的經紀人。
  家駒料不到當年真心感謝的陳建添后來會做傷害他的事。擁有多首家駒遺作版權的陳建添賣了一首給某個樂隊后,給家駒父親的支票赫然寫的是黃家駒收,使BEYOND火冒三丈,陳建添卻說是筆誤。
  他還趁著20周年出了張BEYOND早年演唱會VCD,付上家駒生氣歌迷亂扔東西罵了句“撲街”的鏡頭。
  前些時候香港某周刊把家駒遺容注銷來,更令BEYOND在媒體前罵人。
  家駒去世十年仍不安寧,也難怪當年BYOEND到日本尋找另外天地,卻為此失去家駒。
  羅大佑寫《家駒為什么會死?》中提道:人死了,是誰害死家駒?沖動之后,罵罵日本人罵罵記者是可以理解的。
  日本人沒有害死家駒,上電視是需要的,但不幸出了意外。我要問的是,為什么家駒會死在日本,而不是死在香港。
  很簡單,因為家駒覺得在香港搞音樂沒有什么前途,所以轉往日本發展。家駒及beyond一直堅持一點,就是創作自己的音樂,很不幸的是,香港樂壇是一個及其不尊重音樂的地方!
  日本是一個及其尊重原創音樂的市場,排行榜一百名內,原創音樂超過90%以上。
  在日本改編歌曲或抄歌,是樂壇及社會最看不起的一種行為。beyond堅持原創,因為他們知道這不只是自己風格的問題,更是一個尊嚴問題。
  肯定無法生存,因為做原創音樂,起碼要消耗樂隊一半以上的時間和精力,而別人只要抄抄歌,張張嘴就行。在這種完全不公平的競爭之下,
  如何在香港生存?”
  年去非洲后家駒得到靈感做了一張非洲音樂為主的唱片樣板,但被公司全部否決,最后出的是《Deliberate 猶豫》。
  我覺得這張唱片也不錯,但對家駒來說,一直被牽制的郁悶難排解,也為他們去日本埋下伏筆。
  《誰伴我闖蕩》一曲就出自這專輯,冷寂孤獨,里面的《系要聽ROCK N‘ROLL》,《堅持信念》,《誰來主宰》也預示著什么。
  91年是BEYOND最鼎盛時期,香港第一個進紅館開唱的樂隊,更大誘惑在前面,BEYOND卻就在此時放棄這些,轉向日本。
  新藝寶的老板陳小寶希望家駒不要去,家駒說在香港不開心,決意離去,他又怎知是走上一條不歸路?
  和日本公司也有沖突,但在富士山下住的日子是他們感覺很快樂的一段時光。
  看那些打雪仗,四個人在家里做飯,家駒賴床不愿起,家強蹲在馬桶上刷牙被世榮XXXXX下的情形,確實很開心。
  年,BEYOND帶了風格冷峻的《繼續革命》回港發行,這是一張充滿離鄉別井感覺,每首歌都值得玩味的唱片,主打歌是《長城》和《農民》。
  在異國他鄉的家駒,漂泊感會令他希望有種依靠,而作為中國香港居民來說,祖國太遙遠陌生,缺乏實質了解。
  家駒遠遠審視著這陌生國度,長城是中國文化象征,農民是中國最大群體,憑著對兩者的感覺,他的曲和劉卓輝的詞天衣無縫結合,造出悠遠深沉意境。
  好曲一定要好詞才能完美,黃家駒和劉卓輝這對搭檔是完美的。他們總是心有靈犀,合作十五首歌全是精品。
  家駒去世后,劉卓輝漸漸不再填詞,說找不到好曲。
  他和家駒相呼應的質樸沉穩在越來越充滿沉淪情欲的香港已無用武之地,沉寂是無奈也是必然的。
  家駒生命最后兩年寫的曲多帶冷清悲涼,比如《無語問蒼天》《遙望》《無盡空虛》等,還有那么熟悉的《海闊天空》。
  在日本飄泊,雖然有了些自由,但無法合拍,孤立無助,前路在哪里?
  家駒漠然地唱著《繼續沉醉》:冷眼望,望四周人已變化,繁榮湛清的海港,已變得世俗與冷漠。
  而《可否沖破》中有他們的期望: “不想每天爭斗,真假我已經看透,世界已越變越胡涂,太多欲望逼壓,我已厭倦了象從前受騙,可否沖破眼前這裝扮,可否沖破以前那顫抖的歲月,道別舊日落寞堅守我自信。”
  《不可一世》中更有家駒的強硬:從不信要屈膝面對生命,終使沒人幫,一生只靠我雙手,讓我放聲瘋狂叫嚷。
  這是〈繼續革命〉里最高昂放肆的歌,看家駒現場唱,聲音神態異常堅定。
  93年的〈樂與怒〉,快樂與憤怒,是家駒生命的終結,我們永遠看不到后面會有什么樣的燦爛。〈樂與怒〉比〈繼續革命〉明朗很多,充滿希望和積極。狂野的〈我是憤怒〉〈狂人山莊〉激昂豪氣,《狂人山莊》是我極其喜歡的一首歌,家駒寫的好詞,一改以往的唱腔,令人如回到一個熱血悲壯的俠客世界,而家駒就是那個始終抱著熱情和信仰的大俠。暗喻97回歸的〈爸爸媽媽〉則有著他們的迷惘和期待。〈走不開的快樂〉里,家駒告訴我們:“世界終然冷冰充滿壓抑,繁華都市里,人群失去感覺。平凡中的你,平凡中的我都不錯,不須抱怨跌倒了,快樂在暴風內尋,不要苦惱自縛,只要懂得胸襟變深海……”
  很多人說〈命運是你家〉是家駒的寫照:“天生你是個不屈不撓的男子,不須修飾的面孔都不錯”。
  可是這個無論多不屈不撓的男子,也無法抵擋死亡。
  據說他昏迷前對抱著自己的家強說了一生最后三個字:“疼,保重……”。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的《海闊天空》是如此離奇巧合地成了家駒的絕唱,以致家強唱到這句失聲痛哭
  家駒對家強的疼惜是很明顯,眾所周知的,每次演出總有意無意地望向家強笑,帶著笑意的眼里充滿寵溺,或者走近他身邊,可能是鼓勵,可能是兄弟間一種交流。
  家駒去世那天下著冷雨,有些日本的和從香港趕來的歌迷擠在大門外哭泣,不少工作人員坐在走廊里哭,家駒父母的悲痛哭聲傳得很遠,與家駒一起掉下,卻有帽子保護大難不死的主持人也在抱頭痛哭,或許有很多愧疚,BEYOND三個成員則被隔離起來。
  對家強,那是相伴依賴三十年的哥哥,對世榮,那是十七歲就認識,一起玩一起工作的死黨,對PAUL,那是他的老師和好友,該如何面對這個無法接受的事實?
  后來的記者招待會,PAUL沉默,面容浮腫的家強對著別人的示意,不知所措。世榮低頭坐著,長長的頭發遮住了眼睛和臉說:“我希望歌迷們冷靜下來,家駒只是去了一個遙遠的地方。以后,我們每個音符都是給他聽的。”
  面對死亡人極端無力,眼睜睜看著,一點辦法也沒有,是完全的絕望。如果你曾直面死亡,就會有這種刻心的感覺。
  日本警方和富士電視臺的處理令BEYOND不滿,交涉幾度破裂,家強激動地說:“我不要錢!把哥哥還來。”
  這些是是非非隨著歲月流逝被很多人淡忘,唯有家強多年后還會忿忿說句:“我真的很憎恨他們。”
  雖然他不再象以前一提就哭,長長一段時間怕黑怕孤獨,要人日夜陪著,更不能聽家駒以前的聲音,但悲傷可以被時間埋葬得很深,不忿和遺憾無法輕易消散。只是生命逝去了,無論怎么不忿,怎么伸手想抓回,都是徒勞無功。 如果可以,我寧愿家強是永遠在哥哥庇護下的孩子,寧愿BEYOND還在艱難地探索前路。
  出名又如何?成功又如何?艱難又如何?都抵不過一個有很多夢想沒有實現的生命,一個給朋友家人帶來溫馨的生命,一個寫出很好音樂的生命。
  江湖夜雨十年燈,人事浮沉幾番新,是也,非也,化為蝴蝶。
  家駒對音樂很執著,對吉他更到了癡迷地步,也是香港公認的吉他頂尖高手。
  曾經在TVB一個大型晚會上,家駒和好友,太極的鄧建明即興吉他大斗法,整整玩了20多分鐘(有點奇怪,當時怎么被允許了?!),看到臺下的人目瞪口呆。
  的技術有八成學自家駒,香港有不少人也是家駒的學生或受過點撥,比如后來出現在BEYOND演唱會上的吉他手黃仲賢,而當年玩樂隊的少年起碼有九成是受家駒影響,一直追隨他。
  除了吉他,很多樂器家駒也拿得起放得下,如貝斯,鼓,薩克斯,笛,鍵盤等,少年家駒最喜歡吹薩克斯,但買不起,他撿回鄰居遺棄的一把吉他,從此步入音樂生涯。看過一次家駒吹薩克斯,我一直認為吹薩克斯很優雅,家駒當時的風度大約倒了不少人,至少我這么覺得。也見過一次家駒吹笛,86年的剖析演出,家駒用笛伴奏〈舊日的足跡〉,長達三分鐘,吹錯一下,羞澀地笑了,唱的時候把笛象寶劍一樣抗在肩上,讓我想起少年劍客,那樣意氣風發。
  〈沙丘魔女〉里的笛聲是家駒吹的,應該是他公開發表唯一一次不是吉他的樂器聲。
  家駒一生中寫下至少七八百首曲,只有廖廖一百多發表,沒發表的也有少量流傳出來,有些類似圣歌,有些以七大洲或一些城市做主題,表達對這些地方的感覺等等,各種各樣的風格題材都有。
  聽過的DEMO,我最喜歡《Southern All Stars》,感覺如在晚風中,滿天星光下,輕彈吉他,落寞但恬靜。
  這些未發表作品跟家駒發表的作品比,就象藏在海底的根基和露出海面的一角,讓你由衷地感嘆他的才華。
  很可惜,這些深海下的東西永遠不能看到了。
  家駒發表的作品除了十幾首情歌外,大致可分為勵志,BEYOND式怨曲,和平與愛,家國情思四類。
  他的作品沒有隱晦噯味故弄玄虛,也沒有學院派的華麗精致,鮮明簡樸無修飾。
  如果說許冠杰是開創門派的一代宗師,家駒就是他門派里最出色的高徒,能最好繼承歌神那種深入平民,簡潔明朗風格,只有本身出自草根家庭的黃家駒。
  他們有很相似的東西,都是受西方音樂影響成長,都是十六歲開始玩樂隊,都寫得一手好曲,會玩很多樂器,而且形象都是那么健康。也是樂隊出身的許冠杰寫歌旋律優美,編排比BEYOND更簡練短小,卻仍然動人,充滿人生真實感觸。
  但許冠杰絕對不會負上ROCK的累,而做著類似事情的家駒卻一直背負這樣的累。
  他們之間的淵源也不淺,許冠杰很嘉賞家駒,和朋友合作的專輯《SamAndFriends》就有家駒作曲的《交織千個心》,那時BEYOND還不是紅樂隊,對著許冠杰,年少氣盛的家駒也恭敬叫聲“大哥SAM”。
  在粵語流行曲方面,家駒能寫硬朗豪放的歌,也能寫優美婉約的歌,以簡明流暢的旋律,直抒胸臆的詞表達人生,和許冠杰相似 。
  兩者的曲調,一個古雅和詼諧,一個質樸和率真,但許冠杰的層面更廣,面對所有男女老少,家駒主要是面對年輕人。
  “鬼馬歌”不是隨便就能作唱的,沒有許冠杰的睿智溫文,會非常惡俗。
  如果沒有切身體會,或者那種心懷,比如叫那些一派高貴沉淪的歌星演繹,只會矯柔造作。
  對家駒來說,本身的環境令他感同身受,向歌神致敬翻唱的《半斤八兩》輕車駕熟地演繹出來。
  以前他們就作過首〈俾面派對〉,調侃參加娛樂圈各種派對的無奈。
  年出的試探性粵語EP《無盡空虛》只有三首歌:無盡空虛,點解點解,長城(日語版),《點解點解》便帶了許氏“鬼馬歌”風格,預示以后會有類似歌曲出現。
  《樂與怒》里的《爸爸媽媽》和《無無謂》運用大量俚語,《爸爸媽媽》說97問題,家駒還有段搞怪念讀。
  《無無謂》被四人怪里怪氣地調侃每天不知所謂的人們在為了什么活著。
  許冠杰急流勇退后,香港唯有BEYOND作這樣的歌面對世俗生活,繼承中也加上自己特點。
  家駒絕對能成為走得更遠的英雄,步入更高的殿堂,只可惜一切戈然而止。
  發生巨變后BEYOND所有計劃打亂,“鬼馬歌”在今天的香港絕跡。
  家駒受許冠杰的思想影響也不淺,從他寫的一些歌詞可見一斑,但畢竟年輕,有著血性和沖勁,所以他的歌總帶著男兒的陽剛之氣,基本上我沒發覺哪首歌適合女子唱。
  不過他為王菲寫過一首《可否抱緊我》,如果不說我猜不到是他寫的,田震唱的〈千秋思念〉竟然是用家駒以前寫的曲,也令人大感意外。
  最清雅的要數《原諒我今天》,這首發表于89年的歌很多人都不熟悉,我卻十分喜歡。
  家駒用木吉他輕拂出一種落寞清凈意境,象極琵琶那種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感覺。
  開朗的家駒寫怨曲卻很刻骨,《灰色軌跡》是我注意BEYOND的開始,無論什么時候聽都有種無法消散的深刻傷感,我不知道原因,可能實在太凄絕吧。
  這是家駒91年為電影《天若有情》寫的音樂,還有悲愴的《未曾后悔》和溫柔的《是錯也不分》。
  當年香港影視很多都用家駒的歌作氣氛渲染的插曲,《大時代》用《未曾后悔》,《笑看風云》用《誰伴我闖蕩》,《飛一般的愛情》用《喜歡你》等等。最怪的是風靡內地的古惑仔系列里,《歲月無聲》用香港黑道語重新填詞,改名叫《刀光劍影》,豪情勵志的歌成了黑社會搏殺之歌,這首歌旋律本來很有男子血性,大概符合陳浩男形象就套用吧。
  看著家駒從一個羞澀稚氣輕狂的少年慢慢變沉穩冷靜,就象看著很多人的生命歷程。
  年少的家駒站在臺上,緊張拘謹,忘記歌詞會楞一陣,說話還會說錯詞語,笑起來極其不好意思,彈吉他很自然,唱歌時手卻不知怎么放,后來才慢慢變得自在,能輕松投入地演唱。
  如果選一個詞語形容家駒,我選善良,不了解之前,我會選另類。中學那時,照片里他的耳環,長發對我來說并不順眼。
  我不喜歡男子留長發戴耳環,而家駒,這個戴著耳環的男子在我心中卻如孩子般的純樸。
  我很奇怪他有如此真摯的笑容,他一笑,好象整個世界籠罩陽光,燦爛無比,跟我對他的最初感覺有太大出入。
  他的笑容從小到大沒有過一絲改變,純粹得令人心折。看到他笑,也會不由自主地笑,有一種溫暖從心而生。
  他有一顆善意的心,很自然地流露在平時的一舉一動,待人接物。
  香港媒體把家駒列為“香港年輕一代的典范”,電影人黃百鳴對家駒的評論是:“他是一個很乖的人。”
  家駒拍的電影《籠民》是一部反映香港低下層生活的社會片,獲幾項金像獎。
  當時導演張之亮要找個口碑好,長在逆境,形象反叛卻令人有好感的年輕人演類似角色,放眼香港娛樂圈,張之亮選了
  大家不看好但他覺得是唯一人選的家駒,成就了這部片的一個亮點。
  家駒的音樂和他本人從來沒有戾氣,那怕唱多狂的歌也沒有半點暴戾,如他所唱“年輕不是借口,放縱不是理由”
  這是我喜歡家駒及他的音樂的最主要原因。
  BEYOND給香港歌迷的影響一是健康積極,二是讓很多人迷上吉他和創作。
  那時歌迷里的少男少女正是反叛時期,行為狂熱,部分人常和BEYOND的工作人員甚至包括BEYOND成員起沖突。
  這種瘋狂,甚至令到BEYOND被列入不得在大會堂舉辦演出的黑名單,因為有些歌迷會搞破壞,弄爛設備。
  家駒多次在媒體前為歌迷的行為道歉,也常軟硬兼施地對付年少氣盛的歌迷,有時甚至非常嚴厲。
  家駒墓前曾有歌迷哭訴:“我已經答應你變乖了,為什么你答應我們回來卻不回來?”
  或許他們聽不進長輩的話,但家駒的話是聽進了。
  對有些人來說家駒可能只是個抽象名字,但在我心里他很親切得象一個身邊的朋友,沒有任何神秘感。
  音樂其實是人生的濃縮,脫離了音樂,家駒也過著平常生活,一如我們有著平凡的喜怒哀樂。
  他喜歡隨意地上街溜達,喜歡一幫人天馬行空笑談,也常約上朋友露營,游泳,釣魚,自由開心。
  簡陋的二樓后座是露宿者之家,認識的不認識的都上來,笑聲罵聲吵架聲音樂聲,還有家駒滔滔不絕的說話聲交織,
  令人懷念。失去家駒后,BEYOND三子很長時間不敢到二樓后座,不愿面對沒有家駒。
  除了音樂,家駒還有五大愛好:睡覺,吃東西,看書,聊天,沉思。
  他在工作繁重的日子用安眠藥才能入睡,怎么也叫不醒,所以常睡懶覺遲到,被同伴們埋怨懲罰,有時記者也會問家駒你還遲到嗎?讓他不好意思。
  家駒走后,PAUL說不會再埋怨了,是家駒就是愛遲到。只是家駒這一睡不僅會遲到,還是永遠不起來。
  家駒很喜歡拿著吉他一邊彈一邊想事情,很安靜,但一說話就不停地大侃,別人都怕被他纏著。
  和BEYOND最好關系的媒體要數香港電臺,除了談音樂,常會一大群人天南地北地亂吹,聽那些錄音,純屬朋友閑談,常笑到前仰后翻,令人懷念的單純歲月。
  看著這些影像聽著這些聲音經常突然醒起,這樣一個有著溫暖笑容,出眾才華的人永遠只能在屏幕上展現他往日的音容笑貌,再也沒有未來……有時我想假如沒有陳建添游說BEYOND加入樂壇,家駒的未來會是什么?
  他應該過著正常生活,結婚生子,工作后才和一幫朋友玩玩音樂,而且肯定不會發生日本的意外。
  如果這樣,也絕對是一種幸福。
  十年前的葬禮轟動全城,但形式簡樸,沒有珠光寶氣,也沒有一個個明星走秀似走入那條星光大道般的路的情景,圈內圈外的人都是一身便裝靜靜而來,最多的還是歌迷和朋友的守侯。
  家駒昏迷期間,一群群歌迷長跪廟里希望神靈庇護,香港電臺也與鄧建明開了個臨時節目,為家駒祈禱。
  面對死亡,每個人最后的希望只有神靈了。
  把家駒從日本帶回香港時,歌迷情緒非常激動,在機場發生了極度混亂。到出殯,警方加大了人手,仍被歌迷沖破攔住
  靈車不放行。靈車去將軍澳途中,后面跟著一條長長車龍,全是歌迷追著叫著家駒快回來。
  家駒終是帶著那把伴他多年的木吉他而去,白頭人送黑頭人,一杯凈土掩風流,令人扼腕沮喪,萬分痛惜。
  在香港電臺組織的沒有任何歌星,只有歌迷和家駒學生的紀念會上,一律黑衣白衣,手腕上扎著黑帶,揮著家駒常用的手勢,流著淚唱他往日的歌。
  十年來,歌迷很多人已經結婚生子,那段年少時光還在記憶永不老去。
  而這個打擊對BEYOND幾乎是致命的,過了幾年才慢慢緩過,他們絕跡于游樂節目不再去。
  有家駒的BEYOND永遠成為一個傳奇,那是我最鐘愛的。
  我們和BEYOND在不同的軌道運行,一剎那有了相交點,然后分開,繼續各自旅程,或許會走得越來越遠,
  但相交點永恒存在,多年后回頭看,還在身后發著光芒。
  這是人與人的一種奇妙交流,在生活沒有任何交集,但能在心靈上進行共鳴,音樂的美好就在這。
  家駒三十一年生命,是一出很完整的人生,歡笑,淚水,成功,失落,迷惘,追尋……最后是死亡。
  他的一生充滿爭斗,不甘于捆綁,但對每個人來說,不羈放縱愛自由都是不可能的,所以苦滿人生。
  家駒屬于香港整體上還有著社會責任感和精神追求的最后一代,所以他會唱出“常望見理想在前面,心中已破落都市, 重令這里再發光”,也詢問“平凡人的理想是否叫妄想”。人生之苦在于執著,家駒很執著,多少次迎著冷眼與嘲笑,帶著BEYOND走向遙遠的彼岸,雖然還走不到。那么多人讀著年表式的BEYOND簡歷又如何了解這種慘淡和不甘?不同性格的人一起做事,需要一個有號召力和凝聚力的領袖帶領,否則很難成事。
  家駒就是BEYOND的領袖,他在的時候,他的人領導BEYOND,他不在的時候,他的靈魂引導BEYOND。
  不管BEYOND的以前還是未來,家駒是不可超越的,各方面的出色使他能成為一種典范,影響不少人。




TED演講:如何在半年之內,掌握任何一門外語
聽李宗盛有什么道理
我們為什么沒干過好聲音
《天啟-第二次世界大戰》視頻在線觀看內容介紹
《東非大裂谷》視頻在線,東非大裂谷介紹
《舌尖上的中國》視頻在線觀看
《拍著拍著就黃了》香港大學2012視頻在線觀看
美國記者體驗電磁波技術武器
BBC經典紀錄片推薦
中國大學視頻公開課視頻在線播放
大腦中的愛情
實拍打撈地溝油現場視頻
CCTV播報:911錄像顯示:美國五角大樓被導彈而非飛機擊中
中國人的音樂節
第53屆格萊美大獎獲獎名單!第53屆格萊美大獎
世界一流大學公開課在線觀看
藍色情人節視頻和情人節視頻
劍橋大學公開課:人類學視頻_全15集
國外名校課程視頻風靡網絡可能沖擊我國教育觀
哈佛“公平和正義”的12講座視頻
關于林夕和黃耀明之間
尼古拉特斯拉視頻和科學“超人”尼古拉·特斯拉
比爾蓋茨與華倫巴菲特重回校園與大學生對話視頻
第一個為歌劇更換時代背景的人
楊坤的《空城》
DJ今晚請放情歌
Enigma《Seven LivesMany Faces》
伴隨80后成長的歌手們
最讓70后印象深刻的十位臺灣音樂人
臺灣十大校園歌曲
面對面-唐駿:打工之王視頻
探尋神秘UFO視頻
CCTV大樓大火視頻,CCTV大樓元宵夜大火視頻
我只在乎你
聽聽許巍的憂傷
專訪許巍你曾有不平凡的心
愛如中年-許巍《愛如少年》
2008年NBA季后賽電視直播表視聽欣賞 黃家駒最全的評價,視頻欣賞,在線視聽

本欄目主要介紹在線視聽欣賞方面,包括最新在線體育直播,在線網上電視,網上電臺,在線歌曲視頻欣賞,對BEYOND主唱黃家駒最全的評價等。特別關注有關人與文化的價值方面的視聽欣賞。

時尚文化頻道首頁 在線視聽欣賞頁首

15选5专家胆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