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題材

情人節  情人故事  愛的眾生相

愛的感悟 愛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類 愛的記憶

  我奮斗了18年才和你一起喝咖啡

  我的白領朋友們,如果我是一個初中沒畢業就來滬打工的民工,你會和我坐在“星巴克”一起喝咖啡嗎?不會,肯定不會。比較我們的成長歷程,你會發現,為了一些在你看來唾手可得的東西,我卻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從我出生的一刻起,我的身份就與你有了天壤之別,因為我只能報農村戶口,而你是城市戶口。如果我長大以后一直保持農村戶口,那么我就無法在城市中找到一份正式工作,無法享受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你可能會問我:“為什么非要到城市來?農村不很好嗎?空氣新鮮,又不像城市這么擁擠。”可是農村沒有好的醫療條件,去年SARS好像讓大家一夜之間發現農村的醫療保健體系竟然如此落后,物質供應也不豐富,因為農民掙的錢少,貴一點兒的東西就買不起,所以商販也不會進太多貨。春節聯歡晚會的小品中買得起等離子彩電的農民畢竟是個別現象,絕大多數農民還在為基本的生存而奮斗,于是我要進城,要通過自己的奮斗獲得你生下來就擁有的大城市戶口。

  考上大學是我跳出農門的惟一機會。我要刻苦學習,小學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高中考大學,我在獨木橋上奮勇搏殺,眼看著周圍的同學一批批落馬,前面的道路越來越窄,我這個佼佼者心里不知是喜是憂。激烈的競爭讓我不敢疏忽,除了學習功課,我無暇顧及業余愛好,學校也沒有這些發展個人特長的課程。進入高中的第一天,校長就告訴我們這三年只有一個目標——高考。于是我披星戴月,早上5∶30起床,晚上11∶00睡覺,就連中秋節的晚上,我還在路燈下背政治題。

  而你的升學壓力要小得多,競爭不是那么激烈,功課也不是很沉重,你可以有充足的時間去發展個人愛好,去讀課外讀物,去球場揮汗如雨,去野外享受藍天白云。如果你不想那么辛苦去參加高考,只要成績不是太差,你可以在高三時有機會獲得保送名額,哪怕成績忒差,也會被“掃”進一所本地三流大學,而那所三流大學我可能也要考到很高的分數才能進去,因為按地區分配的名額中留給上海本地的名額太多了。

  我們的考卷一樣我們的分數線卻不一樣,但是當我們都獲得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所交的學費是一樣的。每人每年6000元,四年下來光學費就要2.4萬元,再加上住宿費每人每年1500元,還有書本教材費每年1000元、生活費每年4000元(只吃學校食堂),四年總共5萬元。2003年上海某大學以“新建的松江校區環境優良”為由,將學費提高到每人每年1萬元,這就意味著僅學費一項四年就要4萬元,再加上其他費用,總共6.6萬元。6.6萬元對于一個上海城市家庭來說也許算不上沉重的負擔,可是對于一個農村的家庭,這簡直是一輩子的積蓄。我的家鄉在東部沿海開放省份,是一個農業大省,相比西部內陸省份應該說經濟水平還算比較好,但一年辛苦勞作也剩不了幾個錢。以供養兩個孩子的四口之家為例,除去各種日常必需開支,一個家庭每年最多積蓄3000元,那么6.6萬元上大學的費用意味著22年的積蓄!前提是任何一個家庭成員都不能生大病,而且另一個孩子無論學習成績多么優秀,都必須剝奪他上大學的權利,因為家里只能提供這么多錢。我屬于比較幸運的,東拼西湊加上助學貸款終于交齊了第一年的學費,看著那些握著錄取通知書愁苦不堪全家幾近絕望的同學,我的心中真的不是滋味。教育產業化時代的大學招收的不僅是成績優秀的同學,而且還要有富裕的家長。

  我終于可以如愿以償地在大學校園里汲取知識的養分!努力學習獲得獎學金,假期打工掙點生活費,我實在不忍心多拿父母一分錢,那每一分錢都是一滴汗珠掉在地上摔成八瓣掙來的血汗錢啊!

  來到上海這個大都市,我發現與我的同學相比我真是土得掉渣。我不會作畫,不會演奏樂器,不認識港臺明星,沒看過武俠小說,不認得MP3,不知道什么是walkman,為了弄明白營銷管理課上講的“倉儲式超市”的概念,我在“麥德隆”好奇地看了一天,我從來沒見過如此豐富的商品。

  我沒摸過計算機,為此我花了半年時間泡在學校機房里學習你在中學里就學會的基礎知識和操作技能。我的英語是聾子英語、啞巴英語,我的發音中國人和外國人都聽不懂,這也不能怪我,我們家鄉沒有外教,老師自己都讀不準,怎么可能教會學生如何正確發音?基礎沒打好,我只能再花一年時間矯正我的發音。我真的很羨慕大城市的同學多才多藝,知識面那么廣,而我只會讀書,我的學生時代只有學習、考試、升學,因為只有考上大學,我才能來到你們中間,才能與你們一起學習,所有的一切都必須服從這個目標。

  我可以忍受城市同學的嘲笑,可以幾個星期不吃一份葷菜,可以周六周日全天泡在圖書館和自習室,可以在周末自習回來的路上羨慕地看著校園舞廳里的成雙成對,可以在寂寞無聊的深夜在操場上一圈圈地奔跑。我想有一天我畢業的時候,我能在這個大都市掙一份工資的時候,我會和你這個生長在都市里的同齡人一樣——做一個上海公民,而我的父母也會為我驕傲,因為他們的孩子在大上海工作!

  終于畢業了,在上海工作難找,回到家鄉更沒有什么就業機會。能幸運地在上海找到工作的應屆本科生只有每月2000元左右的工資水平,也許你認為這點錢應該夠你零花的了,可是對我來說,我還要租房,還要交水電煤電話費還要還助學貸款,還想給家里寄點錢讓弟妹繼續讀書,剩下的錢只夠我每頓吃蓋澆飯,我還是不能與你坐在“星巴克”一起喝咖啡!

  如今的我在上海讀完了碩士,現在有一份年薪七八萬的工作。我奮斗了18年,現在終于可以與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我已經融入到這個國際化大都市中了,與周圍的白領朋友沒有什么差別。可是我無法忘記奮斗歷程中那些艱苦的歲月,無法忘記那些曾經的同學和他們永遠無法實現的夙愿。于是我以第一人稱的方式寫下了上面的文字,這些是最典型的中小城市和農村平民子弟奮斗歷程的寫照。每每看到正在同命運抗爭的學子,我的心里總是會有一種沉重的責任感。

  寫這篇文章不是為了怨天尤人,這個世界上公平是相對的,這并不可怕,但是對不公平視而不見是非常可怕的。我在上海讀碩士的時候,曾經討論過一個維達紙業的營銷案例,我的一位當時曾有三年工作經驗,現任一家中外合資公司人事行政經理的同學,提出一個方案:應該讓維達紙業開發高檔面巾紙產品推向9億農民市場。我驚訝于她提出這個方案的勇氣,當時我問她是否知道農民兄弟吃過飯后如何處理面部油膩,她疑惑地看著我,我用手背在兩側嘴角抹了兩下,對如此不雅的動作她投以鄙夷神色。

  在一次宏觀經濟學課上,我的另一同學大肆批判下崗工人和輟學務工務農的少年:“80%是由于他們自己不努力,年輕的時候不學會一門專長,所以現在下崗活該!那些學生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打工嘛,據說有很多學生一個暑假就能賺幾千元,學費還用愁嗎?”我的這位同學太不了解貧困地區農村了。

  我是70年代中期出生的人,我的同齡人正在逐漸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我們的行為將影響社會和經濟的發展。把這篇文章送給那些在優越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和很久以前曾經吃過苦現在已經淡忘的人,關注社會下層,為了這個世界更公平些,我們應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讓社會責任感駐留我們的頭腦。

  我花了18年時間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

把這篇文章送給那些在優越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和很久以前曾經吃過苦現在已經淡忘的人。為了這個世界更公平些,我們應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特別是在作關乎眾人命運的決策的時候,讓這份社會責任感駐留我們的頭腦。中國青年 文-佚名

  韓寒現象批判

  [夢哲哲]網名
  韓寒熱流現已風靡全國,有許多 “韓寒迷”爭相效仿韓寒,更有甚者,棄學從文。鑒于以上現象,我特地從路攤花了5塊錢買了本韓寒的《三重門》,閱畢,只感覺頭腦空洞洞,他那洋洋灑灑的幾萬表達的意思竟如此浮淺,這是我始料未及的,花費精力到底表達什么的內涵呢?故只能發出此感嘆:世無英雄,豎子成名哉!也許有人懷疑我的欣賞水平。我想,我是讀古典文學長大的,自然有一套個人的閱讀品位和審美標準,對照一下,我看到了那個氣勢磅礴,那個膚淺無力,那個雅趣共賞,那個急功近利。韓寒的成功不是偶然的,是在書商的暗箱操作之下而“橫空出世”的,雖然只是一種猜測,我認為的的猜測是有一定道理的,我在余杰的《壓傷的蘆葦》書中,知道書商是如何如何對他的處女作《冰和火》進行炒作,如何如何把他打扮成是“北大怪杰”,因為作為剛上研究生的學生,外界沒有人知道,不做點包裝,出版很難取得成功。一樣的道理,韓寒也沒有逃出此邏輯怪圈的宿命,書商把他打扮成是“上海怪才”,這不正體現出又是書商的“此地無銀三百兩”,這樣觀眾的眼球就被它吸引過去了,當然“美女作家”也如同一撤。

  我從不反對炒作,因為如果是一部好書被進行炒作,無疑這是一種好的現象,這倒不失為一種可行之舉,但如果該書水平一般,而進行炒作的話,只能是“至增笑耳”!試想,一個連高中都沒有畢業的學生,而且除了文學之外,其他成績加起來還不到50的學生,難道還要讓他來做學生的“革命導師”,真是讓人貽笑大方了。

  對于韓寒本人對被炒作而一夜成名,估計不是沾沾自喜,也一定會得意洋洋。看他拍的照片,大概能看出點端倪來,一臉傲相,唯吾獨尊的表情,即使不是身在錢海,也一定是心在市場了。我想韓寒的作品只不過是一顆口香糖而已,剛開始爵的時候,還是有點甜的,但爵久了,剩下的只不過是一塊塑膠而已了,“食之無味,棄了可惜”,因為他畢竟還是能吹泡泡的,放棄了有點可惜。我們常說的古典名著越看越是有味道,而韓寒的作品是反行其道而為之!而是越看越沒有味道。無怪他發出此謬論:“文學這東西好比一個美女,往往人第一眼看見就頓生崇敬向往。搞文學工作的好比是這個美女的老公,既已到手,不必再苦苦追求,甚至可以摧殘……‘搞文學’里的‘搞’作瞎搞、亂弄解釋,更恰當一點可以說是‘縞文學’或是‘槁文學’。”…… ”似乎是很高深的論調,但被行家看了,只能一笑置之,寬容地想,這個作秀時代,還是有這樣淺薄的文化“三重”秀的。

  韓寒以“反傳統”代表自居,披著“圣斗士”的外衣,極力向傳統開火,宣揚那種極端的文化素質。他說,作為文科的學生,有物理,化學初中水平就夠了。基于這種觀點,我個人認為他的論調是標準的“異端邪說”,誤人子弟。我不反對偏科,但如果每個人都學習他的話,子弟的人文就象是玻璃內的蒼蠅,前途光明無出路。我認為文學和理工類是相輔相成的,有一種潛移默化的作用。雖然沒有立竿見影之效,但影響是無形的。愛因斯坦說過,藝術的科學是無形中起互相作用的。我想文學和理工類何嘗也不是如此呢?按此觀點,韓寒的作品只能算得上是“空中樓閣”,有朝一日,它會塌下來的。也就是此時“韓郎才盡,泯然眾人矣”!

  韓寒的作品也沒有什么理性可言,可他個人卻給自己的合理性做鋪墊。這怎么看都不象是正經的學理思維,倒象是阿Q之流“和尚能動尼姑,我為什么就不能動呢?”這種難登大雅之堂的心態。聽說韓寒又出了一本叫《毒》的書,還揚言要拿諾貝爾文學獎,我想,抱著這種心態寫文章,給你九條命也休想獲的諾貝爾.......

斑竹的話:在西祠上看見這個帖子,知道帖文章的是一個高三學生,學習較好。放在這里大家欣賞!

  17歲“老總”網上釣魚 多名女性被騙財騙色

  中新網2003年4月2日 據新聞晚報報道,日前,通過網上搭識女性騙色騙財的犯罪嫌疑人于某被虹口警方擒獲。在審訊中,他說的一句話耐人回味:“我真的很愚蠢,但那些女人更愚蠢。”

  大姐被騙回不了家

  2003年2月3日中午,一名神色沮喪的青年女子來到虹口刑偵支隊六隊報案,稱自己所有財物被“一夜情”的一男子盜走,現在連身份證都沒了,回不了家。

  報案人小亞,武漢人,今年30歲。2月2日晚8時,她用“江南美女”網名在網上聊天搭識了網名為“老總心情好”的于某。在網上兩人“一鍵鐘情”,于某的老總風范讓小亞傾心,兩人相約在上海碰頭。

  小亞立馬購買機票從武漢飛到上海。晚上11時,于某在虹橋機場接到小亞。盡管于的普通外貌讓小亞有稍許遺憾,但他不凡的談吐很快讓小亞又興奮起來。兩人驅車直奔虹口某飯店,小亞用身份證開了房,然后兩人去吃夜宵,凌晨2時兩人同床。興奮不已的小亞將自己的信用卡密碼也告訴了于某,并說自己的生日就是密碼。

  第二天上午10時兩人醒來,于說肚子餓,小亞則去買食品。她一走,于某馬上將她的手機、信用卡、身份證、4000元現金掠奪一空,直奔銀行將信用卡里2000多元人民幣全部提走。

  當小亞興沖沖地買好食品回來時,房內空無一人,手提包已被掃蕩一空。小亞怎么打于某的手機,手機都無應答。小亞只得在馬路上遛蕩,沒有身份證,她不能買機票,回不了武漢。這位某公司白領小姐無奈之下只得走進公安局大門……

  17歲“老總”騙色騙財

  就當偵察員在網上追蹤于某蹤跡時,于某還在網上頻頻施展他的魅力,以“找人過年”、“老總心情好”等網名搭識女性。“獨住女人34”、“美女急需錢”、“一人獨住”等惹眼的網名成為于某的目標,而這些女性的確也是名副其實。于某通過網上搭識她們后,馬上互留通訊方式,然后見面,有的甚至從北京趕到上海與他碰頭。

  于某在網上的身份是某服裝有限公司經理,稱能到銀行貸款,也能“搞定”某種關系,最讓受害者傾心的是于某“不凡”的談吐。

  在騙得這些女性信任后,于與她們多數都發生了性關系,然后使用一貫的手法偷走她們財物。從2002年1月開始,于某從黑龍江來到上海連續作案,受害者有大學生、有白領、甚至還有教師、經理……

  3月初,警方終于在網上揪住于某狐貍尾巴。3月15日,于某再次作案時被警方抓獲。這個只有初中文化、現年17歲的“老總”終于露出了原形。(林楣 丁昌華)

斑竹的話:看完這個文章我感到很好笑!

   心靈之窗:勇敢的決心   

  一天深夜,我沿著一條燈光昏暗的小徑走回家。經過一片厚厚的叢林,我突然聽到有人掙扎喘息聲。我慌亂地停下腳步,仔細的聆聽。果然沒有錯,那是兩個人悶著頭在扭打的聲音,或間夾雜著衣服撕裂聲。我立刻明白,就在這咫尺之遙,一個女人被襲擊了!

  我開始想,到底我該不該介入這個事件當中?

  我一面擔心著自己的安危,一面詛咒著為什么今天晚上要選這條小路回家。如果我也成為另一個犧牲者怎么辦?是不是我該跑到附近的電話亭打電話給警察就算了?

  那個決定的過程好像永無止境,但實際上花不了幾秒鐘,而且我聽的出來那個女孩的呼吸掙扎聲越來越微弱了。我知道我一定要有所行動。我怎能袖手旁觀,就這樣溜之大吉?不行!

  我終於下了決定。就算是冒著生命的危險,我也決不能讓那個不知名的弱女子受到歹徒侵犯。

  我不是勇敢的人,我也不是身手矯健的人,我更不知打那兒來的道德勇氣與力量,我只知道當下我下了決定幫助這個弱女子時,我就變的孔武有力了。

  我立刻沖到叢林后面,將歹徒從那個女人身邊拉開。我們兩人扭打成一團,倒在地上滾來滾去。

  最后,歹徒終於放棄,跳起來逃走了。我氣吁吁地爬起身來,那個蹲踞在黑暗之中的女孩仍然在啜泣,我看不清楚她的長相,只曉得她在不停的發抖。

  我不想再嚇壞她了,我跟她保持了一段距離,慢慢的說:「好了,那個人已經走了,你現在安全了。」

  接著是一段長長的沉默,然后我才聽到她開口了,帶著不可思議的驚訝:「爸爸!是我呀!」

  然后,我最小的女兒凱薩琳在那片叢林之中站起身來。

  許多人懷疑做了好事不一定有好的回報。

  我們也常聽人說:「好心沒好報!」同時也似乎有許多案例在支持這個論點。在這個故事當中,男主角冒著生命危險去援助一個受侵襲的不知名的弱女子,結果他救回的是他自己的女兒。

  這個父親曾懷疑自己無法戰勝強暴犯,但當他下了救人的決心之時,他變成不可思議的孔武有力。是他勇敢的決心,使他獲得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贏得了勝利。

  我們其實不需要去想做了好事是不是就會有回報,就像這個父親一樣,他為陌生人做了一些好事,結果回報的卻是他自己。

   家   丑

  省委放我下來當縣長,進行鍛煉,這是對我的考驗。如果我干得好,會更加重用,那政治的前途就不可估量;如果我干得平平,只要不出什么事情,也會有穩妥的安排;如果我因小失大,犯了錯誤,就會讓省委失望,就會中斷我的政治前途,這個損失也就太大了,所以,我上任后,謹慎辦事。

  我弟弟來告訴我,鄉派出所所長當場抓住我爹在 賭博,我爹被罰300元錢,還欠了眾賭徒共500元的賭債。我爹氣病了。我聽后,又是氣憤,又是舍不得。 怪我爹不該去賭錢,痛我爹不要因這件丑事而傷了身體,叫我如何處理是好?

  我了解到,是我家所在鄉的鄉長李明亮叫派出所所長干的。李明亮,你也太猖狂了,你應該提前跟我打個招呼,或者用其它妥善的辦法去解決,現在,抓我父親的賭,罰了錢,傳遍全縣,我這個縣長不是栽了面子嗎?早知今日何必 當初,我不該提你當鄉長了。

  我決定下鄉走一趟。曲秘書告訴我,辦公室趙主任已到鄉下去過一趟,“他仍頂得 很死”。這么說,縣里已有不少人知道了我的丑聞,而李鄉長連縣辦公室主任的話都不聽,硬是沖著我這個縣長來的! 吉普車跑完幾十里路,到了鄉政府,我把憤怒埋在心里,趕快調整情緒,變換一副笑臉,同鄉黨委書記、鄉長等干部握手、言笑。

  到會議室坐定后,要先匯報工作,不能一下切入主題談我父親賭博的事,況且這也不是場合,那要單獨談。不管你您談不想談,想聽不想聽,都要把工作放在前面。書記和鄉長把各方面的事情,講得亂七八糟的有條有理,我也聽得有條有理的亂七八糟。我還插話,他們還得用小本本記下我的指示。這場談話你不能說完全是假的,也不能說是真的,各自都在扮演色,都在極力尋找個確當的場合去觸及那個敏感的問題,進行交鋒。

  匯報工作后,大家入席吃飯,鄉黨委書記借故告辭了。飯畢,李鄉長把我迎到宿舍吃水果,我倆單獨在一起,攤牌的時機到了。

“楊縣長你放心,老人滿情不要緊,已經起床吃飯了。”
“你去看過了?”從這兒切開活題,很得體。
“你放心,我還不知道自已如何上來的?會干那種過河拆橋的事?”
我連忙說:“用你是縣委的決議呀,漢有什么個人的感情。我只是建議,只是建議。”
“在處理老人賭博一事上,我對你沒有一點個人成見。就是有成見,你又是我的領導,我再糊涂也不會拿雞蛋去碰石頭。”
“這話不對,只要是為了堅持原則,該拿雞蛋去碰石頭,還是要碰嘛。”
“這鄉里賭風甚盛,惡劣之極。我們歷來只抓小魚不動大魚,老百姓罵我們的話很難聽,說我們是賣狗皮膏藥,所以,我就這么于了。”
“干得好,你做得很對。”
“楊縣長,咱別繞彎了,你支持我,我也這么干,你不支持我,我也要這么干,對咱們在群眾中的威信,對你本人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自到縣里工作,我還沒這么強硬的下級,說良心話,我喜歡這種干部,渾身是膽,敢打敢拼,如今這種于部太少了。如果,他罰的不是我的父親,而是任何別人的父親,我會讓縣政府給他寫簡報表揚,拍手叫好。他不該拿我的父親開刀,傷了我的感情。我碰上了這個硬漢子,我必須轉個彎,他有理啊,不然事情會更加糟糕。我只好擠出笑臉表揚他。

  “我是支持你的。趙主任他們來,我不知道。他們回去一說,我就批評他們了。又不放心,才專程趕來的,你不要有顧慮。”

  “楊縣長,有你這個態度,我啥都放心了。” 事情既然這樣,要掩蓋反而會越描越黑,不如公開站出來支持,這就能把壞事轉變成好事,讓縣政府辦公室公開發一期簡報表揚李明亮,順手牽羊,不就更抬了我的威信嗎? 不過,李明亮視黨的原則為生命,傻乎乎地想著 我比他思想覺悟更高,讓他繼續在我老家的鄉里當鄉長,今后老拿我們家開刀,動不動就要抓我們楊家的典型,不能為了我—個人的前程,老讓我們家的親人去悲壯地“犧牲”啊。看來一定要選一個干部能看住我的家門,不讓后院老起火。

  我告別了李鄉長乘吉普車回老家看看。當車子要出街時,鄉黨委書記攔住我的車,硬把我從車上拖出來,悄悄地把包著300元的一個紙包裝進我的口袋,說:“明亮這娃子楞頭青不懂事,搞得我也很被動,這是罰老人的那300元錢,我讓派出所退回來了。” 他也真是老道失算,我是堂堂一縣之長,怎么能 把罰的錢再收回來;如傳出去更丑。我把錢還給他,要他退四派出所,并批評了他。

  我回到老家,安撫了父親后,又返縣城。

  我令縣政府辦公室出一期簡報,表揚了李明亮。不但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市委也將這簡報轉發。也江任向我提議,波按姬拔彩陰充當鄉黨逐書記,調他到深山區的鄉里去開展工作。我想提拔李明亮當縣工商管理局局長,這個局最得罪人。我對趙主任說“以后再議吧。”(慶冬摘自《小說家》第3期作者張宇)

過程  被人“設計”6年--企業被兼并! 作 者: 威哥

  在1995年的夏天的一個早上,秦在自己的廠[搞化工產品的]了解昨天的生產情況,秦的廠已經辦了2年了,從去年開始,廠已經可以掙大錢了—去年掙了90多萬元,這個廠秦他自己投資了300多萬,他心里在算再有兩年,他就可以收回全部的投資 了,為此,他的心情也特別的好,天天他一醒來就去自己的工廠看看,一天不看,心里就象少了什么一樣的。而且,為了自己的商業秘密,他是不允許任何人到工廠參觀和學習的。

  就在這一天的早上,秦的工廠外開來一臺車,車上下來2個人---岷和匡,他們要求看看廠,秦一看到這兩個人,就感到他們給他一種說不出的“壓力”----一種可以叫他屈服的壓力和一種很強的親合力。他第一次同意別人進他的廠參觀,而且,他還很熱情地回答他們提出的生產和技術上的問題,包括工廠的投資規模。參觀完了,秦已經感到他和這兩個人很投機,秦一定要請他們一起去吃飯,大家雖然第一次見,但三個人都感到很和諧很暢快。從談話里,秦知道了來的兩個人的大概情況:岷比秦小10歲,26歲,名牌大學學化工畢業的,但已經是一個廠的廠長了,匡比秦大8歲,是一個大公司的副總,岷的廠是這個大公司和其他單位合資的。

  岷和匡回到岷的廠,他們把今天出去參觀的情況大家聚一聚,原來,岷和匡計劃再辦個和秦一樣的廠,但今天和秦的會談,岷和匡都認為:秦的廠現在辦的不錯,贏利的能力也很強,而且,秦這個人很不錯,是值得交往的人,秦就是個人素質不高,文化低了,他的廠再發展,他自己就可能沒有能力駕馭了。

  從這天后,岷經常自己去秦的廠找秦,秦也經常約岷一起外出,大家成為了朋友,岷在秦廠的管理和技術上也經常幫助秦,特別在思想和生活、工作理念上岷和匡給了秦巨大的影響。秦有什么自己決定不了的事情,他都會去找岷和匡,而岷和匡也總是能夠給他正確的意見。

  有一天,岷和秦開玩笑地說:“你有沒有想過,用你現在的這個廠和別人合資呢?”秦很驚訝的回答:“我根本沒有想過,我現在的廠一年可以給我帶來近100萬的利,我為什么要合資?給別人分我的錢呢?”岷說:“不是你說的這樣簡單概念,你現在還能夠管理好現在規模的這個廠,可將來,市場變化了,廠規模也變化了,你自己的能力,跟不上了,你怎么辦?”“反正,我不干合資的事情的,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

  就這樣過的半年,岷 和匡又再一次說起辦這樣一個廠的事情:這個廠我們一定要辦的,但怎么辦?我們 要考慮好,如果自己辦,我們第一個對手,就是秦!競爭的過程,我們和秦,必然有一傷,朋友關系肯定是受損的,而且,從實力來看,秦一定不是我們的對手,秦的廠必然要被我們逼得關門的,這不是我們喜歡看到的。可怎么辦呢?就是我們不辦這樣廠,別人也會辦,秦仍然面臨競爭。去兼并秦的廠?!!他現在又沒有這樣的思想準備,這樣吧,我們這樣這樣的辦。。。。。。”

  岷對匡透露了自己的精心計劃:“我們自己辦廠,投資大,壓力大,而且,秦將成為我們的對手,我們要爭奪他產品的市場份額,如果我們兼并他,可以享受秦現有的市場份額,可以把我們原來用于和秦競爭的力量用在擴大市場份額上,而且,我們也不需要進行大的投資。”匡說:“我同意你的看法,我們第一步,就是要和秦成為真正的朋友,使秦的思想,接受我們的‘改造’,然后,我們才可能進一步實施我們的兼并計劃。”岷說:“我已經有了詳細的計劃了:第一就同你說的,大家成為真正的好朋友。第2點,我們要能夠控制秦的工廠的原料供應,這樣,我們原來就計劃辦的化工貿易公司要加快辦了,同時,我管的這個化工廠,用有能力把秦的工廠需要的化工原料的2級品,進行深加工,使秦可以用我們加工的這個原料,把他的成本降下來,使他對我們在原料供應上對我們依賴!第3點,我們的人要進入秦的工廠--界入管理層和銷售部門,辦法有兩個:1、最好形勢逼得秦向我們要人去幫助他。2、我們派人去‘臥底’。第四點,我們將來的貿易公司要花大力銷售秦工廠生產的這個產品,一達到他的產品的市場份額被我們間接控制,最好使他的銷售工作被我們完全控制。這樣秦的工廠的管理工作、銷售、原料供應、市場都被我們的人完全控制了--形象地說:到那個時候,就象一個人,除了‘臉’沒有變,其他的大腦和身體,都是別人控制的了!”匡說:“好,就這樣辦!岷--你太狡猾了!哈哈哈!”

  第2年,岷的廠開始改變了產品,加工一種化工原料,這原料比市場上的一級品價格低10%,但經過實驗,秦的廠可以用,秦很高興使用岷的廠加工的這原料,可以給他帶來更高的利潤,但岷的廠不能夠完全滿足秦的廠的用量,秦還必須要再買一些一級品。這一年,秦的廠在這樣的幫助下,創記錄的掙了160萬。秦很感謝岷的幫助,他們三人一起去了歐洲玩,在法國的凱旋門,岷和秦說起“美國自由女神的故事”---自由女神原來就是法國人設計和制造的,可法國政府沒有給她立足的地方,她才去了美國,成為了美國的象征!

  第3年,象秦這樣的廠,在各地辦起了好幾家,市場激烈的競爭開始了!秦越來越感到壓力太大了,為了保住市場份額,秦的產品有的時候不掙錢也賣了。秦累病了!秦請岷派個人過來幫助他管理工廠,岷派了個老技術員去秦的廠做了廠長。。。。。。這一年,是秦開始痛苦的一年,也是秦感到個人的能力不夠的一年,在岷的幫助下,秦這 一年沒有虧,有兩個別人的同類新廠當年就被擠得關了門,但秦當年的贏利也只有了50萬,和前一年比大大地縮水了。

  第4年,岷所在的公司又開了一家化工貿易公司,派岷去兼管這家新公司,這家新公司主要從事大宗化工原料的供應和化工產品的經銷,這樣,秦的廠原來需要外購的那種化工原料岷的化工貿易公司也可以提供了。在這一年,秦的廠原來的生產技術,在市場上已經出現了更新的技術,采用新技術可以使產品每噸降低60-80元,但必須把原來的主要設備更換,也就是說秦如果要采用新技術,就必須先損失40萬元,然后再投資60萬元。秦想不通,不愿意這樣做!岷為此告訴他:你現在不付出,將來,你會付出更多的。但秦沒有接受岷的意見。在一年,秦更加困難了,因為已經有新的廠采用新的技術開始生產這種產品了,秦在市場的壓力下,不得不把自己廠的產品拿一部份給岷的化工貿易公司做,而且,秦的產品也出現積壓,秦也開始租用岷的化工倉庫了。岷也開始很有目的的做秦的這個產品的市場。

  第5年,秦的廠出現了虧損,秦不得不一年要停幾個月的產,否則,他是生產多少,虧多少。而岷的化工貿易公司,已經控制了不少這樣產品的市場份額。秦的工廠,秦也心累了,工廠也全部由岷的人在管理了。就在這一年的8月,秦約岷和匡一起外出,秦正式要求岷他們的公司兼并他的工廠,他開價總股本360萬元,他愿意轉賣40%的股份,岷和匡笑了笑,沒有正式回答他。一個月后,秦單獨約岷談秦工廠的未來問題,岷沒有正面回答他,岷說:“我和你說個如果的故事,你再考慮你的下一步:如果,美國的比爾·蓋茲看重你的廠,他愿意買你60%的股本,但他只同意出10美元,你干不干?”“干!!一美元,我都干!”“那你為什么干呢?”“那不簡單,我有40%的股,他入我的股,他是多能夠掙錢的,我將來還不發了!!”“這樣的道理,你已經明白了,我的話也就說的很明白了!”“哦!哦!!我明白了!明白了!!!”

  到了12月,秦很正式的請岷和匡談:他同意買工廠58%的股本給岷和匡的公司,他只要岷和匡的公司出30萬元就可以了,同意工廠全部交給岷和匡的公司管理和經營。岷和匡在三天后正式答復秦:同意兼并秦的工廠,同意秦的 兼并方案。但要求工廠嚴格按現代股份企業的要求進行股份制改造,時間從明年的3月開始。

  第6年的3月,岷的公司正式進入秦的工廠,工廠完全按股份企業的管理方式進行管理,而且,岷他們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更換所有的主要設備,工廠采用新的技術生產,為此,岷的公司增加投資60萬[考慮秦的困難,沒有現在要他出錢,將來從分紅里分年扣回]。用了3個月的時間,原來秦的工廠,成為了一個采用新技術新管理的“新”工廠,每噸產品可以最少贏利80元了,根據岷的計算:不用一年,新的投資可以全部收回,第2年,最保守也可以給公司每年增加50萬元的利潤。

    篇外話:岷和匡在6年前,已經看到了未來市場的變化,和秦可能的變化,事實上,后來發生的一切,都沒有偏離他們的判斷。

寫在前面的話:
這是斑竹在網上看見的文章(BBS,原作者沒有署名)。大家能想起什么就寫點什么吧!!!

一個上海白領的心里話

  我的祖輩是農民,而且是佃農。父親一輩完成了農村包圍城市的歷史使命。由此我從小生活在這座中國最大的城市。也許是祖輩的生活太艱辛,他們有的在我出世之前就走了。最后走的外婆也是在我還不大懂事的時候離開人世的。也許是父輩們自小生活太苦,他們給予我很好的生活。從小吃雞蛋牛奶長大的我,幾乎對祖輩的生活沒有任何感性的認識。和很多人一樣,只是因為自己從小學業優秀,覺得自己是天之驕子。同樣也覺得自己有很大能力,認為自己可以先實現自身價值,然后可以指點江山,可以濟蒼生。這是我大學沒畢業之前的想法。

  讀研究生時,開始關心一點時事。但基本是圍繞如何實現自身價值這個中心的。我關心財經,關心國家對研究生的就業政策,關心別人的成功之路。對那時的我來說,如何會想到農民?除了看到農民工,有點鄙視他們素質底外,沒有其他的感情。畢業后,工作十分順利,但是隨年齡的增長,心里有一種苦悶與日俱增。苦悶的種子是在學生時代種下的。我有一個姨和一個伯伯還在老家。伯伯依然是農民。平時都是他們到城里來,我的表妹和堂兄來和我玩的時候,只是羨慕我,我沒有想了解他們生活的欲望,因為他們的生活在我眼里是低級的,不值得花精力去研究。值得研究的只是成功人士的生活經歷。

  在研究生的一個假期,姨媽生病,我去看她。那是一個內地小城,不富裕,但也不是很窮的地方。但是我第一次去,第一印象是覺得那兒和上海是兩個世界。我和姨媽拉家常,事實上是很有隔閡的。我對于他們哪兒都舍不得花錢很驚訝。我說她應該多買些補品,她說沒必要。我不理解。

  姨媽說:“我還算好的。還有勞保,看病不用花錢。我們單位里有個臨時工,生了癌癥,沒勞保。就在家等死。我們勸她去看病,她死都不肯。她說她反正是要死的,不如省下醫藥費留給兒子。兒子以后沒娘已經可憐了。可無論如何要他去讀書,不能象她沒文化,苦一輩子。”我聽了很震驚。在這之前,我從沒考慮過這個階層的人是怎么生活的。我從沒考慮過這樣的人有多少在中國,從沒考慮過比他們更苦的人怎么辦。

  表妹也和我說她們班有個男小孩,家里很苦,為吃肉被父親打了一頓,后來得了絕癥快死了,家里煮了一鍋肉給他吃,他不吃,說省給父母吃。

  從姨媽家回來,我好象知道一點這個國家的另一面。回來后和父親說,父親淡淡地說這苦的人在上海也有,只是你從不接觸,從不注意而已。后來我就開始注意這些人。從此我的生活就不踏實了。有一次我跟別人開始算最低生活費究竟能怎樣打發一個月的基本開支。有人開始嘲笑我:“你以為上海人都去超市買凈菜呀?”然后我去好幾個菜場逛了一圈,發現即便是在菜場買菜,那點錢也不夠。終于有人開導我說:“下崗工人不會去買上市菜的,人家是趁收攤時去檢點菜邊兒。”我再次去考察,發現真是這么會事。我開始于心不安了。平時我上下班經常打的。后來我決定能擠公共汽車就擠。

  有一次,在公共汽車上,有兩個女工在說話。一個說:“我們廠算是好的,每個月還發六塊錢車貼。”另一個說:“是啊,現在還能發車貼真不容易,我們廠早停發了。”我聽了真的很難過。平時我坐空調車,已經覺得自己很艱苦奮斗了。可是在有的人心中六塊錢的車貼卻是如此重要。

  我經常和父親討論這些現象,父親總是說:“這還是在上海啊,內地的,老區的農民還不知道是什么樣的生活呢!” 我驚詫于我的生活和這個國家大部分人的生活如此脫節。我的工作很好,也可以算是實現了自身的價值,我的每一分錢都來自工資單,按說沒有一分黑錢,都是自己掙的,但我越來越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勞動的成果。

  我玩得來的哥們都很優秀,薪水幾乎都在八千以上。三四個哥們聚會一次花掉上千元是稀松平常的事。一次聚會,點的菜多了,一盤蛋黃炒蟹沒人吃,我堅持要打包。哥們不能理解。但還是打了。第二天我跟他們說那盤菜拿出來吃呀。有個家伙說忘記放在冰箱里了,壞了,扔了。我竟然很激動,跟他們說去菜場檢菜邊的人,跟他們說在乎六塊錢的女工。他們不說話了。最后有個人說咱們掙的都是血汗錢,每個月都交一兩千的稅,也算是對得起國家了。但我心中的沉重感還是沒法消除。

  還有一次我的一個下屬在公司里說現在請鐘點工很合算。他請了一個鐘點工每個星期來一次,一次兩小時,擦馬桶,洗浴缸,窗戶,拖地板。兩小時一刻不停,才付十塊錢工錢。我說你小子太剝削人了吧。他說你才不領行情,我算給的多的了,不信你去鐘點工介紹所,一兩小時十塊錢,保證一大堆下崗女工跟著你跑。

  我無話可說。這就是在中國最發達的城市之一上海,很大一部分人的真實生活。那么這個國家中大部分人是怎樣生活的呢?他們的思想是怎么樣的?他們難道不值得被了解嗎?作為這個國家中有知識的一部分人,難道沒有義務去了解他們嗎?那么不了解一個國家的真實面目,光靠喊著民主就可以為這個國家做些什么嗎?

  我相信我周圍的人都是些心地很好的人。為什么他們很少想到底層人的疾苦?不是缺乏良知,而是缺乏感性認識,缺乏提醒,包括我自己。象我這樣成長經歷的人應當不是很少,而我們從一進小學開始,就和這個社會的真實面目隔絕開來。難到沒有必要補一課嗎?如果我只呆在漂亮的寫字樓里,每天上下班打的,業余去蹦級,去茂名南路的CLUB找點刺激。去和平飯店搞搞聚會。在巴黎春天購物。那么我不會感到什么苦悶的。我只會躊躇滿志,自我感覺良好。以為我是這個國家的那一部分精英。可是,我看到了,而且我相信更多的我沒有看到。所以我沒法心安理得地自我陶醉。

  我認為去艱苦的地方鍛煉,沒有錯。而且我覺得毛澤東曾說過要把作家都搞下去體驗生活,否則寫不出東西來的觀點是對的。大家都可以看看現在銀屏上都是些什么?除了帝王將相,才子佳人,有多少是為這個國家的大多數服務的?不是說不要那些才子佳人,但可以少一些吧?毛澤東早年的成功應該是和他當初去農村調查,辦學習班是分不開的,因為他那時了解中國。要不然,其他人怎么沒提出農村包圍城市一說呢?

  網上各位應該是中國最有知識的一部分人。很多人以后都會獨當一面的。事實往往讓人哭笑不得。當我們有良知的時候,沒有能力做些什么。等我們有權力開始為別人服務的時候,良知已經開始消磨。如果我們有對底層的疾苦有切身體驗的過程,是不是會在做事時多為別人考慮。是不是可以延緩良知被消磨光的時間。這是在主觀方面的收獲。在客觀行事上,也可以從實際出發,多做一些有益的實事。

  另外,光靠精英是沒法改變中國的。要全民自覺。要知道內地農民的很多思想是比較保守落后的。光靠精英將民主,是沒法真正實現民主的。農民當中有多少是真正知道民主的?大邱莊就是一個例子。如果精英們肯下基層鍛煉的同時,能給農民們送去一點民主的思想,這同樣是一個收獲。

  最后,我只是說去艱苦的地方鍛煉是一種途徑,不是唯一的途徑。如果網友們有更有效的途徑,歡迎提出來討論。讓我們能真正地探討一些建設性的問題。而不在無聊地發牢騷。這也許對我們以后能真正地為這個國家做點實在事有益。

一個上海白領的心里話 送交者: 華山論劍 于2000-12-4 12:48:00

斑竹的話: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夠做到:達則兼善天下,退則獨善其身!不知道能否?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koboop.tw 科技、文化、人類學 

 


15选5专家胆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