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的 感 悟 愛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類 愛的記憶

真情咫尺天涯 ----沈陽 棲云

  那時因為他在江蘇,所以幾千公里的行程并不覺得遙遠。一年中最盼的就是節日,這樣可以擠兌出三五天體息時間。也沒有人送行,也沒有什么行囊;有時候連座位票都買不到,下夜班就趕火車。月臺緩緩后移的時刻,才隱約扯出距離的概念。
  現在,有一天,他忽然說:我來沈陽已經十年了,什么時候一起回趟江蘇?
  十年?我竟然整整十年沒再去過江蘇。那么遠的路怎么能說走就走,假能否請下來、小孩帶不帶?吃住,轉車,羅嗦的事情成串,真裹足不前。根本原因是那里已沒有我迫不及待、朝思暮想的人,江蘇便從我理念的領域中移遠了。世界上有一種距離不是用尺寸丈量,而是用心理丈量的。
  一個很好的女友給我講她的婚姻。她和他,表面上和睦和諧,實際里真“相敬如賓”。他回家了,她說:“你回來啦!”他回答“回來啦。”就這些嗎?就這些,像排練什么節目,或者兩個室友間的客套。她以為他屬巴西木的,永遠不溫不火地生長。可是措了,真相的暴露在一個清晨。
  一個格外清新甜美的早晨呢!她還睡眼惺松地在床上,他已撩開窗簾閃到陽臺上去打電話。聲音并不大,但她已經醒了,所以聽得很清晰。“千萬別忘了給蘭花澆水,對,就是放在書架左邊那盆,金桔不要澆,康乃馨吊在陽臺上吧……”男人有奈不紊地指揮,完全是一個愛家、心細的丈夫。那是廣州某個地方,他熟悉那里每個角落,精心安排每樣事情。
  女友把枕頭緊緊扣在臉上,想把自己埋進萬丈深淵。因為,她名義上的丈夫從來沒過問過這個家,從來沒買過花。他們家里沒有花。彼此之間,一直阻隔著無形的玻璃,咫尺近不過天涯。
  小玲遠在紐約,可每年春節,總是哼看劉歡的歌“千萬里,也要追尋著你”到河南老家呆幾天;陳靜則在除夕那個夜晚,幾乎花光所有的錢,跟南斯拉夫的女兒絮語到天明。
  真情從來沒被距離嚇倒過。

蒜頭里的愛情

  他喜歡吃蒜。有時生吃,有時在炒菜前拍碎了切成末放油鍋里炸,方才炒菜。她認識他的時候,就知道他有這嗜好,從談戀愛偶爾給他做飯開始,到結婚后天天下廚,她從沒忘記每天都給他剝蒜瓣。廚房的抽屜里,永遠都有一小網兜落蒜頭隨時備用。
晚上,他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她則從廚房捧出一盤草莓來,招呼他吃。他懶得動,她就拈了一顆送到他嘴邊。她的手指剛靠近他的嘴,他就聞到一股濃濃的蒜頭味道來。
他皺起眉頭。步入婚姻這么多年,這才第一次定神打量自己的配偶。歲月是最最無情的東西,那盤新鮮欲滴的草莓,更是把她襯托得暗淡無光。
后來,就和所有的婚外情故事一樣,他跨出了家。對方是個年輕愛撒嬌的女子,有著光滑的長發,身上總是飄著淡淡幽香,比起她手指上的蒜頭味來,自然是有著天壤之別。
她知道了,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沒多久,他們就離了婚,她搬出了家。
年輕的女孩很快搬進來,儼然主婦,只是不再像前一任主婦那樣在廚房勞作。他只得倒轉過來,挽袖做羹湯。她吃了第一頓他做的飯菜以后,就嚴令,以后做菜,不得放蒜頭,理由是:她不喜歡吃蒜頭,也不喜歡他嘴里即使刷完牙還殘留的蒜頭味道。女孩伸出纖纖玉手,利索地把窗臺上的蒜頭都扔進了垃圾桶。于是,他只能趁她不在家的時候上菜場捎帶一只蒜頭回來,吃不完的,趕緊在女孩回家之前扔掉,還得拼命嚼口得糖。時間長了,他嫌麻煩,漸漸改掉了吃蒜頭的習慣。
新生活的新鮮感只維持了幾個月,就一切都又回到了從前。所不同的是,現在,由他抽空上菜場超市采購日常用品。
這一天,他在超市的蔬菜架子前,和她猝然相遇。她神清氣爽地跟他打招呼,并且告訴他,那邊的貨架上有上等的紫皮蒜頭。他尷尬地笑笑,說,不吃蒜頭了。她有點詫異,笑著說,這習慣為什么不早點改掉呢?害得她不喜歡蒜頭味,卻剝了那么多年。
回到家,一向遠庖廚的女孩正在整理廚房。隨著一聲尖叫,她甩出一軒郁郁蔥蔥的東西來:天哪,這都是哪一年藏在柜子里的!他定晴看,那是半網兜發了芽,躥出了黃綠色葉子的蒜頭。
他眼中濕意萌生,原來愛情,并沒有那么復雜。就比如,她不愛聞蒜味,卻為他剝了那么多年的蒜頭。

如果你是樹,我就是樹葉

  和楓相識純屬偶然,那一年我大學剛畢業,因為不想服從分配和父母鬧的很不愉快,一時之間我賭氣出門,來到我常去的護城河邊,我一個人坐在河邊默默垂淚,夕陽漸漸落下,一對對情侶在我身邊輕輕囈噥,我忽然覺得不適應身邊的環境,我起身向河岸走去,還沒等我下完最后一級臺階一雙手從背后拉住我的胳膊:
  “喂,年紀輕輕想干什么?”
  當我用一雙迷茫的雙眼看著他焦急的目光時,真想不到我竟笑了——他以為我要自殺!(從此這件事成了我笑話他的對象)就這樣我們相識了。他當時正在學校攻讀博士,學得久了就來護城河邊休息,于是發生了那一幕。第一次聊天就發現我們有很多共同之處,感覺上我們似曾相識。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與他相處我更堅定了去外企的信心,父母在他的感化下也變得不那么反對了。
  人,也許是這樣相處久了就會產生感情,尤其是有很多共鳴的人。我不漂亮,在浪漫的大學生活中也沒有什么奇遇,他就不同他很帥瘦高有一點玉樹臨風的感覺,他是女孩子追逐的對象,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會注意我,有時我真怕這是灰姑娘的夢,12點以后一切都會云消霧散。
  9月,我終于如愿在一家外商獨資的酒店上班了,我的工作主要是輔助業務經理安排公司的活動,這樣以來大家的假日就成為我最忙日子,我的楓從來沒有怪過我,閑下來的時候我們一起遠足看楓葉,坐在山頂我輕輕的依著他,任漫天流云飛過,我真想時間就此停住,就這樣安安靜靜直到永遠。
  時光流轉,情人節就要到了,我們酒店為在這里異國他鄉的客人安排了很多活動,12點,活動到了高潮,各種膚色的情侶互贈禮物,看著客人們玩得那么高興我心理也很寬慰。忽然我面前多了一束玫瑰,是楓來了,他笑著說:“11朵玫瑰送給你,還有一朵是我,呃,做我的女朋友吧。”天呀,所有的客人看著我,年輕人在一起不需要語言的溝通,他們歡呼著,尖叫著,我明白他們讓我答應楓,我紅著臉點了點頭,楓高興得抱起我來轉圈,那一剎,我真的是最幸福的人,我找到我人生的驛站。
  戀愛中的人總是干勁十足,我出色的工作表現令我的部門經理非常滿意,很快我晉升到經理助理。又一個秋日,我們依然去看楓葉,坐在山頂,我說:“楓,如果你是樹,我就是樹葉,春天顯示你的生機,夏天顯示你的強壯,秋天顯示你的魅力,冬天落在你的腳下為你施肥。”楓笑著說:“那我一定要努力吸取養分,養好我滿枝的紅葉。”聽著他的話,我的眼里蕩漾的溫馨和幸福。楓溫柔的看著我:“做我的新娘吧!”我故意沒有聽清:“說什么呢你?”“嫁—給—我!”對面山的回聲陣陣襲來,我含羞點頭。楓也高興的使勁喊:“我—愛—雨—兒。”哇,此時的山是屬于我們的,它們也在為我們歡呼。
  新婚的準備在緊張中進行,裝修新房,買家具,試婚紗,照婚紗像……日子幾乎象流水般滑過,直到有一天楓告訴我:“再過三天你就要做我的新娘,按俗規明天我們不能見面,今天你想做什么?”“我想去看電影《人鬼情未了》,我想看很久了。”“那好,下班我去接你。”
  那是我永遠也忘不了的一天,看完電影已是午夜,我依著他,用已是紅腫的眼睛流淚,楓則是一邊調侃的譏笑我,一邊為我擦干淚水。當我們走到路口快要過馬路的時候,我被突然一推,踉蹌地倒在慢行道上,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時候,楓已被一輛飛馳的跑車鏟起,等我瘋一般的跑上前扶起楓時,他只是問:“你沒事吧?”就暈了,我哭著喊他的名字,求身邊的人叫救護車,后來的事我大多不記得了,直到醫生通知我“沒救了,”我才撥開眾人走回了我們的家,我不知道是不是時鐘不轉了,總之我沒有思維,我如何也不能接受前一分鐘他還在調侃不娶一個愛哭的新娘,后一分鐘就被酒后駕車的司機奪去了生命,我們是這樣相愛呀,上帝這不公平!!!
  第二天,我要上街,母親非要陪我,我說不用,我只是要到婚紗店取回我們的禮服,就讓我一個人去吧。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母親還是派我的閨中好友相伴,我苦笑。來到婚紗店,小姐殷勤的詢問楓為什么沒有來,我按住要開口的好友說他忙,我取回了禮服,回到我的新房,請好友幫我去買橙子,說我忽然想吃。
  她說了一些安慰我的話就去了,我準備好了一切,在婚紗店,我就請小姐為我化了淡妝,我換上婚紗,把楓的禮服整齊的疊好放在床上,拿出早已藏好的刀片,“楓,我說過,如果你是樹,我就是樹葉,現在樹枯了,葉子也一定會隨風飄逝。”

你又遲到了"----這個約定,用盡了一生

小的時候,明亮溫暖的下午,她會站在他家的窗下,高聲喊著他的名字。然后他會從窗口探出小小的腦袋來回答她:“等一下,3分鐘!”
  但她通常會等5分鐘以上,因為他會躲在窗簾后面,看著她在開滿花的樹下一朵一朵的數著樹上的梨花。當他看到分不清哪個是花,哪個是她的時候,才會慢吞吞的下樓去。她看到他,會說,你又遲到了。然后,他們就開始玩辦家家,她是媽媽,他是爸爸,卻沒有孩子。
  她把掉下來的花瓣撕成細細的條,給自己的小丈夫作菜吃
  上中學的時候,她和他約定每天早晨7:00在巷口的早餐鋪見面。她總是很準時的坐在最里邊的位置,叫來兩根油條。7:10分以后,他拖著黑色的書包出現在有些寒冷的陽光里。懶散的表情。臉上有時隱隱可見沒擦干凈的牙膏沫。她看到他,會說,你又遲到了。然后他坐下來開始吃早餐。她把他臟臟的書包放在自己的腿上。
  她把粗大的油條撕成細細的條,給他配著熱騰騰的豆漿喝。
  高中畢業典禮那一天,他們去了一家婚紗店。她指著一套婚紗對他說,她好喜歡那套婚紗。他看那套婚紗,它不是白色,而是深藍色的。藍得有些詭異,有些憂郁,就像新娘一個人站在教堂里,月光掉在她如花的臉上時,眼中落下的一滴淚。
  然后他輕聲告訴她:“等你嫁給我的那一天,我把它買給你。”
  大學他們分居兩地,當她打電話詢問他的信什么時候會到的,他常常回答她大概3天以后。而她接到信的時候,已經過了7天。于是她會在回信里包上新鮮的玫瑰花瓣,然后寫道,你又遲到了
  她把日記撕成細細的條,夾在信里寄過去。她想如果他細心的把那些碎條拼起來,就可以讀到她在深夜對他的思念。
  畢業以后,他們有了各自的工作。有一天他說要來看她,于是樸素的她第一次化了妝,匆匆趕去車站。她看著空蕩蕩的鐵道,覺得那是些寂寞的鋼軌,當火車從它身上走過,它會發出絕望的哭聲。
  火車比預定時間晚了一個小時。她看到他變的比以往更加英俊,只是眼中少了一分懶散。接著她又看到他的身邊有一個笑顏如花的女子,他介紹那是他的未婚妻。
  她只是說了一句,你又遲到了。
  那天晚上,她把他寫過的信撕成了細細的條,讓一團溫柔的火苗輕輕舔拭著它們的身軀。
  他結婚那天,也邀請了她。她看到新娘是如此的美麗,穿著一套潔白的婚紗。那婚紗白得十分刺目,像是在譏諷她的等待。沒有人發覺她在暈眩。
  第二天她就搬去了一個小城市,沒有人知道她在哪里,她決心要從這個世界里蒸發,從他的生活里蒸發。        他像大多數都市里小有成就的男人一樣,經歷了事業上的成功,失敗,離婚,再婚,再離婚,再結婚,喪妻。在他的生命里路過了許許多多的女人,她們有些愛他,有些被他愛,有些傷害了他,有些被他深深的傷害。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當他恍惚記起曾經那個站在開滿鮮花的樹下一朵一朵數梨花的小女孩時,自己已經是七旬的老人了。
  他尋訪到了她的訊息,他認為自己應該帶一點見面禮給她。后來,有人告訴他,她一直都沒有結婚,她似乎在等待一個約定,只是這個約定的期限不知是在何時。于是,他知道自己該買些什么了。
  他花了很長時間去尋找一件深藍色的婚紗,他的確找到了很多件,只是沒有一件像當年那套一樣,有著孤獨新娘在月光下的第一滴眼淚感覺的深藍色婚紗。終于,他從香港一位收集了很多套婚紗的太太手里買下了那樣一件婚紗。
  那位太太聽過他們之間的故事后堅持不收錢,但他,還是付給了太太55元錢,那剛好是他們結下等她嫁給他他會買這套婚紗送她的約定之時,直到現在已經有55年。
  他帶著那套深藍色的婚紗,匆忙趕到醫院。他從不知道自己70多歲的身體居然可以跑的這樣快。但是時間是最作弄人的東西,在他懷抱那堆深藍色的輕紗踏進病房的那一刻,她停止了呼吸。
  他覺得這一幕是那么似曾相識,只不過不同的是,她不能再對他說一句,你又遲到了。
  她一直都在等待約定的期限,盡管他總是遲到。
  但她從沒想過,那最后一個約定的期限,就是她一生的時間。

我們正在失去愛情■作者:陳焱

  在我講課的班上,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這么多不同背景不同語言的人在一起,會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在我用中文講課的班上,他們都尊敬的叫我   “老師”,但同一個人在我用英文講課的班上,他對我一定會直呼其名 “Hi, Melinda”, 屢試不爽,似乎在不同的語言體系里,看待人的眼光是不同的。
  但是,有時發現的不同,會讓我震驚。我講《林家鋪子》的時候,學生們分析林家鋪子倒閉的原因,一個臺灣的女生說“林老板的女兒應該嫁給部長的兒子”,大陸,香港的學生也認為這樣可以避免林家鋪子的倒閉,也有同學認為她應該嫁給鋪子里那位年輕的幫工,關于和誰結婚的利弊,大家爭得不可開交,一個澳洲女孩說“其實很簡單,關鍵是她愛誰,愛誰就應該嫁給誰”另外一個澳洲男孩說“這么清楚的道理,完全沒有爭論的必要”看來,愛情在不同社會背景的人們心里,已經有了完全不同的意義。
  今年一月上旬,一個來自荷蘭的女生到我家取東西,我正好在看中央臺的半邊天,她也想看中文節目,李潘和嘉賓們在談擇偶的話題,在場的女士們都認為經濟基礎是擇偶的非常重要的因素,當這個女生弄明白經濟基礎就是有很多錢的時候,她用英語大聲說“荒唐,她們都應該去和銀行結婚”
  但是現在國內現狀就是這樣,熱鬧的故事有女碩士宣言只嫁千萬富翁,成都那女孩在報上開價是五百萬,還有男大學生欲征求富婆。容貌差點的,學歷次點的要求就降點,有房有車最好,沒容貌沒學歷關心的也是月收入。所以現在的造美風潮深得人心。似乎愛情完全可以用物質量化的。賣兒賣女的的舊社會早過了,為什么現在大家倒自個兒賣起自個兒了?
  我不得不面對我離開成都的原因,當時我們公司的年輕女孩都想盡招數去傍我們的客戶,因為我們的客戶都是大款。一個18歲的女孩告訴我 “我可要嫁個有錢人,只要有錢,多老我都要嫁”我非常吃驚,這么年輕,連“白馬王子”的夢也不做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這個城市的品格之一,我擔心的是如果將來我有了女兒,如果她也變成了這個樣子,那么人生太沒有希望了。
  愛情是多么迷人,讓我們靈魂成長,為什么這么多人棄之不顧呢?我想起中學時,剛大學畢業的語文老師,那逼面而來的青春男性的魅力讓我陡然綻開生命之花,我覺得人生真是妙不可言,我無數次地走過他的門前,期望他推門而出,而我做出偶然想遇的樣子,問候他,真希望那如沐陽光的時刻千年靜止。我想起大學時,讀到一位男生才華橫溢的篇章,我的目光我的內心時時刻刻追隨著他,每個有他出現的時刻,我都感到我自己的精神散發出迷人的光芒。這些愛情體驗,是我靈魂的珍藏。
  在澳洲的中學課本里,很注重人文情懷的培養,使學生們關注弱小,崇尚愛情。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是重要的篇章,使學生們在快成年時充分體會崇高愛情的動人魅力。再加上周圍人們的言傳身教,所以他們一直很注重情感質量。隨手拈來這期的《LEADER》上的征婚廣告,其風格與大陸的征婚廣告截然不同,比如,
  “一個敏感熱情,精力充沛的的30多歲的女士正在尋找充滿關懷和樂趣的愛情,如果你有棕藍的眼睛(但并不是必須的),性格隨和,喜歡聊天,享受笑容和業余愛好,請約會我。如果你也喜歡打高爾夫球,那是對我額外的獎賞。”
  “一個身材有型,健康快樂的單身父親,尋找苗條感性,不會同時愛兩個男人的女士共同享受電影和戶外野餐”
  這些廣告提到的物質因素都很少。和那些年輕的女友們談婚姻問題,我的觀點是“如果你碰到一個人,你不是為了房子,錢和性,以及外在所有的一切,而你仍然想嫁給他,那你的婚姻幸福的可能性就很大。婚姻如果講了條件,你一定會為此付出代價。
  這是一個淺顯的道理,我們尋找有錢人,是為了得到快樂和幸福,但是以物質因素作為尋找伴侶的首要條件,大多數情況下都不會快樂和幸福。我們以前公司的女孩們雖然都跟了大款,可五,六年以后再去看望她們,居然沒有一個快樂,而且都分手了。一個女孩跟了一個當時的百萬富翁,那富翁甚至為他離婚了,可仍然習慣處處留情,另外一個女孩,他的男朋友當時非常有錢,到哪都開著好車,意氣風發,可畢竟是暴發富,才三年就破產了,每天騎著自行車,一蹶不振。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些女孩都有得不到尊重的痛苦,畢竟是沖著人家的錢去的。付出美好的青春時光,換回累累傷痕。據說那位開價千萬的女碩士確實找到了千萬富翁,但比他大近二十歲,并有一個十七歲的兒子,她能否快樂,我不能肯定。愛情本是兩情相悅,卿卿我我,可找來的比自己大二,三十歲,在我看來這已經違背了人性。
  我想如果直接去尋找愛情,快樂和幸福來得更快更直接。
  那個荷蘭女生問我為什么嫁給我的丈夫,我想起七年前,我到澳洲不久,公司里和合租房子的都是澳洲人,講著澳洲英語,有一天,和一群朋友坐車從墨爾本到悉尼去玩,忽然聽到了后面傳來字正腔圓,磁性動人的普通話,我還沒有回過頭去,已經“一聽鐘情”了,我們車壞了,他上去弄弄,車馬上就好了,我以為他是修車的,我們的摩托艇撞上我們的租的輪船,他上去弄弄,都弄好了,而且一直是他開輪船,我還以為他的工作是開輪船,我用筆記本電腦寫一封給移民局的英文信,他說我幫你改改,當他改完,我直呼“經典”,居然比我做前外交官的老板寫得還棒,語法,邏輯,感性,理性,真是經典之作。一趟旅行下來,我刻骨地思念這個奇異的男子。后來我們結婚了,當時我們在異國他鄉,一無所有,但我們共同奮斗,我們過上了優裕的小康生活,有了一對可愛的兒子,我們已經是老夫老妻了,我一如既往地崇拜他,他一如既往地叫我“校長”,因為他老說“好女人真是一所好學校”。愛情讓我們每天快樂,精神和智力都處于最佳狀態。而那位嫁給百萬富翁的曾經聰明優雅的女孩說“那段婚姻真讓我成了潑婦”。
  人類如果沒有了愛情,那人生缺少了多少華彩。漫長人生,我們是做“潑婦”還是“校長”,關鍵是保護好我們愛和被愛的能力。

愛的代價■文/惠子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陪我經過那風吹雨打/看世事無常/看滄桑變化/那些為愛所付出的代價/ 是永遠都難忘的啊/那些真心的癡心的話/永在我心中雖然已沒有他/走吧走吧/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走吧走吧/人生難 免經歷苦痛掙扎/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也會傷心流淚也曾黯然心碎/這是愛的代價/也許我偶爾還是會想他/ 偶爾難免會惦記著他/就當他是個老朋友啊/也讓我心疼也讓我牽掛/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讓往事都隨風去吧/所有 真心的癡心的話/仍在我心中雖然已沒有他

  如果有一天,有一個真正了解我的朋友看到了這些文字,那么一定不會奇怪我會喜歡這么老的一首歌。“愛的代價”是我身上的一塊胎記。
  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西安的家里還是黑白電視機。我記得那應該是張艾嘉的MTV,我只看到了后半段:一個短發的女子在水里像魚一樣游來游去,當時并不知道歌名,只是記住了一句歌詞:走吧,走吧,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
  后來,一點點長大的日子里,這首歌好象突然消失了,消失得我幾乎要忘記了它的存在。
  18歲的夏天,我剪掉了蓄了幾年的長發,為了一個大眼睛,牙齒雪白的男孩子。然后突然有一天在一本雜志上看到一篇文章。大概是說一個女孩子去唱卡拉OK,音色并不怎么好,但她唱歌時候投入的感情讓每個朋友動容,她唱的那首歌叫“愛的代價”,作者還寫了其中的幾句歌詞。當我看到那一句“走吧,走吧,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的時候,才知道自己一直沒有忘記。
  是啊,它就應該叫做“愛的代價”的,還有什么樣的字眼比得過這幾個字呢?
  那年的夏天開始,我度過了人生中很長一段時間的低谷,甚至是改變了我的很多人生態度。但是很慶幸有“愛的代價”一直安慰著我。我開始去音像店里尋找這首歌,但不巧的是一直都沒有找到。
  再后來,到了愛人雜志社,認識了同事蘭心。一次聊到張艾嘉,我們異口同聲地說:“我最喜歡她那首愛的代價”。
  沒錯,那是每一個有過苦痛掙扎的靈魂都不能釋懷的傷口。
  終于從蘭心那里借來一盤很破舊的磁帶。里面的其他歌都被我按了“快進”,然后就整晚抱著隨身聽讓自己放肆地沉浸其中。那時候,應該說更多的原因是孝順,所以身邊有一個媽媽很喜歡的男孩子做了我的男朋友。
  每每我低著頭聽“愛的代價”時,他就兩眼血紅地盯著我腳上的一雙紫色涼鞋,恨不得將它撕成碎末。
  那雙很便宜的紫色涼鞋和“愛的代價”一樣,是我對大學那段純純之戀最后的記憶。夏天聽“愛的代價”,穿著那雙鞋走在物是人非的校園林蔭路上。冬天把它擦干凈壓進箱底,依然在聽“愛的代價”。
  “也許我偶爾還是會想他,偶爾難免會惦記著他,就當他是個老朋友啊……”
  我很喜歡這樣的自己。不因為那些東西失去了就否認它的存在,不因為有了新的朋友,就將過去的一切丟棄,每個人都有保存回憶的權利,尤其是最初最美的回憶。是“愛的代價”讓我回憶起那些美好,忘記了所有的不愉快,和分手時自己的絕望。
  后來,那雙壓在箱底的紫色涼鞋被那個男孩子使了個小把戲,借媽媽的手將它送給隔壁家一個中年婦女。由此,也徹底毀掉了那個男孩子在我心里的最后一點好感和內疚。
  這是后話,不提也罷。
  從此之后,我剩下的就只有“愛的代價”了。
  前段時間,曾寫過一篇短短的隨筆,也是想表達對“愛的代價”這首歌的感情。   我想起自己離開雜志社的那個春天,抱著自己的大紙箱坐在出租車里,我已經沒有眼淚可以流,在心里給自己唱歌:走吧,走吧,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
  就是那一刻悟出來:其實,并不是愛一個人需要付出代價。我們愛一樣東西,愛一件事情,愛一個工作,愛一種生活方式,何嘗不是要付出代價。這些代價,統統都是因為愛啊!
  常在一起玩的朋友都知道,每次去唱歌,“愛的代價”定是我的。有幾個朋友更是每次都讓我唱個好幾邊才罷休。有時候有不知趣的人拿起話筒“配合”我,也都會被其他朋友攔下。善良的朋友總覺得,這首歌里有我太重的感情。
  感情是有的。但已是往事。現在再唱這首歌,我的心,安靜地沒有任何風雨。想起的,是所有所有,一點一滴為愛付出的代價,永不后悔的代價。
  只是,為愛付出多少代價才是結束?
  只是,為愛經歷多少磨難才會換來幸福?
  只是,愛的代價究竟是什么?

別讓幸福溜走■文慧(濟南)/文

  聽說誰找到了五瓣丁香,誰就能找到幸福。于是,當丁香花綻開花苞,紫的、粉的、白的、粉白的,一朵朵彩云般鋪滿校園時,花叢中就多了一群花兒般燦爛的少女。她們隨著濃郁的花香,尋找著五瓣丁香,尋找著她們心中夢想著的幸福。丁香花花朵極小,花香撲鼻,花瓣通常是四瓣,五瓣的極少,極難找到,好像告訴人們,幸福來之不易一樣。
  如今,發黃的日記本里還夾著花香依舊的五瓣丁香。這么多年過去了,尋夢的少女找到夢中的幸福了嗎?
  其實,對幸福的理解有很多含義:幸福可以是孩子獻給父母的一個吻;“母親節”、“父親節”收到的一束鮮花;戀人的熱烈擁抱;也可以是分隔多年的好友相見。幸福不僅僅是一種虛無飄渺的感外的游子歸家的一聲問候……
  世事的變遷,確實令人費解。看身邊事業有成的同學,卻無法與患難與共的妻子共享事業的成果,再目睹了朋友中曾是山盟海誓的戀人,卻成了拳腳相對的冤家,才幡然明白,原來幸福不一定轟轟烈烈,并且早已融進了平凡生活中的每一天。
  “情人節”,閨中好友發來一個“伊妹兒”,講述了一個美麗的故事;在一戶人 家門口,來了三位老人,分別是“成功”、“財富”和“愛”。他們讓這家人只能選擇其中一位作為客人。經過—番思想—斗爭,最后這家人一致選擇了“愛”作為客人。結果,“成功”和“財富”也隨著“愛”一起走進了這家的家門。叫“愛”的客人告訴那家人,如果只選擇“成功”或者是“財富”,那么其他兩位客人都會離去。只有選擇了“愛”,追隨“愛”的“成功”與“財富”才會降臨——哪里有了愛,哪里就有成功和財富。
  我想,尋夢的少女已找到了夢中的幸福。真的,幸福存在于生活的空間,存在于“愛”中。每一個平凡的你,其實都擁有屬于自己的幸福,同時也為別人創造著幸福。別讓幸福從自己手心溜走,要牢牢牽住幸福的手。
<經濟觀察報>2002.4.1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koboop.tw 科技、文化、人類學 

 


15选5专家胆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