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報告

文化,人類學,現代科技,DNA,科技,科普,科學技術普及,生物技術

控制大腦尺寸的信號(Signalling brain size)

  Ephrin signalling controls brain size by regulating apoptosis of neural progenitors 控制大腦大小的機制是發育遺傳學、神經學和哺乳動物演化的核心內容。一項新的研究表明,一組被稱為ephrins、存在于發育中的大腦中的新的信號因子,能夠誘導產生所有神經細胞的前體細胞或干細胞的死亡,從而控制大腦皮層的最終大小。當這種死亡信號增加時,大腦尺寸減小,導致小腦癥。當該信號減少時,皮層尺寸增加,導致大腦生長過度。這一發現對于腦病、腦再生和腦癌來說有重要意義。

大腦學習新指令的過程

  能夠遵從如“紅燈停”這樣的強制性指令的本領,是日常行為的組成部分,靈長類的大腦可以很快學會。“額葉前體”和“紋狀體”都與這一過程有關,但它們各自所起的作用我們基本上不知道。在一項實驗中,當猴子學習新的關聯指令時,研究人員對其大腦中這兩個區域的活動做了記錄。該實驗結果表明,與學習有關的變化在“紋狀體”中發生的速度要快得多,但在“額葉前體”中發生的變化與猴子在完成新任務時表現水平的提高關系更密切。實際過程有可能是這樣的:“紋狀體”首先學習,然后對“額葉前體”進行“訓練”。

睡眠有助于記憶

  人們知道,睡眠在一些學習情形中有助于鞏固記憶。現在,研究人員做了這樣一個實驗:讓一些大學生從一個語音合成器中來識別簡單的單詞。結果表明,一晚上很好的睡眠可大大提高識別能力。這一實驗類似于學習外語,睡眠周期似乎可讓大腦中記憶的各種內容鞏固下來。另一項研究考察的是一種基于鍵盤的運動技巧任務,其結果向認為記憶的鞏固是一個單相過程的傳統觀點提出了挑戰。該研究發現,記憶的形成有幾個不連續的階段,人清醒的時間段和睡眠的時間段對記憶的鞏固過程的貢獻是不同的,但卻是互補的。

與白內障形成有關的基因

  眼睛的晶狀體由單一一種細胞組成,被稱為纖維細胞,是從上皮細胞分異出來的。在分異成纖維細胞的過程中,線粒體、核體和其他細胞器發生降解,從而確保晶狀體是透明的,但這一過程的機制并不清楚。現在,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在晶狀體細胞形成過程中負責DNA降解的一種DNA酶(Dnase),缺少為這種酶編碼的基因的老鼠,會在眼睛晶狀體的內層致密部分形成白內障。所涉及的酶為DLAD(DNaseII-like acid DNase),在人體中也有。這說明,一些人類白內障患者可能缺乏DLAD基因,也說明缺乏該基因的老鼠是研究人類白內障形成的一個很好的模型體系。

先天性心臟病的遺傳原因

  先天性心臟病是導致新生嬰兒非感染性死亡的首要原因。而發病的50%是由于心臟隔膜受到破壞,并且需要進行心臟開刀手術來恢復正常的血液循環。對一個有先天性心臟病史的大家族的分析顯示:有心臟隔膜缺陷的家庭成員,位于第8號染色體上的轉錄因子GATA4的基因發生了突變,但是在未受影響的家庭成員身上卻保持正常。在有心臟病的人身上篩選GATA4突變,可顯示先天性心臟病是怎么發展的,并可能找到新的治療或預防方法。

某種蛋白質可能會影響人類記憶力

  美國東部時間2003.10月20日(北京時間10月21日)消息,《新科學家》雜志網站今日發表的最新研究表明,人類大腦中的一種普通的大腦蛋白質會對我們的記憶產生相當不好的影響。這是人類首次發現特定的蛋白質與智能有關。
  人類的智能可以部分地遺傳。研究表明,子女一半的聰明才智是來自于父母而不是外界環境。來自蘇黎世大學的Dominique de Quervain和他的同事發現了其中一個可能遺傳的基因。科學家懷疑這次發現的基因可能是決定人類聰明與否的關鍵。科學家稱,智能包括許多的方面,如綜合與推理等,但是記憶能力顯然是相當重要的。
  這種神經傳遞素的復合胺會讓人消沉。同時,大腦中的這種復合胺還會對短期記憶產生影響。這種復合胺的名稱為5HT2a。研究表明,9%的人類的體內的5HT2a基因以氨基酸酪胺形式存在。而91%的人類的體內5HT2a基因以氨基酸組胺的形式存在。De Quervain小組研究了70人。這些人的5HT2a基因是氨基酸酪胺形式。同時,為了對照實驗,科學家還研究了另外279人。這些人的5HT2a基因是氨基酸組胺形式。
  科學家叫這些人記憶五個單詞,時間為五分鐘。研究發現,氨基酸酪胺的人的記憶能力比氨基酸組胺的人差21%。但是,研究結果表明,他們對于長期記憶能力,幾乎是一樣的。科學家稱,這是首次發現與記憶相關的復合胺。在此之前,美國的科學家也做過類似的研究

腫瘤中是否存在癌癥干細胞

  人們知道,調節基因Bmi-1在老鼠和人類的肝臟和骨髓的造血干細胞中都有表達。現在,研究表明,Bmi-1既調節正常干細胞、又調節白血干細胞的細胞增殖。缺失該基因的成年老鼠不能產生補充血液所需的新的造血干細胞,移植自這種老鼠的胎兒肝臟和骨髓細胞只是暫時對血液形成有貢獻。對白血干細胞中的Bmi-1進行分子目標處理,可能會產生有效的、特定的治療效果。最近關于BMI-1在某些肺癌和乳腺癌細胞中有所表達的報道讓我們看到,“癌癥干細胞”有可能存在于其他類型的癌癥中。而對于血液干細胞的生成和生長有關的一個關鍵基因的識別,這一成果支持了認為在構成腫瘤的眾多細胞中存在一組少見的“癌癥干細胞”的觀點。

大腦處理視覺圖像的機制

  大腦從由視覺系統提供的靜態畫面序列構建外部世界動態畫面的方式,自19世紀Helmholtz 和Mach的時代以來,一直是認知科學領域的一個中心問題。當收集關于眼前事物的信息時,眼睛快速移動,對所觀察的事物進行快速掃描,并將目光對準視野中不同的景象。Niemeier等人現在開發出一個關于“transaccadicintegration”過程的新模型,大腦通過這一過程在每次眼睛移動之后構建一幅景物畫面。按這一模型,大腦進行一系列復雜的計算,這些計算所依據的是它所接收到的不同類型傳感信息的可靠性,然后將不同的信息拼湊成一個連貫的畫面。我們所觀察到的空間感的失真,可以用最佳推論過程的性質來解釋。

人體內真有第二個大腦嗎?

  在生命體的活動中,除大腦外,脊髓的作用也極其重要。如果把大腦比喻成生命指揮中心,那么脊髓便是大腦與四肢唯一的信息交換通道。但是,通常并不能把脊髓稱作人的第二大腦。
  哥倫比亞大學的邁克·格爾松教授經研究確定,在人體胃腸道組織的褶皺中有一個“組織機構”,即神經細胞綜合體。在專門的物質——神經傳感器的幫助下,該綜合體能獨立于大腦工作并進行信號交換,它甚至能像大腦一樣參加學習等智力活動。邁克·格爾松教授由此創立了神經胃腸病學學科。
  同大腦一樣,為第二大腦提供營養的是神經膠質細胞。第二大腦還擁有屬于自己的負責免疫、保衛的細胞。另外,像血清素、谷氨酸鹽、神經肽蛋白等神經傳感器的存在也加大了它與大腦間的這種相似性。
  科學家通過研究發現,胃腸系統之所以能獨立地工作,原因就在于它有自己的司令部——人體第二大腦。第二大腦的主要機能是監控胃部活動及消化過程,觀察食物特點、調節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分泌。十分有意思的是,像大腦一樣,人體第二大腦也需要休息、沉浸于夢境。第二大腦在做夢時腸道會出現一些波動現象,如肌肉收縮。在精神緊張情況下,第二大腦會像大腦一樣分泌出專門的荷爾蒙,其中有過量的血清素。人能體驗到那種狀態,即有時有一種“貓抓心”的感覺,在特別嚴重的情況下,如驚嚇、胃部遭到刺激則會出現腹瀉。所謂“嚇得屁滾尿流”即指這種情況,俄羅斯人稱之為“熊病”。
  醫學界曾有這樣的術語,即神經胃,主要指胃對胃灼熱、氣管痙攣這樣強烈刺激所產生的反應。倘若有進一步的不良刺激因素作用,那么胃將根據大腦指令分泌出會引起胃炎、胃潰瘍的物質。相反,第二大腦的活動也會影響大腦的活動。比如,將消化不良的信號回送到大腦,從而引起惡心、頭痛或者其它不舒服的感覺。人體有時對一些物質過敏就是第二大腦作用于大腦的結果。
  科學家雖然已發現了第二大腦在生命活動中的作用,但目前還有許多現象等待進一步研究。科學家還沒有弄清第二大腦在人的思維過程中到底發揮什么樣的作用,以及低級動物體內是否也應存在第二大腦等問題。人們相信,總有一天,科學會讓每個人真正認知生命。[科技日報]

超常記憶力的大腦是什么回事情?

  為什么有的人能夠輕易回憶起任何事情,而我們其他人若能夠記住下班回家準備順路購買的是牛奶還是雞蛋就已經很難得了?研究表明,這些個體差異可能是由于我們用來記憶事項的方法不同。結果顯示,優秀記憶可能并非少數特殊人物的優勢,相反能被幾乎任何希望加以學習的人所掌握。
  倫敦學院大學的Eleanor Maguire及其同事對普通人和那些被倫敦世界記憶錦標賽列入記憶力最強的人進行了比較。除了具有更強的記憶能力,記憶超群者在語言和非語言能力的綜合測試中與普通人沒有差別,磁共振成像技術(MRI)測試也表明,他們的大腦結構并沒有明顯差異。
  然而,當要求這些人記憶一系列事物的順序(數字、面孔或雪花形狀),同時用功能性MRI對其大腦活動進行測量時,記憶超群者參與位置記憶的腦區比普通受試者更加活躍。測試過后,記憶超群者都表示他們用了記憶方法來記住測試項目,尤其是“路線記憶法”,該方法將記憶對象置于一條假想的道路上,記憶者能夠沿著這條路漫步前行。
  因此,看來較強的記憶力并非來自超凡的智力或大腦結構,而是優秀的記憶方法。由于該技術仍有可能無法探知記憶超群者的大腦差異,因此對這些發現的一項重要檢驗將是教導普通受試對象使用路線記憶法,然后測試研究中所觀察的腦區是否能被激活。

遺忘蛋白PP1在限制學習效率的機制中的作用

  一項關于調節蛋白PP1(磷酸化酶-1蛋白)在限制學習效率的機制中的作用的研究,提出了這樣一個可能性:與衰老相聯系的記憶丟失可能未必與分子成分不可逆轉的減少有關,而是有可能與PP1的積極干預有部分關系。PP1可抑制學習和記憶,是大腦清除不想要的記憶和重新學習所涉及的復雜體系的構成部分。PP1活性被抑制的轉基因老鼠在學習和記憶測試中表現較好,相對來說也不大容易忘記其所學的東西。

抑制食欲的又一關鍵物質

  人們知道,食物攝取受若干不同的通道調節,其中包括位於丘腦下部弓形區域的黑皮質激素和神經肽Y-體系,但飯后許多小時都能抑制食欲的強大機制尚未搞清楚。現在,Batterham等人發現,飯后腸道會釋放出激素肽YY3-36,該物質會通過作用于丘腦下部神經肽Y2受體來抑制食物攝取。所以,激素肽YY3-36會成為治療肥胖癥的又一個潛在目標。

不愉快的記憶是怎樣消失的?

  不愉快記憶的逐漸消失是記憶處理過程的一個重要部分。但是此前,關 于不愉快記憶消失的機制人們基本上是不了解的。現在,一項研究表明, 大麻醇受體和內生大麻醇(多年來人們知道它們存在于中樞神經系統中)在 消除不愉快記憶中起著重要的生理作用。這種記憶的消失是一個截然不同 的步驟,其機制與記憶獲取和鞏固的機制是不同的。這一發現表明,內生大麻醇系統有可能是治療與不愉快記憶無法消失有關的疾病(包括創傷后壓 力失調、恐怖癥和一些類型的慢性疼痛等)的一個目標。

GABA與靈長目動物腦的演化

  對人類新大腦皮層所做的分析表明,人類有兩種截然不同的 GABAergic 神經元,其中的一種在嚙齒類動物中沒有觀察到。這一結果對于了解靈長 目動物腦的演化可能具有重要意義。GABA是局部回路神經元中的抑制性 神經傳輸物質,發現嚙齒類動物和靈長目動物存在這一差別的研究結果表明,前腦中的轉錄因子的表現模式的差別,可能與前腦中生成局部回路 所需的、具有物種特異性的程序有關。

青春期的起源研究

  多數動物從童年直接進入成年,只有人類有青春期。青春期被看作是人類文化的形成以及通過學習獲得知識的關鍵時期。人類學家對于追尋人類青春期的起源很感興趣。青春期這一時間點的位置有可能被看作是我們所說的“人性”的首次萌發。出乎意料的是,在化石記錄中有一個指示器可幫助科學家進行這種研究。這個指示器就是牙齒的發育。穴居人和人類具有“現代的”牙齒發育軌跡,而類人猿、australopecines和很早的人科動物(habilis和rudolfensis)具有迅速進入成年的牙齒發育特征。
  最令人吃驚的是,能夠直立行走的“直立人”雖然能夠熟練地制造工具,雖然發現了火,但卻是直接從童年進入成年的。

決定面部特征的因素

  我們關于胚胎發育的知識很多都是來自干擾試驗,但這一方法很少能夠反映關于決定面部特征的一系列事件發生次序的信息。現在,對小雞胚胎正在發育的臉部中神冠細胞身份的管理所做的一項研究顯示,Noggin(一種生長因子拮抗物質,在人類疾病指(趾)關節粘連癥中發生突變)和類維生素A酸(一種與成形素類似的物質)的結起著一個顯著的作用,引起一個復制喙的形成。這一發現說明,存在著一個決定部突出特征的機制,該機制涉及不同水平的骨頭形態蛋白和類維生素A。

大公無私的背后

  與其他動物相比,人類有一點是獨特的:他們有時會與并非是自己親戚的人合作,即使他們不大可能再和這些人見面、名利所得很小或不存在時也是這樣。這一現象幾十年來使生物學家、心理學家、人類學家和經濟學家迷惑不解。《自然》雜志發表的一項實驗研究有可能為這一現象提供一個解釋。一個有240人參加的“合作與懲罰”的游戲結果表明,“利他懲罰”是這一現象的驅動力。多數人會愿意自己遭受損失來懲罰那些逃避為公眾利益做貢獻的人;而且,那些被懲罰者一般會對這種懲罰做出積極響應。

殺蟲劑影響兒童大腦發育

  如今各種殺蟲劑應用已十分廣泛:菜場上出售的蔬菜大都用過殺蟲劑:每到夏天,很多人家都喜歡用殺蟲劑噴一下居室,以消滅蚊蠅、蟑螂等小蟲。殺蟲劑的應用,對于消滅蟲害,保護人體健康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可是醫學專家指出,使用殺蟲劑要適可而止,國外—項關于兒童智力開發方面的研究成果顯示,殺蟲劑會影響兒童的大腦發育。
  有關專家認為,殺蟲劑所含的有機污染物往往會使兒童大腦和神經系統發育出現障礙。生活在受殺蟲劑污染嚴重地區的兒童,從2—4歲起就可能開始出現記憶力差、注意力難以集中、學習困難等智力障礙,而到11歲時,其平均智商可能比其他正常智商同齡兒童低6個百分點以上。
  荷蘭專家甚至發現,孕婦如長期生活在受殺蟲劑污染的環境里,腹中胎兒甲狀腺素的分泌會低于正常量,有可能影響胎兒大腦和神經系統的正常發育。
  為此專家建議:家庭盡量少使用殺蟲劑,從菜場買回的蔬菜浸放在水中的時間盡量長—些,以防止受農藥污染。

“人性”這種東西是否存在?

  是否存在“人性”這種東西?尋找人類普遍特點的工作遇到一些棘手的例外情況: 不是每個人都能走路或說話,也不是每個人在失去親人時都會悲傷。但是,追求普遍性也許是不必要的,甚至是誤導的。貪婪和欲望是“人性”要素的首要候選目標,但人與人之間在這方面的表現也是有差別的。
  現在,有了基因組研究技術和大腦成像技術,我們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有條件來對“人性”所有不同形式的遺傳根源和生理根源進行研究。

人類進化朝新方向發展

  [英國<獨立報>2001.4月23日文章]題:生育研究稱人類進化朝新方向發展 —項首創性研究顯示,人類進化正朝著新方向發展,自然選擇在婦女生有上仍發揮著重要作用,基因決定了如今的年輕婦女傾向于更早生育。
  科學家們發現,女性何時組建家庭只是部分決定于她們的成長教育環境。而令人吃驚的是,基因對決定女孩是否可能會在青少年時期懷孕起了重要作用。盡管發達國家有許多廣泛的文化因素促使職業婦女推遲生臺年齡,但新的研究表明,現存正有一股相反的潮流,即相當一部分女孩在青少年時期懷孕。此項研究發表在今天出版的《演變》月刊上,其中對2710對卵雙胞胎和非—gp雙胞胎的女性進行了調查,為的是找出遺傳因素對生育孩子的數量;第—胎和最后一胎以及月經初潮年齡的可能影響。
  由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科學家組成的國際研究小組發現,人類的進化仍在依照達爾文的自然選擇理論進行著,而此前一些科學家認為,由于飲食、住房和醫療方面的進步,人類進化已經停止了。此頂研究的主要發現是:自然選擇使女性第一次生育的年齡提前了,這種傾向有部分遺傳性。其結果是,進化給女性帶來了更多的生理壓力,迫使她們更早地開始組建家庭。
  在今后的幾代人——大約200到300年——時間里,這—進化的趨勢將在生育較早和生育較晚的女性之間顯示出嚴格的區別。那些對抗生理趨勢、刻意推遲組建家庭的婦女,患心理疾病的可能性會增大。
  倫敦帝國學院的伊恩·歐文斯博士說:“這是遺傳與文化在進化中發生沖突的例證。較早生育在遺傳上行得通,但在文化上就并非如此了。 盡管有調查發現,信仰羅馬天主教的婦女生育幾率比信仰其它宗教的婦女高出20%,而受過高等教育的婦女比受教育較少的婦女要低35%。但這次的研究顯示,這種文化上的影響并不能解釋婦女在生育方面的差異歐文斯博士說,研究結果令人吃驚的是,在這方面,遺傳與宗教或社會階層等因素起了同等重要的決定作用。 <參考消息>2001.5.4

科學家發現多吃菠菜可預防腦功能衰退

  據海外媒體報道,科學家就某些食物對動物大腦的影響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食用含大量菠菜和鳥飯樹藍色漿果的食糧可能有助于減慢同年齡有關的腦部功能衰退。
  美國南佛羅里達大學研究人員進行的研究發現,經常被喂食大量菠菜的老鼠消除了學習能力隨年老而衰退的現象。研究結果將于近期在圣迭戈舉行的神經學年會上發表。
  菠菜含有豐富抗氧化劑,科學家相信抗氧化劑可以抗衡自由基的影響。自由基長期積聚在腦部同老人腦部功能衰退有關,而且還可能是導致老年癡呆癥和帕金森癥的原因之一。
  鳥飯樹的藍色漿果亦含有豐富抗氧化劑。另兩家大學用老鼠進行的實驗發現,藍色漿果有助于對抗同年齡有關的記憶力衰退。(新華網2001年11月16日)

科學家發現與人類語言障礙有關的基因

  科學家首次發現了一個與一種特殊形式的人類語言障礙有關的基因。這一突變基因為一個成員數量不斷增加的蛋白家族中的一個不尋常的成員編碼,這個蛋白家族在胚胎形成中起著關鍵作用,那個特殊的成員即翼形螺旋/叉頭轉錄因子(www.biology.pomona.edu/fox.html)。破壞FOXP2基因似乎會影響處于發育早期的大腦,導致對語音和語言功能來說重要的神經結構出現異常發育。

從類人猿到人的基因演化

  一種新的基因功能的出現可能會來自舊基因的復制和隨后發生的變化。在對人類基因組進行繪圖和測序期間,科學家發現一個長度為20千鹼基對的片段在整個第16號染色體上被復制。現在,Johnson等人提供了該片段在人和類人猿的整個基因組中迅速和獨立擴散的證據。在這個片段內,他們發現了一個新的基因家族。有趣的是,這一新發現的基因家族在由類人猿向人的進化過程中曾經發生迅速的適應性演化。

人類胚胎首次被成功克隆

  美國馬薩諸塞州的生物技術公司Advanced Cell Technology當地時間25日表示,其已成功地克隆出了人類胚胎,這是克隆人技術上的一大突破,但該公司表示其目的不是為了克隆人,而是為了獲得能夠用于治療帕金森綜合癥和青少年糖尿病等各種疾病的干細胞。

  ACT公司的副總裁羅伯特-蘭薩博士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的意圖并不是為了制造出克隆人,而是為了獲得能夠治療一系列人類疾病的材料和方法,這些疾病包括糖尿病、中 風、癌癥、愛滋病以及諸如帕金森綜合癥等神經疾病。”

  ACT公司表示,上述研究的目標就是利用一小塊皮膚就可以用心臟病患者提供新的心臟器官或是利用一小部分腦組織即可以治愈帕金森病。

  但是,ACT的聲明仍然引起了部分反對克隆人類胚胎的人士的批評。此前,美國國會已表示任何克隆人的做法都是違法的,美參議院正在考慮一項新的法案禁止克隆人和人類胚胎,因此ACT公司的聲明引起了一些議員的震驚。

  負責上述研究的ACT副總裁喬-希貝利表示,他和他的助手們在實驗室中利用了一種典型的克隆技術,研究人員將一枚卵細胞中的DNA全部剔除,然后用一枚成年皮膚細胞中的細胞核替代上述DNA,這枚卵細胞由于事先經過受精,所以開始自然分裂,但它并沒有發育成一個嬰兒,而演變為一個干細胞。這種相同的技術曾用來克隆綿羊、牛以及猴子等。

OEA與食欲控制

  OEA(Oleylethanolamide)是一個脂肪化合物,是在植物和動物的細胞中產生的,被認為在細胞信號過程中發揮功能。現在,用大鼠所做的研究表明,這種分子有可能會激發大腦中控制食欲的區域,產生一種厭食效應。在腹膜內注射OEA會引起食物攝取減少。但若將該化合物直接注射進大腦中,或如果中樞神經系統外的感覺纖維已被除掉,這種減少就不會出現,說明OEA也許是通過周圍傳感器來激發大腦控制進經食的機制的。這一發現可能會讓科學家找到治療飲食失調癥的新方法。

美科學家解釋六種夢與生活的關系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精神醫學教授埃羅森致力于夢的研究,成果顯示:千奇百怪的夢境雖然難以解釋,以下六種常見的夢卻可以比較容易地與做夢者的日常生活聯系起來:
  夢到洞穴、隧道、門口、抽屜等表示做夢者渴望友情和愛情。
  夢到被追趕而奔跑表示做夢者盡量想擺脫某種困難或壓力。
  夢到外星人可能暗示著生活被某種外來因素所左右,或者對自己所處的環境還不太了解。
  夢到水有兩種不同的狀態:平靜的溪流表示生活是安寧而舒適的;奔騰的激流則表示生活中有難以調和的矛盾,或者感到自己被某種力量征服了。
  夢到下沉一般意味著生活不穩定,但是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的下沉可能是因為做夢者與環境缺乏聯系而覺得孤獨。
  很多人認為噩夢預示著某種不幸,其實噩夢并沒有特殊的含義,大可不必擔憂。

EPO(促紅細胞生成素)在大腦中的作用

  EPO(促紅細胞生成素)調節紅細胞生產,在醫學上用來治療貧血、慢性腎衰或藥物中毒。EPO一般被認為是一種腎臟荷爾蒙,但在受傷或緊張后也會在大腦中產生。研究發現,它可通過Jak2和NF-kB信號級聯來起作用,保護初級大腦皮層神經元不受由一氧化氮誘導的細胞死亡的損害。這說明,EPO或其衍生物也許有另一種治療用途,即保護大腦不受缺氧或局部缺血的損害。

穴居人的頭骨特點是天生的

  對穴居人和解剖學上的現代人的頭骨所做的計算機分析研究表明,穴居人鮮明的頭骨特點可能在新生兒階段就已經很明顯了,而不是在成年過程中逐漸發育的。

  這一結論支持認為穴居人和智人是在形態學上彼此無關的獨立物種的觀點。這項研究采用虛擬化石重建和幾何形態測定技術來比較形狀變化,揭示頭蓋骨不同區域物種特有的早期生長與發育模式。

生物鐘在膝蓋

  美國康奈爾大學生物鐘研究室在權威的《科學》雜志上發表報告指出,人體生物鐘機能同其他動物一樣,受人體感光細胞控制,而非大腦。其關鍵在膝益后方部位,只要用強光照射。即可奇妙地前后調整人體生物鐘3小時左右。如此一來,時常長途飛行深為時差所苦的人、甚至季節性的情緒低落、睡眠習慣混亂等。都可用此法進行調整或治療。
  原始生物需要具備分辨白天黑夜并隨之調整作息的機能,因而按不同的環境在身體各部位發展出感光細胞,幫助收集光線信息并調整作息。人們以前認為,人類的生物鐘是通過眼部視覺神經將日光信息傳送到大腦加以控制。就是沒有想到人體其他部位有這種感光細胞、而且大量集中在膝蓋后方。
  實驗證明,眼睛雖是,人體最重要的視覺。但與生物鐘的調整無關——盲人也有時差苦惱就是佐證。

胎兒6個月就有記憶力

  科學家又一次證明胎教的重要性,嬰兒原來記得他們出生前三個月也即6個多月大時,在母體內聽過的聲音。
  英國萊斯特大學心理學院的音樂研究小組10日公布這項研究結果,研究員之一的拉蒙特表示:“我們知道胎兒在20周的時候,聽力已經發育完全。現在我們發現嬰兒出生后12個月,仍然記得并且特別喜歡他們以前在母親子宮內聽過的音樂。”
  研究人員要求11名準媽媽在分娩前三個月,每天聽半小時喜歡的音樂,種類由古典旋律至流行歌曲皆有,然后在那11名嬰兒一歲生日的時候,替他們進行測試。研究員在播放音樂的擴音器旁擺放數盞閃燈,當嬰兒望向不同的閃燈時,便有不同音樂播出來,嬰兒很快便明白個中關系,于是研究人員以嬰兒望向閃燈的次數來判斷他們的音樂喜好,結果顯示,嬰兒明顯較為喜歡他們在母體內聽過的音樂,這證明嬰兒出世前三個月已有能力記得一些簡單的東西。
  拉蒙特表示:“這個小型研究意味著,在嬰兒出生前,刻意持續地讓他聆聽音樂,可以建立他對特定音樂的長遠記憶,即使在出生后12個月,他仍然會記得,并且對那些音樂產生好感。”
  測試亦發現,音樂的風格對測試結果雖沒有重大影響,但節奏輕快的音樂一般較受小寶寶歡迎。

科學家發現70歲大腦仍會長出新細胞

  按照一般觀點,人從20歲開始,腦細胞日漸減少,儲存信息和記憶的能力隨之減退。生活中,人們一過50歲便以為大腦開始走下坡路,于是不思進取,懶于用腦,殊不知大腦也同人的其它器官一樣,“用進廢退”,人們對腦細胞的開發利用遠遠不夠,一般人的大腦一生只利用10%左右,因此我們應大力開發利用大腦。但這一觀點并未引起人們的足夠重視,不少人年過花甲之后,就不想學習,只等大腦“油干燈盡”,“壽終正寢”。這種觀念嚴重影響了人的生命質量和壽命。
  最近,美國、瑞典科學家首次發現,成年人即使到60、70歲,大腦仍會長出新的神經元(腦細胞)。他們在患者的一個小小區域--海馬狀突起處發現了新生的神經元、能夠使大腦恢復部分功能。這里處于大腦深層,對人的學習和記憶能力非常重要。這一發現否定了此前科學家關于成人腦細胞損傷后就不能再生的定論。不但為腦疾病和腦損傷的治療帶來新的希望,而且還可以鼓勵上了年紀的人,你們仍有上進學習的生理資本。
  這一新發現還告訴人們,應從思想上根除“大腦到一定年限就衰退”的陳舊觀點,利用、開發我們“閑置”的腦細胞,改變那種多年來因“腦衰”導致心理衰老的被動局面,提倡良好的生活方式,堅持必要的、適宜的體育鍛煉,勤于用腦,提高生命質量。

丘腦下部萊普亭作用的神經機制

  丘腦下部的神經元是傳輸能量儲存信息的周圍信號的一個主要地點。很多人類肥胖癥狀的特征是,在大腦中的這一區域對萊普亭有一個抵抗作用,但人們對其中所涉 及的神經機制卻知之甚少。Cowley等人,對一組重要的、對萊普亭敏感的神經元(即 proopiomelancocortion神經元)的電生理性質進行了研究,其辦法是,通過在轉基因老鼠身上使綠色熒光蛋白有目標地表達,從而使這些神經元首先看得見。這些神經元被萊普亭通過兩個不同的機制去極化,這兩個機制可理解為丘腦下部萊普亭作用的一個完整機制的組成部分。

影響長期記憶的因素

  永久記憶被認為是儲存在皮質中的,但人們對將記憶存入皮質網絡的過程卻知之甚少。在實驗鼠中專門影響受訓后幾天和幾周后的記憶(“遙遠記憶”)的一個分子操縱機制的發現,使研究人員意識到該體系中存在一個可能的成分:阿爾法-鈣/調鈣蛋白激酶-II。只有這種酶正常水平一半的實驗鼠,在受訓一天后表現出正常的記憶,但在3-50天后,與野生老鼠相比,它們表現出深層次的記憶缺陷。

生命體防衛體系中一種新發現的酶

  由一氧化氮衍生出的S-nitrosothiols,是一系列生命體中機體防衛體系的關鍵調節因子。現在,Liu等人發現了一種酶,它是一種依賴于谷胱甘肽的甲醛脫氫酶, 是在從細菌到人體的多種生命體中歷經演化過程而保留下來的一種物質,因而,也許就是使生命體能夠保護自身不受為防衛目的而產生的S-nitrosothiols損害的那 種撲朔迷離的“關閉開關”。

神經細胞的再生

  多年來,人們認為哺乳動物的神經系統是不可再生的,丟失或損壞的成年神經細胞不可能被取代。最近,科學家發現,神經系統中有三個區域的神經先驅細胞或干細胞在成年生命體中可再生神經細胞,這三個區域分別是視網膜、喙狀前腦中的遷移細胞和嗅覺系統的基細胞。科學家從這三個區域也許可以找到取代成年大腦中丟失或損壞的神經細胞的線索。最后一種系統是最容易進行研究的。現在,Hansel等人發現,神經肽Y(人們知道它在食欲和心血管功能中起著一定作用)也可以促進嗅覺系統上皮中的神經干細胞的分裂.

心臟鈉離子通道突變與心律失調

  為心臟鈉離子通道SCN5A編碼的基因所存在的先天性突變,會使心臟搏動速率加快到威脅生命的程度(心律失調)。現在,Tan等人在5個相關患者身上發現了一個與心臟搏動傳導缺陷有關的SCN5A錯義突變。該突變通道顯示異常的、與電壓有關的門控行為,可由藥物地塞米松(dexamethsone)來糾正。因此,僅僅一個離子通道的功能的變化,似乎也能使心臟的興奮性產生多種缺陷。

記憶的有意與無意抑制

  記憶的無意抑制(repression)的存在是佛羅伊德一個多世紀以前提出來的,但它仍然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這倒不僅僅是因為它與被下意識地抑制的兒時受虐待的記憶的恢復有關。有的法醫專家可以解釋記憶的無意抑制是怎么回事,而有的則會證明它是不存在的。
  一種相關的現象是記憶的有意抑制(suppression),它涉及在記 憶 的無意抑制過程中的一個有意識的因素。一系列為解釋在記憶恢復過程中有意抑制所起作用的行為學研究結果表明,與創傷無關的主導控制過程,可以為對不想要的 記憶的有意抑制提供一個解釋。那么記憶最初是怎么形成的呢?人們知道,成年人的大腦一生都在產生新的神經細胞,Shors等人提出的證據表明,這些新產生的神經細胞參與了一些類型的新的記憶的形成。

美國發現影響人類智力的部分基因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的科學家們分析了美國200個最聰明的孩子的脫氧核糖酸(DNA),并把它們與普通孩子的遺傳物質進行了比較。發現了二者之間關鍵的不同之處,他們認為已經找到了與人的智力發育有關的部分基因。分析的結果預計要到明年揭曉。研究人員認為,與天賦有關的基因不止一個,這些基因可以使人的智力水平大不相同。這項研究是由羅伯特.普洛明教授領導的。下一步的工作是查明這些主管天賦的基因各自起什么作用。

血型也可以轉變

  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輸血研究所利用基因工程,成功實現了B型血向O型血的轉變。該所章揚陪教授從1998年開始從事這項研究,終于從我國海南的咖啡豆中提取了阿爾發半乳糖柑酶。 這種酶可以把B型血最外端的半乳糖柑酶切除掉,使B抗原性喪失,呈現O型血的典型特征,從而成功地使B型血轉變成O型血。

人類與昆蟲有相同基因

  英國最新一期《自然》雜志發表了德國科學家的研究成果,人類與昆蟲的關系要比迄今已認識到的還要近,因為昆蟲有不少基因與人類相同。這意味著美國恐怖科幻電影《蒼蠅》中人變成蒼蠅的一幕不全是杜撰。德國科學家研究發現,在7億年前,昆蟲已經擁有與人類完全相似的基因演變潛力。2000年9月份,這所大學的科學家對一個7億年前的淡水珊瑚蟲進行了研究,發現它具有形成像今天脊椎動物某些器官類似的基因。海德堡歐洲分子生物實驗室的科學家們認為脊椎動物,比如人類,與昆蟲都擁有相同的形成腸道與肛門的基因。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koboop.tw 科技、文化、人類學 
 


15选5专家胆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