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文化  人的本身  地方文化

愛的感悟 愛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類 愛的記憶

心靈的練習

  二戰期間,詹姆斯少校在一次抗擊德寇的戰斗中被俘,被關進納粹集中營,這一關就是7年。7年間,他被關在一個只有4尺半高、5尺長的籠子里,見不到任何人,沒有人和他說話,更沒有任何體能活動。開始好幾個月,他什么也不做,度日如年,一心幻想出現奇跡趕快脫離牢籠。他日漸憔悴,越想越難受。后來他冷靜思索,覺得應該找到某種存活的目標或樂事,使之占據心靈,以免精神失常。于是,他選擇了平生最喜愛的高爾夫球。
  每天,他都在冥想中的高爾夫球場打18洞。憑著過去的回味,他體驗了一切的一切,包括任何微小的細節。他感覺自己的手握著球桿,練習各種推桿與揮桿的技巧。他清楚地“看”到球落在修整過的草坪上,跳了幾下,滾到他所選擇的落點上。
  他甚至體會到每時每刻、每天、每月的進步。想像中,一周7天,一天4個小時,18個洞,從未間斷過“訓練”,七年如一日。
  在他獲得自由后,第一次踏上高爾夫球場時,他就打出了令人驚訝的82桿———相當于他過去最好的成績,而他已有整整7年時間未碰球桿。(摘自2005.10月24日《武漢晚報》作者陳韶華)


很感人的故事------一杯鮮奶已足以付清全部的醫藥費

  一個窮苦學生,為了付學費,挨家挨戶地推銷貨品。到了晚上,發現自己的肚子很餓,而口袋里只剩下一個小錢,他便下定決心,到下一家時,向人家要餐飯吃。然而當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孩子打開門時,他卻失去了勇氣,他沒敢討飯,只要求一杯水喝。
  女孩看出來他饑餓的樣子,于是給他端出一大杯鮮奶來。他不慌不忙地將它喝下,而且問說:「應付多少錢?」而她的答覆卻是:「你不要付一分錢。母親告訴我們,不要為善事要求回報。」于是他說:「那么我只有由衷地謝謝了。」
  當郝武德-凱利離開那個人家時,不但覺得自己的身體強壯了不少,而且信心也增強了起來。他原來已陷入絕境,準備放棄一切。
  數年后,那個年輕女孩病情危急,當地醫生都束手無策,家人終于將她送進大都市,以便請專家來檢查她的病情,他們請到了郝武德?凱利醫生來診斷。
  當他聽說,病人是某某城的人時,他的眼中充滿了奇特的光芒。他立刻穿上醫生服走向醫院大廳,進了她的病房。醫生一眼就認出了她,他立刻回到診斷室,并且決心要盡最大的努力來使她康復。從那天起,他特別觀察她的病情。
  經過一段漫長的奮斗之后,終于幫她擺脫了病魔。最后,批價室將出院的帳單送到凱利醫生手中,請他簽字。醫生看了帳單一眼,然后在帳單邊緣上寫了幾個字,就將帳單轉送到她的病房里。
  后者不敢打開帳單,因為她確定,需要她一輩子才能還清這筆醫藥費。但最后她還是打開看了,而且帳單邊緣上的一些東西,特別引起她的注目。
  她看到了這么一句話:「一杯鮮奶已足以付清全部的醫藥費!」簽署人:郝武德?凱利醫生。
  她的眼中充滿了淚水…… 做善事不求回報時,她得到了回報......


  這是斑竹在網上看見的文章,與大家分享,不代表斑竹的觀點。而且盡量注明出處。
其實對于一個地方的一切,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不同的看法。如果文章中的觀點對你不友好,請來信告訴我,我們一起找作者算帳。
  最后一個處女
  學年開始,學校衛生院對全校二萬一千四百名學生做體檢,其中有一項,是對七千三百二十一名女生暗中做處女膜檢查,這是應一位社會工作者要求并且征得校方領導同意的。檢查的結果令社會工作者和校方領導都深感震驚,七千三百二十一名女生,只有一名女生處女膜完整無損,其余的都已經有不同程度的破裂,這其中有一千九百一十三名女生是剛剛結束中學跨進大學的。學校校長為此召開了緊急會議,強調這次檢查的結果不能泄露,以防男生有不良的集體情緒反映。
  然而,強調歸強調,這樣的檢查結果,在一個有幾千年處女物質文明的國家里,無疑是一枚黑色炸彈。終于有一天,這枚炸彈爆炸了,一篇赤裸裸的聲討文字,在學校的墻報欄上貼了出來。一時間,全校師生嘩然,議論紛紛,情緒激昂,有一種‘黑云壓城城欲摧’之勢。隨后,男生們舉行集體抗議活動,圍集在校長辦公大樓前,要求學校領導對這事做出答復,仿佛學校領導是這件事件的直接責任者。這一天,有一千四百二十七名男生宣布和他們的女朋友斷絕關系,有一百八十三名男生對他們的女朋友實施了暴力,有五名男生企圖自殺。學校領導為了轉移男生們的情緒,立即召集全校所有的才子,對全校唯一的處女進行大張其鼓地宣傳,并以“圣女李潔”命名,到處張貼她的玉照。校長親自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對李潔的處女精神表示了肯定。很快,男生們開始把情緒轉向李潔,以純潔的身體和純粹的心靈贊美李潔,幾乎同時,一大批男生開始愛慕上了李潔。夜晚,李潔的宿舍窗外,更是坐滿了男生,琴音悅耳,歌聲不絕。
  李潔,是大三外文系學生,她不僅生得面容姣好,身材勻稱,而且能歌善舞,成績優異,一直是男生們熱烈追求的對象,但她卻總是拒絕,從不和男生單獨外出或者約會,是個出了名的冰美人。男生們常常在背后議論她,認為她的性狀發展有待考究,荷爾蒙分泌一定嚴重不足,甚至有可能在退化;或者她身體上那塊從排泄器分租出來的寶地,也可能租約已經到期,性狀更年期提前到來。用詩人的話說,哪個少女不善懷春。當誤之急,應該用男性荷爾蒙予以治療。這些話傳到她的宿舍里,女生們為之激憤,要李潔穿一件半透明的衣服,到校園里走幾圈,讓男生們看看她身體上亢奮的線條,看看她身上蓬勃的性狀。李潔卻淡淡地為之一笑,臉上有一絲別人覺察不出的漠然。
  李潔的家鄉,是在安徽淮北一個比較貧窮的小山村里。母親十八歲那年,已出落得姿色招人,常令男人們想入非非。正當她家人打算把她嫁到鄉鎮上或城里去的時候,卻被村上一名無賴引誘強暴了,并且懷上了她。母親被迫嫁給了那個無賴,那個無賴也就成了她的父親。她小時候,常常在夜里,聽到她父親毒打她母親以及她母親抱喊的哭泣聲。等到她長大了,終于在一天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的時候,她心里面卻生出了對父親以及對男人們的厭惡感。平時更是極少和男孩子們往來。
  揚程是學校里有名的才子,高中的時候,就已在少年文藝上發表過幾篇文章,進了大學,更是頻繁地在省級雜志和校刊上發表小說和詩歌。這次學校了,按排他為寫李潔的第一執筆人。他和李潔僅接觸過幾次,竟茶飯不思,夜不能寐。可又苦于不敢對李潔說出口,甚怕李潔會拒絕,傷了他的自尊心。他在李潔面前,表現出一種極其不安內心煩燥的心理特征。李潔平時本來和男孩子接觸就少,又很少觀察男孩子這方面的性情,以為揚程身體不適,總叫揚程先回去,注意休息。另一方面,李潔也想回避自己在學校里暴露太多,故事的虛實性,連她自己都已發生了動搖。
  這天,學生會組織自發募捐活動,打算募集一筆資金,為李潔塑一個銅像,安置在學校大門前的綠草坪上。募捐的時候,要李潔站在募捐箱旁邊,為募捐增添一份神潔的色彩。李潔起初不同意,但經不住揚程的一番勸說,終于站到了那里。一時間,人潮如涌,捐款的人和爭看李潔美貌的人,將學校廣場圍得水泄不通。揚程更是按奈不住內心的興奮,對這次活動在學校廣播站做了熱情洋溢的報道,受到校方領導的肯定和贊揚,認為這是對學生心靈美的一次深動的教育,也是對處女激情的一次什華。
  李潔自這次募捐活動公開亮相后,更加引來了無數的愛慕者向她求愛,她每天收到上百封的來信,宿舍的辦公桌上,堆得高高的一堆。使得其它幾個女孩子望信興嘆,有點后悔不該當初,時不時地拋給李潔幾句冷嘲熱諷,完了,還要說上這肯定是檢查出了問題,怎么偏偏是你李潔是處女的等等怪話。
  但此刻的揚程尤為不安,那么多的追慕者攪得揚程心神不寧,有點夜長夢多的感覺。這天夜里,揚程經過一番內心博斗后,決定冒一次李潔之心不違,提筆給李潔寫了一封情深意切的信。信寫好后,他覺得寄出去不安全,原因是那么多信李潔不一定一一都看,甚至會丟失掉。他鼓足了勇氣,在一個晚上,約李潔出來。李潔這次倒也大方,出來后問揚程什么事,揚程慢慢地把信遞給李潔時,李潔輕輕地笑了一下,說:什么事還要寫信,你現在說一下不就行了。
  這下把揚程給攔住了,他吱唔了半天還是沒敢吱唔出來。李潔突然驕嗔了一下,說:你不說我就不要了。說著就把信甩給了揚程。
  揚程一下子象受了莫大的侮辱,揣著那封信就往回跑著走開了,李潔跟在后面連喊了幾聲也沒喊住他。其實這些日子,李潔的心里已發生了變化,那么多的情書,那么多火燙的字句,早已把李潔這顆冰凍的心給撞開來了,心里面已滋生出對愛的渴求,而揚程的英俊和才華,在李潔心里,象是有一只鳥每天飛來飛去,撲打著她的心房。
  揚程回到宿舍,很命地把宿舍門一關,竟悲傷得流下了眼淚。他怕哭出聲來,怕有人聽到他的哭泣聲,打開收音機,把量音開到最大。這時,李潔已站在了揚程的宿舍門口,不停地敲門,喊揚程。揚程就是聽不到,聽任自己的心靈在悲傷里哭泣。過了一會兒,揚程才發覺有人敲門,趕緊擦去眼淚,開門,看到是李潔站在門口,竟慌得六神無主。李潔走進來后,揚程不敢抬頭看她,也沒說一句話。倒是李潔先開了口,問:我的信呢?
  揚程終于狠了狠心,說:丟到廁所里去了。
  李潔的眼淚一下子奔了出來,轉過身子幾乎是沖了出去。揚程象是突然發覺了什么,也一下子明白過來了。跟在李潔后面走了出去。
  他們在學校操場上走到了一起。
  那天晚上,他們在學校操場上繞了一圈又一圈,數了一遍又一遍的星星。揚程的才思象似突然被什么東西堵住了,竟說不出話來,攪了半天的腦子,就說了這么一句:
  “名貴的錫箔。”
  沒幾天,他們的戀愛傳遍了整個校園,才子與處女這一情緣在學校傳得沸沸揚揚。不同的是,女孩子們開始暗暗慶幸起來,心里面在說:男生們,你們去死吧,最后一個處女也要完了。而另有一些男生開始絕望起來,這個具有大眾色彩的處女情結,不應該被一個人獨占了,她應該屬于大家的。
  揚程和李潔依然不緊不慢、不急不火地享受著他們的愛情。不知揚程是由于膽小還是有意識地要保護李潔的神潔,始終沒有碰過一下李潔。李潔曾有幾次主動把手伸給揚程,感情上有一種拭著想觸摸某種東西的愿望,揚程都小心地避開了。這樣的象綠島小夜曲般的愛情,給李潔心里添了一份愛情神圣的感覺,也感到很甜蜜。
  李潔的塑像終于完成了,學生會發出通知,將在這天下午在學校草坪上舉行塑像落成典禮儀式,屆時全體男生參加,女生自愿。
  可在這天下午,卻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幾乎全校女生將整個草坪都占領了。她們坐在草坪上,齊聲高唱國際歌,一張醒目的標語掛在那里,上寫著:
  “我們不做處女膜的奴隸。”
  學校領導感到這樣發展下去事態嚴重,雖不說中國處女物質文明在今天徹底淪喪了,反過來還會縱容縱欲主義者,使中國具有幾千年的處女倫理道德受到挑戰。
  會議上一番磋商之后,決定采納一位心理教授的意見,到市里請來了幾位有名的外科醫生,秘密地在學校里設立了一個診所:修補處女膜。之所以要秘密,學校領導考慮到在堂堂學府里開設假冒偽造之行當,一經被男生們發現,沖擊是毫無疑問的。  
   一切按排妥當,學校委派幾個搞思想政治工作的老大姐,到草坪上去,悄悄地將這一消息透露給女生,并把其中的利害關系向她們宣傳明白,同時特別強調一點,要保密。女生們聽到這里,齊聲反對,但很快開始安靜下來,開始有人往外走,開始三個,五個,十個。。。接著幾乎全部都向某一個地方奔過去,草坪上又恢復了平靜。
  學生會接著再發通告,塑像落成典禮儀式,改在晚上八點進行。
  劉過,黃巖,王一,張林都和李潔一個班,這天晚上,他們四人湊在一起,在宿舍里喝酒,幾杯酒下肚后,話題又論到了處女這個理想與現實的矛盾上來了。劉過把手上的半截香煙往酒杯里一扔,連酒帶煙一口喝下去,憤憤地說:我已經都二十歲了,還沒下過水,這世上竟連處女都沒有了,活得真冤。
  這話讓他們三人哄然大笑起來。這笑聲中明顯帶有不言而喻的東西在里面。王一說了一句“映階碧草自春色”,張林馬上就接過去:“天門中斷楚江開”。
  三人又是一陣放笑。
  劉過見他們這么浪形,心里更加屈氣:這丫我曾追過她三次,就是沒到手。他指的是李潔。
  黃巖見劉過真的動了傷感,心里就不免俠義起來,說:那才子又怎么了,你又不比他差哪里。王一,張林也跟著附和。
  再接著幾杯酒下肚以后,幾個人身子都滾燙起來,舌頭也發硬了,話明顯的糙起來。黃巖說:你敢去把那丫穿了,我輸你一瓶酒。
  劉過眼睛已紅了,他站起來,就往外走,到了門口,又回過頭來對他們說了一句:等我回來喝酒。
  這天晚上,顯然就李潔一個人在宿舍里,她此刻正在為塑像落成典禮儀式上要講的幾句話發虛。
  劉過走時六點多一點,回來時正好七點。黃巖,王一和張林酒已經醒了一半,正想問劉過,劉過對黃巖沖著喊:開瓶喝酒。
  不一會兒,校保衛科來人,把劉過帶走了,劉過走到門口,還不忘對他們三人喊了一句:值!
  此刻,李潔的宿舍里,除了學校里來了二位領導外,還有揚程。他們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李潔在宿舍里大哭大鬧,引起了看門人的注意,她叫來了校保衛科的人,校保衛科人找來了學校領導。看門人說:劉過上去找過李潔。
  劉過就這樣給校保衛科的人帶走了。在保衛科里,劉過正在一一交代。。。
  揚程在勸李潔有事先擱著,塑像落成典禮儀式就要開始,要她準備一下出場,并且對李潔說許多人都在等著看你呢。校方領導也這樣在勸說李潔,并且告訴她,劉過已經給保衛科人抓起來了,有事會處理好的。李潔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李潔經不往揚程和校領導的一番勸說,整洗了一下,向學校大門口那塊草坪走去。此時,草坪上已擠滿了人,燈光耀眼,請來的樂隊正在演唱流行歌曲,為這次塑像落成典禮助興。李潔走在路上,心里面竟有一種奈不住的情緒,身子下面,還時不時的有一陣陰痛。快走近那塊草坪時,她突然轉了個方向,向學校保衛科那邊快步走去。揚程在后面,一面追一面喊她的名字,她仿佛全然聽不見。進了保衛科,她看見劉過已經給銬在那里了。 

  約會

  農村人的戀愛絕對沒有城里人那么浪漫。芳初中畢業,出落得楚楚動人,別人給介紹了鄰村的小伙主。
  他們第一次約會被安排在媒人王大媽家的磨房里磨豆,主推磨,芳添豆。農村人都知道磨豆可是一般的體力活,豆和水必須搭配合理才能磨出好漿。如果添的豆多水少,磨就很沉甚至推不動,磨出的漿也是渣多汁少;如果添的豆少水多,磨齒就會互相摩擦而損傷,漿中會留有石磨的細粒。
  豆漿質量的好壞就看推磨者和添豆者配合得如何,“約會豆漿”的質量甚至象征了婚姻的成敗與否。
  芳與主約會那天,由于害羞,磨了好長時間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芳可急了,心想這人怎么這么不會說話。芳很聰明,于是接下來主感到石磨越來越沉了,照常理他應該告訴芳現在應該多添水了,可他推得滿頭大汗堅持到最后還是沒吭一聲。也幸好主有力氣,要是換別人準累趴下不可。他們約會結束王大媽抓了一把豆漿心涼了半截——豆漿太粗,他們準沒戲了。這么好的姑娘小伙咋一個不會添豆一個不會說話呢。
  出人意料的是一年后芳和主結婚了。人們搞不清楚芳怎么會愛上不會說話的主而主又怎么會喜歡不會添豆的芳,就有人去問。主一拍后腦勺,說他哪知道芳是在逼他說話,他還以為她是試試他的力氣大不大呢。
  芳半紅著臉,說原來她是想引他說話,但發現他不會說話可力氣確實比較大,咱莊稼人您說圖啥。

南京唐亞嗚《揚子晚報》               
我們每個人都是以自己的眼光和方法對待這個世界。文思佳

一本小偷日記引出沉重話題:他為何背離夢想?

  人從一生下來就有了貧富、貴賤之分,這是多少人都為之不平而又無奈的事情。有的人把造物主的“偏心”化作了自強的動力,貧窮低賤后來變成了一筆最大的財富。而更多的人因為種種原因做不到這點。我們今天報道的對象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們關注鄭雄六的命運,因為我們隱隱感到鄭雄六的錯好像不完全是他個人的錯,忽視了鄭雄六們的命運,我們的城市也不會安寧。

  -北京目前登記在冊的外地人口有幾百萬
  -有關方面的數據:刑事犯罪中70%-80%為外地人
  -當懷揣夢想的打工者從農村涌入城市他們夢歸何處?
  8月6日,北京公交分局的反扒民警,在312路公交車上抓獲了一個扒竊團伙。團伙成員之一鄭雄六身上的一本日記引起了民警們的注意。這本日記不僅記載了鄭雄六因扒竊四次被抓的經歷,還記載了這個22歲的四川打工者,是怎樣懷著美好的夢想走進大城市,又怎樣一步步走向城市“背叛者”的行列。鄭雄六的命運軌跡,可以說是一批打工者命運和心態的縮影。

  1998年3月23日晴
  今天,我又從家里出來了。這次,我要去北京,干大事。每次出來。家里人都以為我能掙大錢,可我總是讓他們失望。這次媽媽給了我1000塊錢,這錢在農村是多大的一筆錢啊!我要去掙錢,把家里人接到城里去,娶個好媳婦。我也不想再做醬油了,賺不到錢,每天又臟又累的。可我只有初中文化,能干什么呢?北京我誰也不認識,怎么混呢?那里的東西一定很貴。阿良說,北京人都很有錢,隨便找個工作就能掙錢,我去北京先去找他,從小的兄弟,他會幫我的。再有一天的時間,就到北京了,希望我的命運從這里開始改變吧。

  記者旁白:邁向大城市的鄭雄六,心中的夢想像雨后的泥土一樣鮮活。他想干大事,掙些錢,把家里人都接到城里去。他不想再像父輩們一樣又累又臟又窮地生活。改變命運是他身上最熠熠發光的追求。但他文化不高,這一點注定了他的夢想和現實中有一條很難邁過的鴻溝。

  1998年5月24日陰
  來北京整整兩個月了,工作真難找,上個月在東壩干了幾家飯館,一個月只有200塊錢。現在這家酒樓,檔次挺高的,我在衛生間里當服務生。一個月有400塊錢,還有客人給的小費。我買了一雙新皮鞋。阿良他們都有手機,我也想弄一個,可沒有錢。阿良什么活兒也不干,可他和幾個老鄉每天出去轉,總能弄回錢,穿得也挺闊氣。今天晚上他們拉我喝酒打牌,我贏了100多塊錢。我說:咱們兄弟一場,你們發財,也別忘了老鄉啊!阿良說他干的是技術活,我干不了。如果想發財,就要找竅門,一個月400塊錢,打死他也不干。我明天還要去酒樓上班,我什么時候才能發財呢?

  記者旁白:夢想和現實的碰撞其實并不可怕。人在社會上總會有自己的位置。今天的一小步有可能就是明天的一大步。可怕的是金錢和物質的誘惑像“傳染病”一樣在有錢的和沒錢的人心里無限蔓延之后,變態和扭曲兩個角色就開始在后臺手舞足蹈了。

  1998年6月20日晴
  今天我被老板辭了,又沒事干了,煩死了。我搬到了西苑,和阿良他們幾個四川老鄉住在一起。他們這里有電視和VCD機,我看了一天的影碟,實在沒意思。不做事我吃什么?出來半年多了,什么也沒掙著。晚上和阿良一起喝酒,我說阿良你帶我去掙錢吧。他說我膽小干不了。我說只要能掙錢,我不怕。他說明天一大早就得起來,和幾個老鄉約好了去掙錢,到時候也帶上我。我猜他們是不是偷些廢鐵或電纜什么的賣。只要能有錢,干這算什么,他們也太小看我了。最好是不要多出力,來錢快一點,冒些險也值。

  記者旁白:希望走進大城市,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這一點任何人也無可指責。但是希望天上掉餡餅,有了最好不要多出力還能來錢快的想法,離犯罪也就咫尺之遙了。

  1998年6月21日晴
  五點半,天還沒亮,我就被阿良叫起來了。我眼睛也睜不開,只是跟著他們向村外走。我問他去哪?他說上車。來到332路車站時,等頭班車的人已經有不少了。我發現阿良他們有點不對勁兒,眼睛總往別人的身上瞟。車一進站,他們就往人堆里擠,可不上車,擠了一會就出來了。在擠第三輛車時,阿良突然向我使了個眼色,讓我快跟他們走。于是,我們四個人打了一輛出租車。車上,阿發從兜里掏出一個很精致的錢包,里面鼓鼓的。他們幾個一起翻著,里面有800多元,把身份證,電話卡都扔了。“這個給你”。阿良把那個空錢包遞給了我。我終于明白了,他們原來是干扒手的。我有點害怕,手里拿著空錢包,腦子里空空的。晚上睡覺時我還在想,這么一會兒就掙800塊,也太容易了,可被抓了怎么辦?我手這么笨,能偷錢嗎?阿良他們能干,我一定也行的,我從小就沒服過人。我給家里的信上說,已找到了好工作,以后會掙更多的錢。

  記者旁白:第一次干扒手,鄭雄六的腦子里空空的。這時的他至少還分得清好壞,還知道不勞而獲偷別人的東西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但是一瞬間就能掙800塊錢的誘惑,像茅草一樣撩撥著他的心。他能夠抗拒這種誘惑嗎?

  1998年8月4日陰
  今天和阿良他們轉了一早上,什么也沒偷出來。背死了。天熱得要命,我問他們為什么老不敢下手,他們說是防“雷子”。炮局的“雷子”太厲害,好幾個老鄉都折進去了。中午吃完飯,我們來到了前門20路車站。現在我早就習慣了這一行,一點也不害怕了。可我只是幫他們望風,看有沒有“雷子”。雖然每次分不了多少,可挺保險。一出事我就跑,抓住也沒大事。今天阿良他們非讓我試一把,說我的手氣好,打牌老贏。我緊張了,上了車之后,渾身都是汗,眼睛也不知道看哪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把那個錢包從那人后屁兜里拿出來的,反正我怕得要命。車門一開,我玩命地跑了。把阿良他們都搞丟了。回到家,我的心還在使勁地跳。我的運氣不錯,錢包里有300多塊錢。我明天說什么也不出去了,萬一被人家認出來,就玩蛋了。

  記者旁白:鄭雄六終于沒有經住不勞動就能掙錢的引誘。從這一天起,四川農村少了一個純樸的孩子,北京街頭又多了一個“三只手”。雖然鄭雄六在日記里說:我明天說什么也不出去了。但是冒險有時也像毒品一樣,吸上第一口再想找回自己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1999年12月10日陰
  今天我一早就出來了,和阿良兩個人。快過年了,我們想多弄點錢。先在中關村“下”了一個手機,可是個舊的,我正好沒有手機。中午我們上了102路,我給阿良打掩護,他“練”一個女的挎包。“出貨了”,我們倆人向車門口處擠去。沒想到,被幾個便衣捏住了,北京的“雷子”確實厲害,從哪掉下來了?我平生第一次被帶上手銬,和阿良銬在一起。天氣很冷,可我的全身都被汗濕透了,害怕死了。第一次被帶到了派出所,叫船板派出所,審問我的是一個小頭目,我當時報的是假名,事先阿良他們教過我的。這次不知道要關多久了,還能不能回家過年?早知道有今天,可沒想到真的落到我頭上。北京的警察好說話,不打不罵。我在派出所里,腦子里只想一件事:出去以后,打死我也不干了,要飯也不干了,只要放過我這次。

  記者旁白:鄭雄六果然讓我們猜著了。短短一年多,一個偷了人300元錢后害怕得要命的“雛扒”已經變成了一個“職業扒手”。多少人的錢包、手機被他“蒸發掉了”?不知道。而鄭雄六今后的命運也就可想而知了。公安局、手銬子,賊一樣的生活……雖然這次他又痛下決心:出去后打死我也不干了,但是誰信呢?

  2000年1月22日晴
  今天我上車轉了一上午,也沒下東西。出來以后,我真的想找個工作。可人變懶了,干活多累,也掙不著錢。現在我一見公共汽車就想上去試一把,哪能每次都被捏住?我的手藝還是不行,只會下平臺(褲兜),下手機還不利索。中午我在海淀圖書城前的停車場,推(偷)了一輛沒鎖的自行車,賣了25塊錢。我發現這活不錯,一下午四處找。在一個小胡同里,有一輛嶄新的女車,只鎖了一把彈簧鎖。我弄了把鉗子,正在推(偷)時,被一個老太太打了一笤帚……

  記者旁白:不出所料。鄭雄六在不勞而獲的人生道路上已經不能自拔了。正像他自己說的:他也想找份正經工作,可人變懶了,做賊已經變成了他身上的另一種“毒癮”。聽到老太太的笤帚打在這個小毛賊身上的聲音,我們感到的不僅是解恨更多的是一種悲涼。

  2000年3月19日晴
  在北京呆了兩年了,今天給家里寫了信,寄了錢回去。我現在能掙錢了,運氣好的時候,一天下個大份兒,一個月也不用出去。今天我自己上車,這樣掙了錢不用和他們分。現在北京正在開什么“兩會”,“雷子”抓得更緊了。每天上車都像是玩貓捉老鼠。阿良昨天又折了,不知道怎么樣了,我要馬上搬家。我現在干活特別小心,每天都起大早,晚上干得很晚,希望躲過“雷子”。我現在有了女朋友了,要多掙錢。今天真不該出門,背到家了,在392路車上剛下了一個手機就被別人發現了,告訴了機主。趁他打110報警,我把手機扔在地上。可做夢也沒想到,警察來了,一眼就把我認出來了。他們是動物園派出所的,老熟人了。我在號里見到了阿良……

  記者旁白:從他的日記里可以看出,今天的鄭雄六早非剛進城時的貧窮。他佩了手機,交了女朋友,滿嘴的賊道黑話。表面上他正在快捷地實現著多掙錢,改變命運的夢想。但是夜深人靜時想一想,他失去的是什么呢?是沒有了羞恥感,沒有了是非感,是一種人格的“淪陷”。不是嗎?

  2001年1月9日陰
  今天是我第三次進公安局。快一年了,我都沒有折過了。這次真是背,跑了一天,一份像樣的東西也沒下。晚上七點多了,女朋友打我手機,讓我回去。可阿發非要下份東西才甘心。到了定福莊車站,看到一個小子點錢。我們跟他上車坐了四站,下車后又換了1路,總算給阿發把“皮子”弄到手了。可是被炮局的便衣給抓了,這幫人眼睛太毒,我藏在人群里假裝看熱鬧,也把我認出來了。我真背,每到快過年的時候就出事。希望能扛過去,反正不是我拿的,沒多大事。干了這么久了,早就麻木了。

  記者旁白:鄭雄六今天的日記,最震顫人心的一句話是“干了這么久,早就麻木了。”從今年1月9日被抓,到8月6日再次被抓。鄭雄六已經成了公安局的“常客”。對鄭雄六我們已經沒有耐心再評述些什么了。只是聽辦案民警說:拘了他兩天,根據對扒竊犯罪只追究主犯,對從犯從輕的規定,已經把鄭雄六送至北京外來無證人員遣送中心處理。現在的鄭雄六有可能已經被遣送回四川老家,也有可能又混跡于我們的身邊繼續干他的扒手勾當。

  鄭雄六引起我們深思的是,是什么原因使一個純樸的農村孩子,走進了城市“背叛者”的行列。鄭雄六自己應該檢討些什么?我們的社會又該檢討和改變些什么?(李罡 字向東)   2001年08月14日07:27 北京青年報

從游戲看大人與孩子的思維差異

  曾經,一個朋友給我做了一個有趣的游戲,把我給騙住了。
  游戲是這樣的(各位有興趣的話可以給周圍的同事做一下):
  朋友:請你把“老鼠”這個詞迅速重復10遍。
  叮當: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10遍)
  朋友:好,現在請你把“老鼠”倒過來,把“鼠老”這個詞重復10遍。
  叮當: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10遍)
  朋友:現在快速告訴我,貓怕什么?
  叮當(得意地大聲):貓怕老鼠!
  朋友:哈哈哈哈!
  叮當:……啊!
  就是這個簡單的游戲,我們后來給周圍的很多朋友做,得出的第一反應都是“貓怕老鼠”,后來,我們找了5個學齡前小朋友和他們的家長分別做這個游戲,看看有沒有例外,結果大出我們所料。5個孩子中只有一個小朋友說貓怕老鼠,其余的分別是:“我不知道”、“貓怕狗”、“貓怕豹”、“貓怕老虎”。而5個大人中4個說的都是“貓怕老鼠”,只有一位70多歲的老爺爺是例外,他的回答是(表情象孩童一般著急):“貓怕什么貓怕什么貓怕什么貓怕什么……我……我不知道啊……”
  拋開玩笑的成分不說,為什么簡單的常識性問題會讓有生活經驗的大人犯錯誤呢?其實想一想就很簡單,我們成年人有自己的思維定式,在這個游戲里,新鮮的信息我們只注意到了貓和老鼠這兩個概念,貓和老鼠之間(天敵)的關系我們似乎非常明了,所以其余的我們就不經過大腦,交給我們的經驗去處理了,這樣就造成了驕傲的成年人連問題都不聽清楚就不假思索脫口而出,結果犯下低級錯誤的事實。再看看孩子們呢?孩子沒什么生活經驗,思維接受外界灌輸的強度也還不算大,時間也還不算長,他們腦子里,貓和老鼠并沒有必然的聯系,所以問題來了他們要思考一下,究竟貓會怕什么呢?他們的回答可能不盡準確,但卻不象大人一樣容易犯貓怕老鼠的低級錯誤。
  做了這個游戲,讓我不得不想,我們對孩子究竟應該怎樣看待呢?我們經常說:不可以這樣、這樣不對、這樣不好,真的是有道理的嗎?我們會不會如同游戲里一樣不知不覺中正在很頻繁地犯著經驗主意的錯誤,而孩子因為小,沒有能力反抗,就不得不順從我們的錯誤呢?想想,還蠻可怕的咧!
  錯誤恐怕避免不了,但我們確實應該更加欣賞我們周圍的孩子,多用孩子的眼光看看世界,經常琢磨一下,為什么他們會有這樣那樣和我們不一樣的想法呢?道理在哪里呢?看得出這個道理,就慢慢地學會欣賞他們了。其實不難,一點也不難,只要你不要有一個先入為主的“這個不對”橫在心頭就可以了,微笑地偷聽孩子們的講話,然后想一想,開心地想一想,想一想那個彼得·潘的世界……
----from bbs 叮叮當0493

最初的愛情最美?

    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  誰都以為熱情他不會減 
 除了激情退去后的那一點點倦   --from 伊氏 張小嫻

  愛情開始的頭6個月,你要好好珍惜。過了這6個月,當你們愈來愈親密,愈來愈相愛,更有準備一生廝守的時候,日常生活里,你們最晦氣的嘴臉和最不客氣的說話都會毫無保地表現出來。
  開頭那6個月,我們會把臭脾氣和缺點藏起來,讓對方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我們說話會特別溫柔。躁狂癥也會變臉成為開心果。大男人會化身成為小男人。大女人也會變身成為小女人。
  過了這6個月,我們再隱藏不住本性了。這個時候,我們認為應該讓對方看到自己最真的一面,而不是最好的一面。
  因為對你真,才不再虛偽。因為你已經是我的,大家也不用再客氣了。

    不客氣的說話包括:"不要煩我!"
    "我才不想再跟你說!"
    "閉嘴吧!你以為你自己什么都懂嗎?"

  動輒板起臉孔或不瞅不踩,更是家常便飯。熱戀時那個溫柔而又充滿耐性的你和他,已經永遠消逝了。
  每一段愛情,也會逐漸變成這樣,最真的一面,往往不是最好的一面,只是最初的愛情是最美的。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koboop.tw 科技、文化、人類學 

 


15选5专家胆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