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感悟 愛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類 愛的記憶

愛情網戀愛經。愛情是什么?如果你把她當做是自己的一部分,你就不會去為情所困,將愛情進行到底, 愛情網戀愛經 情人節的來歷 情人節祝福語 情人節禮物

  假如愛情可以下載,我寧愿一輩子的孤單

  作者 cocolnew [來自: 深圳]
  上幾周,小雨一個新認識的網友一定要說要見面。他說他是做新產品研發的工程師,有一項新專利,也研發過塑膠類的、電子類的產品,所以小雨就同意了——破例又見網友。
  前幾周,逢天災人禍,小雨一向白凈的臉上長出許多的豆豆,整張臉看起來就象車禍現場一樣,很對不起觀眾。于是小雨帶了墨鏡單刀赴會,菜足飯飽之后,為了避免對方將注意力過份集中到這張現處于困難階段的臉上,小雨提出去散步,好在小雨穿的是平跟鞋。約會時間包括吃飯一共花了四個鐘,哈哈,整個過程算是比較愉快,談了不少新產品的事情。
  誰知道,見面后這個工程師大哥都沒消息,不打電話給小雨,也不發信息給小雨,更不見在網上露面,這可讓人覺得太驚訝了。當然,小雨也應該分擔一部份責任,小雨是從來就沒有主動聯系男士的習慣,哪怕是白馬王子,因為從小到大,身邊就一直不愁沒有男士打她主意。所以一般正經男士跟小雨交往特別放心,小雨絕對不會騷擾他們。小雨這下可急了:“我的媽呀,看來這就是所謂的網友見面的“見光死””。這對一個年輕無辜的年輕女子來講,真是不可承受生命之輕啊!不就是長了幾顆豆豆嗎?桃花運竟然打了這么大的折扣?
  于是這幾天小雨老實呆在家,一心一意治豆豆,豆豆數量迅速由以前的半張臉下降到1/4張臉。
  嘿嘿,事態在昨天晚上出現了轉機,他來電話告訴小雨他最近這段時間出差了,今天晚上有空,想約小雨出去。此時小雨按奈住心中的激動:去就去,誰怕誰呢?這么久不聯系我,是不是就因為當時長得比較影響市容就CANCEL我一段時間?哼,此時小雨已非彼時小雨。
  一個晚上,從散步再到散步,小雨的求證工作進行了一點時間后就開始動搖了:他們談工作、談他的新產品、談在深圳的生活......說真的,年輕人在深圳飄,多少都有一點感觸,這些感觸多少都能夠引起些共鳴————溫總理訪歐提升了中歐關系:它說明中歐開始真正重視對方了,換言之,中國與歐洲“重新發現”了對方。
  回家的路上,小雨想起了那個家伙:那個一共只約會五次、現在遠在天涯海角的那個男人,那個從網絡到小雨的現實生活、感情生活中一步到位的男人,他是她見過的第一個網友:她是在同事的陪同下、他幾次三番的邀請下,去見他的第一面。見完后,她的女同事恨不得給他打120分:“哇,人很不錯啊,長得又高又斯文、好有禮貌啊,你看他的房間收拾得好干凈,好有品位,工作能力又這么強。而且還是個好細心的人哩,泡BAR的時候你當時去WC了,他一個勁的打聽你的愛好啊,問得好仔細的,好好發展一下啦,別老是悶住自己了.....”女同事說話時雙眼放光。
  在這個世界上,年輕男人琢磨年輕女人一定比年輕女人琢磨年輕男人多出“N+100倍”(此處只限年輕,年老的小雨暫不知道),從市場角度、消費心理來看,這一點是完全正確的:人們對他們要支付MONEY的相關事物一定會琢磨琢磨的,因約會而產生的飯局、泡BAR、以及其它活動等無一是免費的午餐,男人是支付MONEY的人,當事的這個女人一定是要他覺得值得付出的。他通過跟她同事的旁敲側擊,通過每天晚上與她至少半個小時的電話,他完全琢磨透了她。他們隨后的幾次約會,既隆重、場面,又安排得洽到好處,很多微小很細節他都注意到了。而女人在這方面,要遲很多拍,她還沒有想好,要不要跟他交往,這個人到底怎么樣,就又被下一次不可拒絕的約會拉到了現場——當然女人應該承認,這個男人一定是她認為比較優秀的,至少不反感的。
  約會五次后,她再也沒有想過要拒絕他,當然也不用時時想著他,因為他在時時想著她,想著與她見面、約會。他是個典型的工作狂,經常出差一次至少半個月一個月才能夠回來,所以只有他有空的時候,突擊她。她是女人,只要安靜的等待即可。
  一個月后臨晨1點,還在OFFICE工作的男人給躺在床上正在做夢的女人來電話了:“上海分公司經理走人了,現在公司要把我調去上海,下周走”。
  于是他們又從現實生活走進網絡,他去了上海分公司后,任務也非常的繁忙,經常下班到住處后都12點以后了,這時候已經睡過一覺的她總安靜的掛在網上,他上線來后喚她一聲“HI”。她們在視頻里互相含情脈脈對望著:他用鍵盤撫弄著她的秀發,用鼠標親著她的臉,屏幕中的他拿起煙,她在這邊拿起火機給他打火....他們共同聽著同一首歌《Said I loved you ,but I lied.》
  她說:早點休息吧,你先關視頻。
  他說:你先關吧,
  她說:你先關吧,
  他說:我們同時關吧.....
  她不知覺間很快走到了家,打開電腦,翻看他前段時間給SENT來的照片,是在一個聚會的酒席里,他告訴她這是他的慶功晏,他們總經理為了表揚他超額完成業績、在全公司十多家分公司中創下第一的慶功晏:照片里的他又瘦了,戴著她送給他的純鈦金邊眼鏡,在鏡頭前,他信心十足的象毛澤東一樣揮著左手,嘴笑著張開。她仿佛聞到了他嘴里那纏綿的淡淡的煙草的味道.......
  開了QQ,他沒有在線,將近一個多月,沒有見到他了,又出差去了,收到他的留言:
  海豚想與天使說話,可天太高,天使想與海豚說話,可海太深,我想與你說話,可路太遠,只有發個信息,問候一下你。
  手機這時候呻吟了一下,原來是工程師發來的短信息:
  “今天玩得開心嗎?到家了嗎?聽我的室友說體育館附近新開了一家酒吧,很不錯的,明晚有空嗎?一起去坐坐吧。也算慶賀你的豆豆康復了嘛,怎么樣:)”
  小雨回復:“到家了,謝謝,酒吧的事以后有空再說吧。”
  工程師:“明天剛好是周末嘛,剛好我也有時間,說不定到時候又出差了,看你在治療豆豆也蠻有成果,就當慶祝一下啦。”
  小雨:“帥哥想約小妹泡吧,可小妹沒時間,小妹想告訴帥哥以后不用見面了,可又怕帥哥誤解,只有發個短信,告訴你,謝謝你、晚安。”
  于是小雨把手機關了。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來。
  

    愛在左岸,心往右轉

  愛一個人,想和她在一起,看一樣的書,聽一樣的音樂。老的時候,養兩只貓,用清晨喝剩的豆漿喂它們。
初愛一個人的時候,是這樣的直接而坦蕩。
只是,生活,現實,理智,時間,紛紛剝落愛的可能。
從斑斕到斑駁,心漸漸老去,接受現實,面對人生,他和她,笑著放手。
這個轉身的距離,過程只需一秒,卻要耗盡一輩子的時間去忘記。
1995年,《廊橋遺夢》風靡一時,看過了劇照。
閱讀之后,依然沒有帶來太大的感觸,那時候,如此年輕,年輕到不相信任何的不可能。

原來,這世間,有一種愛,叫愛不得。

隱忍著,緊咬著牙關,哪怕心已泛濫,哪怕目光破碎。你無法想象,是否有天重逢,太多的可能性早就在無數輾轉的夜里被心磨盡了。
我也無法揣測,你是否一樣銘記不忘。
因為無法取證,只好退一步,安于自己的不能忘卻。

滿街的人,每個人的表情平和安然,誰知內里多少波瀾。
無法訴說的人世里,索性就不再訴說,無法改變的際遇里,索性就不去奢求。
故事已經在轉身的一刻偃旗息鼓,即使十八年后重逢,也只得像曼楨一樣,微笑著,無奈著,對她說著:我們,都回不去了,世鈞。

終于明白,相逢有相逢的際遇,萍水有萍水的禮數。
有的人份比緣薄,廝守比愛難多了,不如放生彼此。道一聲別離,從此風霜被收藏,澎湃被平復。

誰說,朝朝暮暮才是終點?
告別的年代,分開的理由,終不需,訴說出口。 不要問,為什么放手,為什么妥協。
宿命像張網,到處是掙不開的絲蔓。
即使掙開有什么意義,如果真的要顛覆整個世界去成全一場愛戀,得到與得不到,對與我來說沒有絲毫的區別。

什么是遺憾?恐怕只有到了最后一刻,我們才能得出結論。
可能一直被藏在心里,緊握在手心里的,反而細細碎碎地從指間滑落了。
  天涯咫尺,岸上水中。你在彼岸,我在此岸。愛在左岸,心往右轉。

    海豚

  家里給她安排了一次相親,她推脫了很久。她絲毫都不覺得自己需要戀愛,結婚生子更是荒謬的事情。可是拗不過嘮叨的母親,也許去見一次之后能夠耳根清靜。看看又有什么關系呢?
  他們是約在人民廣場的必勝客見面,下午六點,里面已經很多人。她慢慢穿梭在桌子中間,皮包長長的帶子好幾次鉤到了別人的椅背,她開始有點懊惱堅持拒絕介紹人同來。找不到就回去吧,她這樣想的時候看到了靠近窗口的一張桌上單獨坐著一個男人。
  “你是在等我嗎?”她走上去徑自把皮包脫在了他對面的椅子上。男人有些吃驚地抬起眼望她,她已經坐了下來。“你一定就是他們介紹的那個人啰。”
  “妙妙!”一個陌生男人突然在另一桌叫她,“我是嶺南。”她窘得說不出話來,快速從那個椅子上離開,坐到了他那桌。“你是妙妙?為什么會坐在那里?”他問她。就是這個時候,剛才她坐過那桌的男人卻叫她:“小姐,你的皮包。”她再度滿臉通紅,瞪著他說:“你去拿。”
  嶺南笑著從那個人手里拿回了她的皮包,替她放在一張椅子上。“為什么剛才沒有看見你!”她還是非常窘迫。
  “我剛剛才來。”他還在笑,他覺得這個女孩子的舉動實在很好笑。
  “你怎么會認得我?”她問。
  “我看過你的照片。”
  “為什么我沒看過你的!”她氣呼呼地繼續瞪他。
  妙妙吃著一份芝士蛋糕,始終沒有抬起頭,她才不想讓眼光觸及剛才坐錯的一桌,現在那兒坐著一位女孩,那只是一個很普通地在等女友的男人,為什么她這么莽撞,沒有比這更叫人尷尬的事了。
  “你還要些什么嗎?”嶺南問她。他幾乎吃光點的所有東西,他真是非常能吃,她卻胃口欠缺。
  “不要了。”她說。
  “你是不是非常尷尬?”他似乎到現在才察覺到。
  “恨不得這兒有條縫。”她咬牙切齒地說。
  “沒什么大不了的,我也經常認錯人。”他指指自己,“別在意,我可以畫畫給你看。”
  “畫畫?”她抬起頭,吃了這么久好象她才注意到他的樣子,之前她一直都低著頭只看見自己面前的盤子。嶺南有非常硬郎的輪廓,下巴的弧線很迷人,可是不算英俊吧,英俊的男人不需要相親,但是他也非常好看,她認為好看的男人是有特質的,比如樣子很不羈,可是笑的時候非常天真,牙齒整齊。頭發短短的,卻留著整齊的鬢腳。
  “你喜歡什么,我可以畫給你。”
  “海豚。”
  “海豚?”他奇怪地重復。
       更多詳細......海豚 

    過完整個冬季

  小米仿佛是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季節的.
  讓我想起十年前見到的那個滿臉皺折,卻眉目清晰的老人的話.你的一生中注定了和若干個男子有關,只是又不曾有過相扶到老的那個.在廿二歲的時候,遇到前世的有緣人,錯過了,會落得一生的孤單.是場劫難.我被她詭異的腔調嚇得哭了,她說孩子,別怕傷害.你一直會有很多愛.
  六年之后,我遇到了自己的第一場愛情.男孩子有很漂亮的嘴唇和細致的手,他說他叫維維,是維維豆奶的維維.我大聲笑著,你媽怎樣給你起這么個名字,天天管你叫牛奶,怪不得你像個牛一樣白癡.他邊跑邊丟下一句話,愛你就不會跟你吵嘴.他是個好孩子,說既然吻了我就要對我負責,然后拉我去他家介紹我和他媽媽認識,他很乖的說我們在戀愛,我也很乖得叫阿姨,他媽媽就罵了他,我就跑了出去.沒過幾天,他隨全家都移居到了另一個城市,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然后時常收到他的信,末尾總是寫上愛我,但我一封也沒回過.
  同年,老人死于疾病.說是遲那是快的病.查無原因.我哭著睡去又哭著醒來,她有點像個巫婆了,開始相信她的話,甚至覺得我的命運是由她來親手操作的.那段時間,還覺得再也吃不到維維給我買的果凍,會很寂寞.
  那年,她102歲,我18歲.

  九九說,你已經長大了,滿夠了做我女朋友的年齡,來吧,我請你喝第一杯酒.他抱我坐在吧臺前,認真地給我調酒,名字好象是和午夜有關的.我輕輕撥開他的長發,九九,你確定要愛我嗎?他微笑著不回答,示意我將那杯有著顏色的酒喝下,我看著,看著,終究覺得酒的名字和顏色是聯系不到一起的兩種物質,一口氣順下了,很苦,很澀,還有說不上來的味道,我又一次說九九,你確定要愛我嗎?他還是微笑著,用手抹去我嘴角邊殘留的漬跡,妖,我愛你已經很久了.那夜,我睡得很安心.我相信九九的話,打小他就是哥哥的好哥們,他每次從我家走都跟我說,妖,你快點長大吧.我每次也說,除非你留長長的頭發.他最后一次說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是很愛我的,因為他的頭發已經老長了.
  我們都是非常自戀的人.酒吧的生意只有到了周末才格外的好,平時都出奇的清淡客人很少的時候,我會到左側的小舞臺上唱歌,穿一條大擺的裙子,輕輕搖著,像三十年代的歌女一樣.九九很用力的鼓掌,獻花給我,我就滿足的笑,笑的很大聲.凌晨兩點的時候打烊回家,途中,在臨近家門的小胡同里接吻.有次我突然想到了維維,那個和牛奶一樣甜蜜的男孩子,吻完我之后還說要對我負責,可是怎么就悄無聲息地走了呢?我哭了,問,九九,你確定要愛我嗎?他就吻得我更狠了.
  小米出現的時候我和九九正天天吵架.九九他太不是東西,竟然被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迷上了,然后天天出去鬼混天天不回家.時常那個女人還會來酒吧找他,我急了,上去給了她耳光,還把她的衣服扯破了.她的內衣是黑色的,九九喜歡的顏色.他說那是夜的顏色,而他也曾說過我是屬于夜的.可是我看到她穿黑色的內衣比我好看,她的胸部有夠豐滿,而我太白,被襯得反差很厲害.九九走上來,漠然的看我一眼,之后把她拉走了.我扔了酒瓶過去,想砸到九九或者那個女人,就像預料中一樣還是落到地上,發出尖叫.我的皮膚開始發顫,撕咧般的疼痛著.
  小米遞上一支煙和一瓶酒,問我要哪個,我說煙吧.是555.記得以前是不喜歡它的味道的.抽了三口果然就被嗆了,不停的咳,小米接過去,然后又把酒遞給了我,說,順順.我拼命地喝,大口大口的,順著嘴角流下,弄得滿身都是,最后竟從頭上倒下.我哭了起來.孩子般的無助.小米雙手托著我的身體,抱我離開了九九的酒吧.我發誓,我要毀了九九.
  我和小米天天膩在一起了.他教我玩一種叫半條命的游戲,我老是輸給他,然后就輸一次寫一封情書.念到第208封了,他問我是不是愛上他了,我搖頭說沒有.他說好,我們誰都不要愛上誰吧.我說那還是當你的模特吧,免得情書寫多了你要誤會.他的畫畫得真的很好,只是很少人會欣賞.有幅主題是關于藍天白云雪山的,他說是在西藏,得了一場病醒來就是這個樣子.我說那你帶我去西藏吧,我想看看那的天.他說你知道嗎?見到你之后就再也沒有創作的欲望.
  我沒有問他為什么,他估計是不會說的,又估計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反正是早晚要離開我.他屬于藍天白云雪山.只是不屬于我.而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屬于九九的.
  天氣不好的時候心情就會很糟.我趁小米睡覺偷跑到九九的酒吧,門口的幾支月季種了三年了,還是長得好好的.我就覺得九九也該想我了.他的頭發還是老長,調酒的樣子還是很認真.我說九九,我是來給你唱歌的,唱完歌就走.我像往常一樣站到小舞臺上,輕輕搖著.在哪里,在哪里見過你,你的笑容這樣熟悉,我一時想不起...九九倒下的時候是微笑的,血濺花了我的大擺裙子,那個女人尖叫聲震撼著整個午夜,小米說他早就該帶我離開的...
  那夜,我夢到了巫婆似的老人,是十年前見到的模樣.她絮絮叨叨的在說些什么,好象提到了九九小米那個女人還有我.我縮在被窩里看著小米一件一件將東西放進行李箱,第一次發現他也有漂亮的嘴唇和細致的手.其實愛過的男人都一樣,好象只愛了一個人.我說,小米,我們交換些東西好嗎?他抬了頭,用208封情書換你的畫.藍天白云雪山的那個.也許這輩子我都去不了西藏.也許我們永遠不會愛上對方.他說,妖,我是想帶你走的.他眼睛里映出我的眼睛,亮晶晶的閃爍著.
  十二月的風冷冷的,我蟄伏在家中,房間里依稀彌漫著小米的氣息.
  巫婆似的老人還說,我前世是只刺猬,本是要冬眠的,不想受了傷,被有緣人搭救.所以這輩子是來報恩的.她讓我相信宿命. 若不是冬季,也許我和小米正在一起.
  圣誕節前夕,收到小米的厚厚的來信.其中夾著很多的照片,全是藍天白云雪山的主題.多喝水,多穿衣,多愛自己一點,直到過完冬天。妖,一直沒有告訴你.見到你的那刻,就決定要放棄流浪,該有個家了.等我把整個西藏都畫下來,送給你.
  我好象被風迷了眼睛,癢癢的,涼涼的,已不再清晰.
  那年我22歲.有過劫難.好象是和小米有關的.

 9  年  朋  友

  她和他搭頭搭尾加起來認識足有九年半。開始是朋友,當中是好朋友,后來只有他們自己還死撐著說是好朋友,所有認識他們的人都不認為他們還是普通意義上的朋友。
  有人問她,她嘴里硬著:“根本沒事,就是朋友。”其實心里很煩,假如只是朋友,干嗎她高興和生氣都是因為他。只是雖然她凡事爭鋒,這種口是不開的,她預計不了開口的后果,她擔心自己沒有那個承受力。當然也總有人問他,他輕描淡寫地說:“好朋友罷了。”他心里也不清凈,假如僅是朋友,干嗎她一周不接他的電話,他會覺得失去了什么。只是她對他那副和對別人一樣的態度讓他開不了口。他和她甚至都勸著對方去參加“相約星期六”。
  情人節,她說沒方向的人到她這兒集合,他參加了,湊了四個人打牌。打完已夜深,他送她到樓下:她一個人住,在他轉身的時候突然問他要不要上去坐坐,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邀請,又是在這樣一個日子,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他答應了,她沒料到。
  兩個人坐在地板上,靠著面對面的兩堵墻,中間隔著一壺茶。她說她打算提早到松江四星級的敬老院報名,將來在里面打麻將。以免到時候孤苦伶仃被人遺忘。
  他看著她說:“你難道不想結婚?”
  她苦笑:“這種事情不是想不想的問題。”
  他沉默了片刻,說:“那么你看我們可不可以發展一下?”
  她本來是已經絕望了,真的絕望了。所以聽到這句話她愣住了。然后她像往常一樣嘻嘻哈哈地扳著手指說自己有十大罪狀。
  他的聲音穿過她的聲音:“這些年,你一直在我心里。”
  她—直都轉了頭不去看他,但此刻分明聽到她努力堅強的心柔軟下來的聲音。她轉回頭看著他,鄭重地告訴他她接受。
  他們依然面對面,平靜地坦白自己以往的內心和以后的相處,喝著茶,像兩個伙伴在討論一項合作。—段沒有玫瑰和不帶愛字的開場白。他們已經三十歲了,他們已經相處九年半了,這么多年,激情早沉淀成了實在,這互相的表白雖然遲了些,但也倒字字雋永。

我很是欣賞這種方式的交往。輕松隨意、水到渠成、如你所夢
也把這篇文章送給我的那位 ---- 文思佳 2001.8.4

無 字 的 情 書

  近些年來,加拿大、美國、英國等歐美國家的青年男女,正時興一種浪漫又含蓄的“愛情郵語”。所謂 “愛情郵語”,其實就是“無字的情書”一一信封中可不放信紙,或放上一張灑有香水的精美信紙,而信中真正的“內容”卻是靠信封上的郵票的不同貼法來表示。這種“愛情無字游戲”早已約定俗成,男女通用,年齡不論。

倒貼郵票:我向你發誓,以后不再生氣了!請你原諒我這一回吧。
向右斜貼:我愛你,但又沒有勇氣向你表白。
向左斜貼:我已明白我做錯了,我會努力改正的。
兩張分開貼:告訴你我吃醋了,你得注意點才是!
兩張并排貼:你好漂亮,我簡直對你崇拜之至。
兩張分開斜貼:我想單獨和你說幾句話,請務必不要帶人來以免掃我的興!
兩張斜貼于上端:我們的關系還能再進一步嗎?
三張并排正貼:如果你不再愛我,請盡快讓我知道。
三張并排倒貼:我們該結婚啦。

    制作“無字情書”時最要緊的是仔細,不然錯貼郵票就會表錯情。

沒有艷遇將是一生的遺憾? 現代女孩兒渴望艷遇! 

  千龍新聞網 筆者特地約3、4位朋友來我住處聊天,有關男女關系,有關艷遇。
  4位嘉賓都極富個性,他們對于這個話題都很有發言權,因為他們皆聲稱“渴望艷遇”。我們先認識一下這4位:吳慶,28歲,已婚,“的士”司機,男性;小冰,女,大三學生,看起來像是22歲;林衛權,公務員,男性,32歲,已婚;某外企副經理劉君,30歲,自稱鉆石王老五。

  艷遇的四種版本
   一、主角小冰:我喜歡浪漫情緣。愛情如果不浪漫,還有什么意思?為什么過去只有對男人說:“你艷福不淺?”女孩子一樣可以享受艷遇的美麗與刺激。   一天,眼看雨就要來了,我故意走過體育系的那條石板路。我喜歡高高大大的男孩,我希望在雨中驚逃的時候,會有一把傘從天而降。當我抬頭看天時,他會扶著我的肩膀說:“跟我一起走!”   而事實上,我與他也是這么認識的。渴望艷遇,需要勇氣,還有那種說不清的緣。現在我很珍惜他。畢竟,這場暴雨中的愛情邂逅詩意盎然。

  二、主角吳慶:開車時,我一般不愛搭理乘客,因為他們大部分趾高氣揚的。可有一天,一位女客人緊挨著我坐在前排。一縷很淡的體香令我有點慌亂,她問我:“可以點根煙嗎?”   我點點頭。她抽煙的模樣很漂亮。   我問她:“去哪兒?”   她說:“隨便,今夜就陪我逛福州城。”   這種女孩,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很有《北京人在紐約》里的那個阿春的韻味,帶一點風塵味,但不俗。更確切地說,有一種“良性的風騷”。我被她吸引了。   終于停在一家酒吧門口。我請她喝酒,我們聊了一夜。當晨光從東方漫開來時,我們在一盞剛剛熄滅的路燈下吻別……   我不問她從哪里來,她也不問我將到哪里去。   她很不快樂。但分別時,我看到她扔掉了煙、打火機,她說:我將用快樂的心情,來回味這一夜!

  三、主角林衛權:結婚7年了,有一種說不出的孤獨。在家里,總沒好心情——老婆嘮叨,小孩頑皮。曾經的柔情,一天天消失。性愛也成了一種例行公事。常一個人在衛生間里抽兩個小時的煙,不為別的,只是覺得悶得很。   所以,我喜歡出差。在旅途中,我希望有一個人,應該說是夢中情人向我走來。終于有一次,在去上海的列車上,遇到一個同樣是“愛出差的人”。這位小姐是位廣告人。她在與我極投機地閑談后,為我看了手相。我把手給她。醉翁之意不在“手”,她似乎也心領神會。   一夜過后,我們在站臺上分別。僅僅拉了一次手,擁抱了五分鐘,什么事也沒發生。但那種精神上的愉悅,無法形容,似乎還有一絲絲的傷感。這種感覺不錯。

  四、主角劉君:我有點反叛,不喜歡婚姻,或稱不適合婚姻,至今仍是光棍。我酷愛工作,很敬業,但也懂生活,什么新潮,都趕得上。我不想太委屈自己。

  為了排解偶爾襲來的寂寞,我渴望艷遇。我知道游戲要有規則,所以我不輕易對女孩子承諾什么。
  酒吧、迪吧、保齡球館等娛樂場所,都可以看見我的身影。我喜歡做愛情獵手。讓我心動的,我都會主動進攻。現代版的艷遇,不能坐著去等,去幻想。有人說,這個時代,女孩的裙子越來越短,男人的斗志卻越來越弱。就因為我的這一點“賴皮”,還真吸引不少女孩。你想艷遇嗎?不妨讓自己看起來有點“壞”……

  艷遇背后的心靈圖象
  小冰說,對他們這種學生而言,艷遇似乎還較純情,它惟一的可愛之處,在于有一種不可知的浪漫——不知什么時候,就會有意中人從路的那一頭走來。
  而劉君反對這種提法,他認為渴望艷遇的人,大都抱游戲心情,不會太認真,有時,甚至只是想體味一下出軌的心情。
  已婚的林衛權坦承,渴望艷遇,是因為對婚姻的失望或麻木,才產生一種期待慰藉的心理。最容易發生“愛情事故”的地方,一般是在酒吧、夜校、戶外公共場所(公園、海濱等)、影院、書店、咖啡店、車上……而這些地方,其氣氛總是不同于家庭,從而誘發感情“走私”。
  劉君認為,“緋聞”已不是什么貶義詞了。現在的外遇,不一定男人風流,女人風騷;不一定沒有“共同語言”;不一定妻子兇悍;不一定太太是黃臉婆……總之,不一定是因為家庭有問題,婚姻不幸福,很多時候,它只是為了面子,為了新潮。據說,在男人的虛榮心排行榜上,列第三位的是:“一段浪漫的艷遇”,頭兩位是:香車和手機。
  吳慶補充說,由于心態上的開放,加上外在環境的誘因增高,男人很容易就掉入感情的漩渦。
  小冰批評他是給自己“犯錯誤”找借口。吳慶的反駁只有一個成語:孤掌難鳴。
  對于艷遇的流行,我想,女性也應負有一定“責任”。由于“愛情至上”的口號泛濫,有些女性不管對方是否已有“家室”,只顧自己的感覺。她們的口號是“只要喜歡,沒有什么不可以”。還有進口的口號:“要性高潮,不要性騷擾!”
  現在不少女性經濟獨立了,便認為不必把婚姻當作一種“謀生”的手段,寧愿去追求一段又一段浪漫的、純粹的愛情。她們不要男人老土地“負責”,也“無意”去破壞別人家庭,從實踐上去完成一些男人的歪論:“喜新不厭舊!”但實際上,她們在“不要”與“無意”中,早已傷害了別人。
  我就曾遇到過這么一位女子。有天下午,我和一女孩在電梯里巧遇六次。這不是一件機率很高的事,所以,最后一次,那女子開口說話了:“我感覺到如果我們再碰一次,可能有事情要發生了!”這樣的明示,只有現代女孩才可以做出來。
  小冰反對我的說法。奇怪,坐在她身邊的林衛權這回竟然也為她撐腰,他大方地說,這事,更多的應怪男人。男人有個劣根性,易變,愛想入非非。他們最大的遺憾是:20歲時想追的人,和40歲時想念的、60歲時盼望的,都不是同一個人。換句話說,男人花心。男人最理想的狀況,是每20年換一個老婆。
  小冰補充說,為了測驗大學男女生的“意志力”,美國密西根大學的心理學家做了一個有趣的測驗。他們選定兩名年輕的俊男美女,到佛羅里達州一所大學校園做“街頭試驗”。
  美女分別向100名男生“靠近”,對他們說“你愿不愿意跟我上床?”結果有75名男生喜出望外,馬上吞口水,點頭答應;回答“不”的,只有25位。
  同樣的要求,由參與試驗的帥哥向100名不同的女生提出時,答案則是一百個斬釘截鐵的“不”字!
  小冰說這些時,臉上洋溢一種無限的自豪。說心里話,我也贊成小冰的這些說法。
  看來,渴望艷遇的男人,是易燃物,但如果沒有“火星”激活,它也是燒不起來的。

  渴望艷遇是一種流行病
  劉君沉默了很久,終于又開腔了。他認為,渴望艷遇,現在已成為一種流行病。一位中年婦女(據說是劉君鄰居),曾認了位干兄,一個禿了頂的臺商。不少人議論這樁粉紅色的事件。不久,她老公也在外頭摘到一朵“小花”。這“小花”第一次上這女士家,嬌滴滴地叫該女士“嫂子”。她發火了,她指著丈夫的干妹說:“認什么干兄,我13歲就玩過了……”
  她的意思是:怎么現在才流行?
  小冰認為,社會開放了,一些素質低的人,一下子就想到“性”開放,所以“婚外性”成為不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甚至連“婚外情”都不是,十分低級。
  而可悲的是,不少人的“艷遇”夢,也是以“性”為主旋律的。
  吳慶,林衛權兩人不約而同地聲明:“不要向我這里看,我才不是那種人!”他們誠懇地表示,各自一次的艷遇,很干凈,性沒有介入。或許有點遺憾,但似乎更美好。
  但他們都承認,在酒后吹牛時,他們也喜歡把這段艷遇說出來,讓別人“羨慕”。男人喜歡競爭,而對女人的競爭,特別富有戰斗力,似乎也更能體現自己的雄風。
  流行病之所以流行,有其內在的免疫力下降的原因,也有外部的誘因。這是一個可以放松的時代,但不可以放縱。存有太多幻想,往往最后無法把住自己的心。責任感在人們心頭的弱化,已體現在人們的情感世界里,這是很可怕的,因為,我們的生活畢竟還需要秩序。
  最后,4位嘉賓各用一句話來結束這次“主題談話”。有些事情會越爭越沒頭緒,重要的是,自己心里必須有所思考。而這些話,是不是他們思考的結果,只有他們最清楚了——

  小冰:我渴望艷遇,但一生只要一次。
  吳慶:艷遇可以經歷,但不好擁有。
  林衛權:沒有艷遇,一生遺憾。
  劉君:再好的艷遇,有時只是一種談資,有點無聊。----2001年7月12日千龍新聞網

尋 偶 新 條 件

女人必備的條件,首先你要漂亮。
你要是不漂亮,那你要有氣質。
你要是沒氣質,那你要溫柔。
你要是不溫柔,那你得善解人意。
你要是不大善解人意,那你要長得還可以。
你要是長得有點抱歉的話,那你起碼也要會打扮。
如果你連打扮都不懂,那你就得賢慧一點。
你要是不會做家務事,那跟你媽學著點兒,總合吧!
如果你連學都懶得學,那你就要拉下臉來“倒追”男人。
要是連“倒追”都不會,那你家里要有錢。
要是你連錢都沒有,那就……靠“緣分”吧!

男人必備的條件 首先你要帥。
你要是不帥,那你要有錢。
你要是沒錢,那你要高。 你要是不高,那你得會說話。
你要是不大會說話,那你要幽默。
你要是不幽默,那你起碼也要懂幽默。
如果你連幽默都不懂,那你就得體貼一點。
你要是不會體貼,那溫柔一點總合吧!
如果你就是溫柔不起來,那你就要酷一點。
要是連耍酷都不會,那你就裝老實一點。
要是你看起來就不老實,那就……靠“運氣”吧!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koboop.tw 科技、文化、人類學 

 


15选5专家胆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