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QQ的愛情事故、有關QQ的愛情故事

愛的感悟 愛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類 愛的記憶

情人節  情人故事  愛的眾生相

聊天室里的純真年代

   作者: 怡楠

   我很懷念自己初上網的日子。因為那時我對網絡充滿了好奇,也因為我對網絡的不了解,所以剛進聊天室的我可以說是一個特別簡單的小女孩,那種感覺就像回到了十七歲,一個充滿陽光和快樂的純真年代,簡單而純潔。

   我是在今年二月份走入聊天室的,是在一個著名門戶網站的聊天室。那時,在線人數最多也不到8000人,而我們的聊天室里僅僅只有12人,多時也只有20人左右。喜歡聊天的人幾乎都習慣了只進自己常來的聊天室,通常都不會到處飄蕩,也就是因為這樣,我們10幾個人就在這個小小的房間里,成為了固定的房客。在這里,我認識了小馬過河、黑貓GILR、阿甘、機器、大尾巴狼等等,他們也熟知了我——奈美。每個晚上,我們大家都會在這里相聚,與其說這是一個聊天室,不如說是屬于我們的沙龍。

   在我們的房間內,年齡最小的20歲左右,最大的也不過是28歲上下。在這里,我們談天說地,有時也是胡扯瞎扯,有時也喜歡開玩笑,比如擊出命令,然后屏幕顯示“奈美舉起一個臭雞蛋向大尾巴狼扔去“啪”地一聲“好爽”!

   每次進聊天室時,大家都會主動彼此問候:“來了!”“走了?白白!”親切的如同是一家人。不過,在小房間里,大家各自也都有比較鐵的網友,常常都會采取悄悄話來避開大家私聊。我的鐵哥們就是小馬過河。

   我們是吵架認識的。小馬過河是大學生,總喜歡纏著我,可是我不喜歡他常常在房間里到處發表充滿激情的演講,從來就沒理過他,他再纏著問我為什么不理他,我就說不喜歡和學生聊天,不成熟。結果他就見我一次罵我一次,常常氣的我見他一次屏蔽一次。后來,我們的房間里來了一個陌生的美眉,小馬過河開始纏著她,陌生美眉不和他聊天卻編話來當眾侮辱他,我看不過去,就幫著小馬過河說了她幾句。小馬過河因為這件事對我感激涕零,連稱我夠朋友。我也沒想到這小子原來還真講義氣。于是,我們就成了房間里的“老鐵。”

   小馬過河告訴我他喜歡北京這座城市,而且準備畢業就去北京工作。那時,我們在房間里聊的最多的就是彼此夢想的實現。

   再后來,我們的小房間來了一個叫做笑臉的陌生男孩,我和他開始了一段短暫而又無法逃避的網戀。這是我在網上的初戀,所以我很認真,也很執著。這種感覺居然和生活中的初戀一樣的美麗和無奈。

   我們的小房間有一天突然消失了。網站取消了個人聊天室。也許他們進行改版策劃時,考慮到這個聊天室不能吸引更多人的到來所以應該取消吧。而我們這些房間的房客,也開始了各自的飄泊。屬于我的聊天室里的純真年代就此結束。

   接下來,就是我在聊天室里的飄泊生涯。我穿梭于各個聊天室內,尋找著能與我心靈相通的人。聊天室的人是越來越多,從我上網聊天時在線人數不到8000人,發展到了在線人數高達3萬到4萬,聊天室內的小房間人數也保持在了120人左右的紀錄上。

   置身在100多人的聊天室,我越來越難找到與自己好好交流的人。而且我發現聊天的內容也越來越趨于色情,居然發展到了聊不到三句就問你的電話,然后直截了當的告訴你,他想和你一夜情。在聊天室里,我有時就問自己,這還是我喜歡的網絡聊天嗎?這簡直就是TMD一個妓院! 可悲的是我卻不能瀟灑地擺脫網絡聊天,于是只能讓自己在這個聊天室里沉淪下去。我經常更換網名,喜歡給那些向我提出一夜情的男人假電話號碼,甚至騙他們我與他在同一個城市,然后告訴他們在某時某地等我。我還喜歡在網上罵人,并且從聊天室發展到了OICQ上,以致于我不僅在聊天室里經常受到匿名者的漫罵,OICQ也被人炸了三次。

   在這個聊天室里,年齡最小的只有14歲,最大的是45歲上下。一個100多人的聊天室,就像一個社會的縮影。網絡普及使網民的人數增多,也使網民的素質參差不齊。套用一句俗語,“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所以,網絡大了,什么人也就都有了。

   我嘗試過到別的聊天室,內容也無非是大同小異。我在網上再沒有找到過鐵哥們,更不可能再發生所謂的網戀。

   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愈加懷念當初在我們小房間里快樂而單純的時光。

   昨晚在聊天室,居然遇到了小馬過河。他換了網名,人也居然跑到了北京工作。兩個人相遇都不約而同的懷念起過去的點點滴滴,最難忘的還是他被陌生美眉欺負時,我的拔刀相助。他告訴我記下他的傳呼號碼,說如果我去北京的話,也會有個熟人照顧,讓我很感動。

   可是,他突然又說最好過段時間再來,因為他那時才自己租下房子。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覺的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像什么東西堵在了心房。

   我對他打出了一行字,“我們還是做朋友吧。”

   我和小馬過河還是會在網上繼續聯系著。只是,我知道我在聊天室里的純真年代是徹底結束了。一去不復返。

QQ戀情

  作者: 想飛的翅膀

  茜茜是那種叫人看了忘不了的女孩,披肩的長發,標準的身材,眼睛會說話,臉上總帶著笑容。大二的生活挺悠閑,茜茜也迷上了上網聊天。茜茜自己也說不清為什么上了網心情就會隨之燦爛起來。 那是5月的一天下午,茜茜象往常一樣來到了學校旁的網吧。坐下來打開QQ一看,經常聊的幾個網友都不在,茜茜就開始瀏覽網站,QQ開著。呵呵,常聊天竟覺得網站好看多了。她選了張賀卡發給了一個高中同學,今天是她生日,給她送個祝福。

  “嘀嘀嘀……”陌生人欄里發來了一個信息,“你好,和你聊聊好嗎?”又是個無聊的家伙!茜茜想。這種人見多了,假惺惺的和你打招呼,然后套你電話騷擾你。又轉念一想,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怎么從我這套到號碼!哈哈,茜茜也發了,“好啊,聊什么呀?”

  “你想聊什么呢?”“隨便!”“隨便是什么呀,我可沒聊過,你倒教教我。”“先叫老師!”

  “你養寵物吧?”“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呵呵,你的網名叫貓貓啊”“算你聰明!”漸漸他們聊開了……文學呀,音樂呀。茜茜開始覺得和他怎么有說不完的話,盡管互不認識。

   接下來的幾天,茜茜經常在網上碰到這個叫大鵬的家伙。好象老朋友一樣,無話不談。 怪的是,大鵬閉口不問茜茜類似家庭住址呀,宿舍電話呀什么的。茜茜納悶了,這個GG怎么什么也不問啊,是我不夠有魅力,還是他根本不在乎我?我好想告訴他哦!一種好奇心驅使茜茜說出了宿舍電話,真希望大鵬打來。

  第二天下晚自習的時候,大鵬打來了電話。是很有磁性的男聲,茜茜一陣莫名的欣喜。聊了一會兒,大鵬說:“我這正有電話進來,過一會再打給你。”茜茜有點失落。不過大鵬很守信,過了一會兒又打過來了。茜茜忍不住了,問:“能見你嗎?”“以后再說吧,我不相信網戀的,我覺得見了面會尷尬的,你說是嗎?”“呵呵,是的。”

  一個月過去了,雖然大鵬每星期都來2個電話,可茜茜總覺得聊的時間太短,等待的時間又太長。茜茜終于又問大鵬:“什么時候才能見到你啊?”“你閉上眼睛數3下,我會出現在你面前。”“好啊,我數啦!1,2,3,你怎么還沒來呢?”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對大鵬的好感與日俱增,他博學,幽默。心中的沖動象泄了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了,茜茜第一次撥通了大鵬的手提,熟悉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茜茜小心翼翼的問:“我可以見見你嗎?”“好的,星期天傍晚6點在人民公園旁的電話亭見吧。”電話那頭是很痛苦的語氣,很過剩的感情,很哽咽的嗓音,“其實很久了,你一直很想見你,只是自己一直不相信網戀,可我對你的思念早就沖垮了我理智的防線,我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真希望你永遠飛在我的生活中。”

   那晚,茜茜沒有睡著。在等待星期天到來的幾天里,茜茜會發呆,想著想著就傻笑。 星期天終于邁著它拖拉的步伐到了。茜茜打扮了一下午,還不時問室友好不好看,室友都笑她傻。

  一臉的幸福,一臉的期待,茜茜早早到了約會的地點。可到點了,大鵬還沒出現。茜茜不覺有點迷惘。茜茜又抬手看了看表,6點過5分了。“叮呤呤……”電話亭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咦,怎么會有人打這電話?”鈴聲不斷,似乎沒停的意思。茜茜拿起了電話。是大鵬!“我現在有事情,正在向你飛奔,很快就到。”茜茜問:“還要多長時間啊,人家等很久了。”“你閉上眼睛,我會在3秒鐘內出現在你面前。”“好啊,我數啦!1,2,3。”

   茜茜轉過身,拿著手提的大鵬邊低頭看表邊說:“3秒鐘,不多不少!” 對茜茜一個微笑:“我說過總有一天我會在3秒鐘內來到你身邊!”茜茜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撲向了這個高高瘦瘦的男人。 天邊的彩霞映紅了茜茜幸福的臉頰……

我沒有戀愛的QQ

   作者: 假斯文

  我沒有戀愛的原因,并不是因為我有了朋友。其實應該因為我有了朋友,我應該再去戀愛的。但是我沒有。

  我沒有戀愛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我再戀愛的對象如果跟我的朋友一樣,我倒不如不去冒這個風險。本來想告訴我的朋友我的想法。不知道會怎么樣,我已經感覺蠻不好了,讓2個人都感覺不好,我覺得沒有必要。倒不如不去冒這個風險。這樣看來,我這個男性是有些懦弱。

  交朋友的時候,我會告訴她我會怎么做,事實上我沒有做,她會說我有狂想。我覺得做了確實沒有必要。我是一個空間想象力蠻好的人,當初大學機械制圖的考試我差不多能夠拿滿分。我是那種周伯通式的人。周伯通是誰,你都不知道,那你去死吧。要不然金庸也會讓你死的。周伯通的世界是孩子的世界。我也是。他是有才的,我也差不多,討厭的是我現在財不多,才能夠生財,這很重要。

  35歲退休?看見有少年得志的家伙這樣說。我很是不平。殊途同歸,最后都一樣。有的人早發,有的人白手起家,就象我,35歲剛剛開始差不多。就象我相信米盧的“神奇”一樣,我相信自己。

  我一直覺得我的朋友忌諱我的財少才多。我的子女一定不能象她一樣,要不然社會可就要倒退了。

  我沒有在QQ里戀愛,但是我卻遇到了我的朋友。當然其他網友不知道我們。

親愛的,你都誤會了

   作者:深雪(香港著名專欄作家)

  是的,你從來都在誤解我。

  那時候,我因為太想得到愛情,所以,很多違心的事我也愿意做。我遇上你,不想放過你,所以我盡力地去擄獵你。我明白,要男人愛上一個女人,只有一招,就是無窮無盡地表露仰慕。

  你雖然不是才華蓋世,也沒有家財干萬,更與俊朗不凡有若干距離,但為了使你留下,我就把你假設成全世界最有才華、最富有、最英俊的男人般去仰慕。也果然,你感動了,你在我的崇拜中得到自信與安全感。你對自己的不肯定,剛好成全了我。你以為我覺得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嗯,不是事實的全部,但我不介意你這么想。

  我得到你,真是高興的事,有什么比求仁得仁更欣慰?我愿望成真了,你也那樣信賴我,可是,我們也如其他愛侶一樣,會吵架,會不開心。那天,我摔開了那原本被你緊握著的手,就那樣站到街的一角發脾氣,你看著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我們就那樣各自呆呆地站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你一定以為,我完全不想你走近吧,其宣你誤解了,我摔開你的手,是因為我渴望你會走上前來重新緊握我垂下的雙手;我以背影向著你,只不過是希望你能從背后擁抱我;我的不瞅不睬,是代表我渴望重新溝通的意思。我在傳達女人獨有的,相反的訊號,而你,只能看到表面。

  后來,我們又再經歷了許多,而到最后,居然真的分手。分手是我說的,因為我怪你不夠關心我,也真的不能看透我的心。但不知怎地,你竟然口口聲聲說我嫌你窮,你說如果你有錢,我便不會離開你。你認為我的一切投訴都只是煙幕,真正原因是我嫌你沒錢。

  這個嘛……唉,男人,請面對現實,一個女人離開你,可以完全與你的身家無關,別以為如果你有錢,便能留得住女人。女人覺得不能在你身上得到幸福,是為了其他原因,請正視你自己 性格上的缺憾,不要順理成章的賴在錢的頭上。女人可能很貪錢,但女人更貪的,是愛。

  好啦,分了手之后,我不時找你,用意是但求方便,你是我的前度男朋友,我認為你有責任為我做些小事情,譬如在墻上鉆釘孔,譬如踏蜘蛛。但我知道,你誤會我仍然愛你。

  到我交了別的男友之后,你才恍然大悟,你傷心時,我告訴你不用失落,我們會是一世的好朋友,我還把男朋友向你介紹,有時候,我們三個人還可聚在一起。

  你會想,我是個大方的女人,我重視與你的友誼。但對不起,我再次欺騙了你。為了新的男友覺得他是最優勝的,我私下技巧地對他說出你的不好,故意的,令他在各方面都認為自己比你優勝。而三個人的見面,正好印證了他是第一,而你什么都不是的假設,放一個較差的男人版本在他面前,讓他分分秒秒都在贏,我用傷害你的這方法,換取他對自己的勝利感,也換取他對我的愛。

  對不起,由始至終,我都在騙你。也是的,誰叫你談了一千次戀愛,也不明白女人!

網戀,其實也很美

   作者: 賢言賢語

  我一直很相信一種叫緣份的東西,就象我和燕子相識。我們是在網上認識的,我知道有很多人都不相信網戀,當初我跟朋友或同學提起說我的女友是在網上認識的時候,許多人臉上驚奇的表情變化極富戲劇性,一個很要好的同學知道后便很真誠的對我說:算了吧,何必追求一些虛無飄眇的東西呢,生活中不是有很多不錯的女孩子嗎。我笑一笑對他說,我會記住你說的話,放心吧,我做事情會有分寸的。其實他們又怎能知道,在遠方有一位真誠的女孩已是我最大的牽掛,也許是她的真誠更讓我感動,不管別人去怎么評價,在我的情感世界里,我會幸福的對他們說,“我在網上認識了一位最優秀的女孩,她是我的女友”。

  當初上網是因為工作需要,經常要在網上查些資料,上網時間久了便學會了開小差,喜歡進聊天室,又給自己申請了OICQ號碼,再后來便在我的OICQ上認識了燕子,我便有些不務正業了,在網上和她談起了戀愛。那差不多是一年多前的事了,當時我正熱衷OICQ聊天,一天夜晚快12點鐘了,見自己的網友一個個打著哈欠下去了,我卻聊興正濃,意猶未盡,便打開了查找網友的菜單,看到一排排頭像就覺得特別興奮,翻了許多頁,眼睛都看花了,最后隨手選了一位叫CICI的女孩。有許多網友都聊不上幾句便感覺沒什么話可說了,而CICI卻不是這樣,給人一種感覺很真誠,后來我們聊了很多,她告訴我說她的真名叫燕子,四川人。后來我們聊到了感情方面的話題,她問我找朋友有什么標準,我說也沒什么特殊要求吧,不過我自己一定要很努力,因為將來娶媳婦回來是讓她享受的,不能讓她跟我受苦。當時有種沖動很想給她打電話,為表示我的誠意,我將電話號碼先報給了她,很快她將她的電話號碼傳給了我,那時差不多快2點鐘了,我已哈欠連天想睡覺了,問她下不下,她說要上通宵呢,遇到這種情況我通常都會說,女孩子睡眠不好會影響美容的。她微微一笑說,我長的本來就不好看,你先下吧。

  初次給陌生的網友打電話不免有些緊張,號碼撥過了拿起話筒,心跳的很快,有些慌,電話響了一會兒說對方占線,請稍候再撥。也許很多事情本身就是一種巧合,我放下電話一會兒,電話鈴聲就響了,一個甜甜的女孩子的聲音傳了過來,憑我的直覺一定是燕子打過來的。本來腦子里想好的幾句話因為一時緊張竟給忘了,還好她先聊了一些自己的情況,她在電話里說她要出去子,可能能后少有時間上網了,當時聽了心里有種戀戀不舍的感覺,便祝她走好。幾天后她真的走了,沒過多久因為我這邊電腦城里又增加了新的業務,工作也忙了許多,以后的幾個月里我也很少上網了,這期間也和燕子通過幾次電話,她還給我寫了一封信,當時就盼望她能早點回來。

  再和燕子想遇已是冬天了,有一天接到燕子的電話說她回來了,當時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好呀,你回來了,又有時間上網了,哪天有空我們上網聊個夠”當時非常興奮,冥冥中有種感覺,有個機會正在靠近我,我一定要抓住,絕不輕易放棄。

  戀愛的人總是很浪漫,有許多甜言蜜語,加上網絡給我們一層神秘想象空間,每次約她上網總有聊不完的話題,第一次親蜜接觸早已出版成書,第N次實現版親蜜接觸正在我們身上發生。有時想想太不可思議了,本來兩個互不相識的人通過網絡竟產生了一種的叫感情的東西,而且那么執著,那么強烈。圣誕節的那天晚上我們又相約上網,等午夜的鐘聲響了,我們彼此為對方祝福,第一次有人陪我在網上過圣誕節,那種感覺真好。我說,我們都認識了這么長時間,還不知道你長什么樣呢,給我寄我張照片吧。她說,“我早就想問你了,為什么認識了這么時間,你不找我要照片呢”。“因為在網上嘛,怕你不愿意”。”“那好吧,改天我給你寄過去。”果然不幾天就收到她的照片了,相片上一位美麗的女孩帶著甜甜的笑容,仿佛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就是燕子,是我朝思暮想的燕子,心里當時非常激動,不久我也給她寄過去了一張照片。

  新年的春節過后,大家都有事情要忙了,上網的機會便漸漸少了,可是我對燕子的思念卻與日懼增,不上網了便改打電話聊天了,每天晚上拿起電話聽到她的聲音便是我最幸福的時刻,每次都象有說不完的話題,而且有種感覺和她通話的時候時間過的特別快,問她打電話與網上聊天有什么感覺,她笑著說:“我們又往現實跨近了一步”,是啊,我是多么渴能進到現實中,走進真實的生活,只要能和燕子在一起,其它什么都無所謂了。其實我們早就有個約定:明年燕子到我這邊來,我也答應過她,我會先去四川看看她,與其這么說倒不如說是將自己送過去給她看看,因為在我的心里,她早已是我最喜歡的女孩。

你有耐心,你就看吧

   作者:申江服務導報 2001年6月20日 第183期 要求“口述實錄”的讀者,一直以女性居多;而本次的口述者卻是一位34歲的先生。在電話中,小輝堅持不愿到報社來,最后與記者約在了報社附近的一間酒吧。 男人的傾訴與女人不同,滔滔不絕但語氣平和。看得出來,小輝始終在盡力掩飾著心里的無奈和痛苦。說了近2個小時,末了他嚴肅地對記者說:“男人碰上這樣的事,最是有苦無處訴說。你是唯一知道這個故事的真實男女主角的外人,走出這間酒吧,就請你把我當作陌生人,為了我僅剩的一點自尊。” 口述者小輝34歲醫藥銷售代表 我的妻子小月嬌小而美麗。我曾經以為,能娶到她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但是,我錯了。幾個月前,我倆剛舉行了豪華的結婚儀式,但若是從領結婚證書的那天算起,我和她應該已經有一段20多個月的婚姻了。 認識小月是在幾年前的一個夏天,那時候她大專剛畢業,應聘進了我們公司。作為公司的老員工,老板讓我去為他們這批新人進行為期一周的培訓。聽說這事兒,當時就有同事開玩笑說:“新來的幾個女孩很不錯噢,這下小輝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了。”沒想到,這句玩笑話還成真了。 培訓的第一天早晨,在10多個新同事中,小月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視線:白凈的膚色、羞澀的笑容,對我這個在職場中已混了六七年的男人來說,真是久違的純真。 培訓結束以后,公司讓我選幾個新人協助我工作。我毫不猶豫地挑了小月。在一起跑醫院做推銷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陷入了情網,不能自拔。于是,我這個30歲出頭的人,也學起了年輕人的浪漫,送99朵玫瑰、打電話到電臺點歌……經過1個多月的不懈努力,我和小月終于戀愛了。因為公司有規定,不允許員工談戀愛,小月很主動地說,她剛進公司,換工作沒有什么關系,不久就向公司遞交了辭呈———這讓我感動了很久。 小月是個大專生,突然辭職以后,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工作。但是,這絲毫不會影響我倆感情的發展。可能因為年齡上有10歲的差距吧,我一直對小月呵護有加。因為工作安排相對比較自由,白天小月覺得無聊的時候,我也常常“翹班”,陪著她看電影、泡茶坊……生活中突然多了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我變得開朗而幽默。 記得那年年底的一天,小月突然對我說,她的父母想見我。從男朋友升格為“毛腳女婿”,我自是驚喜不已。連忙約定時間,提著大包小包上門。可能當時是被幸福沖昏了頭腦吧,那次丈人、丈母娘的“接見”,讓我莫名興奮了好幾天,現在仔細回想起來,那簡直就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鴻門宴”(小輝說這話時流露出忿忿不平的表情)。 那天寒暄、吃飯以后,小月的父母很鄭重地提出要和我談談。本以為只是了解一下家庭情況,沒想到,那次談話,從一開始就非常嚴肅。她的父母說:小月辭職的事情他們事先并不知道,女兒長到那么大,從來都沒有這么自作主張過———一點不考慮是否傷了父母的心。正是為了感情,為了我的前途,小月才會弄到這種地步,整天在家無所事事……在她的父母反復說了近半個小時以后,我總算聽明白了此番談話的深層含義:小月是因為我才這樣的,我要對她負責。 負責?我當然會“負責”。那時我每周都買《人才市場報》,自己先看一遍,把合適的工作全用紅筆圈出來,然后交給小月;不管去哪里,我的包里總放著小月的簡歷;工作的間隙,我還帶著報紙復印件,一家家地跑去那些公司門口“打樣”……我將這些認定為“負責”,可她的父母卻不這么認為。 但小月似乎并不熱心于找工作,她說想要讀書,我同意了。我向小月的父母保證,為了讓她全心全意學習,在小月讀夜校期間,先不找工作,我每月給她1000元。但小月的父母還是不滿意,說要不是為了談戀愛,當初那份工作還是很不錯的———總之,還是我的錯。 我終于“悟”出了一個她父母認為合適的“負責”方法———結婚。前年3月,我和小月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書。這原本是小月的父母拐彎抹角提出的主意,但是,去民政局領證的那天早晨,我去小月家里接她,她的母親拉著她的手竟然大哭了起來,邊哭還邊說了很多諸如“舍不得”、“受欺負了就回來”之類的話———我有點弄糊涂了! 對于和小月一起的生活,我一直抱著非常美好的憧憬———小月搬來我的住處,白天她在家看書、做飯,等我下班后一起吃飯,然后我送她去夜校,再接她回家。但是,結婚以后,小月的母親堅持要小月仍然住在娘家,理由是我們倆還沒有辦過結婚儀式。他們認定的辦結婚儀式的時間是兩年以后,等小月的夜校本科文憑拿到手。 因此,雖然結婚了,我依然過著獨身生活。小月的父母還定下很多“清規戒律”,例如:晚上11點以前小月必須回家(其實她9點半夜校剛下課);不可以去我獨住的地方;甚至每次我去她家,只要我倆一走進她的房間,她父母都會立刻跟過來,刻意地把門打開。 如果在10年以前,相信沒有人會覺得奇怪,但是這些“戒律”放在現在……何況我倆已經是法律意義上的夫妻了。但是,小月對父母的話似乎一向言聽計從,著實是“乖乖女”一個,我也無計可施。小月總是紅著臉說:“把最重要的留在婚禮那天,不好嗎?” 偶爾喝多的時候,我會向朋友訴苦,說自己是個“已婚王老五”。好朋友們總是勸我:現在的社會,要找一個開放的女孩子太容易,但要找一個像小月這樣守身如玉的本份女孩,卻越來越難了。那么嚴格的家教培養出來的女孩,他們想找還找不到呢。被他們這么一說,我倒生出了幾分自豪,于是便樂呵呵地繼續著我的“苦行僧”生活。 今年初,我和小月終于舉行了豪華的婚禮。婚禮上,大概是過于興奮,我喝醉了。但是,我終于還是足夠清醒地發現了最為重要的一點:我心目中完美的嬌羞新娘,遠非我想象中的那樣……我愣了,一頭扎進浴室,足足兩個小時沒有出來。房間里,終于傳來了小月的哭聲。 ……我走出浴室,頹然坐在酒店婚房的沙發上。而小月,則哭著斷斷續續地訴說著她的過去:讀大專的時候,小月交過一個男朋友,并且戀愛了整整兩年。小月的父母挺喜歡那個男孩子,小月偶爾留在男孩家里過夜,都經過父母的默許。在這兩年中,小月曾有過一次意外的懷孕,還是她母親陪她去的醫院。畢業前,那個男孩退學移民去了加拿大,此后便提出分手。 得知女兒重新戀愛,小月的父母便警告女兒:第一、對于以前的事情,什么都不準和我提起;第二、盡快結婚;第三、婚禮前,千萬不能讓我覺察到什么———他們知道我是一個愛面子的男人,只要木已成舟,就沒什么想法了。 小月和她的全家———他們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一下子被事實擊得粉碎。我這才從回憶中覺察出了以前的種種破綻:比如結婚那天她的母親會感慨萬千地忍不住哭;還比如她的父母堅決不讓我們在婚禮前發生“親密接觸”…… 說實話,我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處女情結”,但是,我卻堅決無法容忍他們全家對我的苦心欺騙。瞞了我那么久,對我定下了種種苛刻的規定,如今在我眼里,他們不是為了保護女兒,都是處心積慮地在欺騙我。 我只聽說過女孩子被騙婚的種種故事,卻從來沒有聽說過,原來男人也是可以被“騙婚”的。離婚,實在讓我覺得自己太窩囊,幾年的辛苦呵護全成了愚蠢行為,我咽不下這口氣;但如果說打官司,又實在是一個無處可打的“官司”。別說走上法庭,哪怕是告訴家人、朋友,我都怕別人笑話。他們真的是抓住了我的弱點———死要面子。 現在,小月全家對我好得近乎“遷就”。她父母每天來幫我們做飯、打掃衛生,每月主動補貼我們1000塊錢,小月每天接我下班……這些我都無法接受。我把錢退了回去,拒絕和她一起回家。雖然我們每天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我依然是一個“已婚王老五”…… 應口述者要求,文中姓名均為化名

愛情文化專題介紹-關于愛情和文化

  作者: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koboop.tw 科技、文化、人類學 

 

15选5专家胆拖预测